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毛宗胜:说说诗歌界的圈子现象
详细内容

毛宗胜:说说诗歌界的圈子现象

时间:2018-08-01     作者:毛宗胜   阅读


当下,诗歌界的圈子现象太严重了,大大小小各具色彩的圈子会使你写诗的兴趣锐减。


国内省内、每家报刊、每个民族各有其诗歌圈子,许多少数民族诗人为得不到国内主流诗歌圈子的认可而烦恼,许多省市级圈子的诗人们为进不了国家级的诗歌圈子而坐卧不安茶饭不思。大小不等、人数不均的诗歌圈子之间泾渭分明,楚河汉界明晰。


面对圈子,圈外即或在诗歌创作方面有通天本事和才能的人也只能望圈兴叹,莫可奈何。已故青年诗人海子的坎坷经历就颇能说明问题。谁能保证自己写的一首获千万人交口称赞的诗作就能在国内某诗歌霸主杂志上发表?当然诗歌质量是好是坏,评判标准不一,不同的编辑有不同的嗜好与口味,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见解和判别。有位文学内刊的编辑曾说:“诗歌这东西,也没个标准,我用它它就是好诗,我不用它它就狗屁都不是,事情就如此简单。”


进不了圈子的人拔剑四顾意茫然,写完了诗就四处乱投,四处碰壁,人家理都懒得理你一眼。当然不发稿费的杂志或文学网站、官网情形又不一样,他们识得哪些是好诗哪些是孬诗,哪些该见诸读者哪些该弃之如敝履。


尽管写诗是件苦差事,诗人到头来总还是一个穷人,但在当今中国甘愿为诗歌女神献身的人仍然如过江之鲫。前段时间香港某杂志评选“中国十大网络名气诗人”,有个我不甚熟悉的外地女诗人是候选人之一,她三番五次发来纸条让我给她投票。回头再想,她的做法似乎也很正常,为了发表作品,为了挤进某些诗歌圈子,就有必要采取某些手段,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在当今中国诗坛,不入圈子,什么都免谈,谁知道你是一个什么虫子。


入了各种圈子且出过几本诗集的人就习惯于拿白眼看人了。不能说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至少他们自我感觉不错,觉得你与他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看其货色或谓其产出物排泄物,也就那么一回事,论立意和思想,也是既不深也不新。论语言,肆意模仿别人,东施效颦,学成个四不像。你要评论他们的诗一般只准说阿谀奉承、让人恶心反胃的假言诳语,多少剔点刺,挑些毛病瑕疵,他们就会雷霆大发,跟你没完。也就是大人挺生气,后果很严重。


人说命是一堵大墙,其实圈子也是诗人面前的一堵大墙,没其他好法子可想,你只能涎皮赖脸地钻营投机,想方设法进入一些诗歌圈子,这样你的创作才有发展进步的可能。否则,这一生你就空耗吧,你就静守寂寞吧。


有些官办诗歌杂志花的是公家的钱,也就是人民的血汗钱,却连篇累牍地发着圈子内的诗歌,霸王硬上弓似的把他们自以为是精品的那些诗歌硬性推之于读众。有些诗刊小编在急惶惶地交换稿件,我发你的你发我的,互相照顾名利双收。他们一点也不觉得耻辱和难为情,因为在他们看来杂志是爹妈遗赠与他们的自留地,如此做脸不红心不跳,理所当然。大大小小的诗圈子都各有自己的诗评家,吹捧圈内诸友,烂到家的诗作也吹捧炒作,吹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圈外人写得再好也与他们无关,他们视而不见。


而理应肩负社会良知的诗人已堕落,已腐化变质,人民性,时代性,前瞻性,愤世嫉俗,为弱势者请命,为民主和文明摇旗呐喊敢于担当等等的宗旨已消失殆尽。许多所谓诗人都喜欢明哲保身,吟弄风花雪月,把玩琐事小情,习惯于展示卑鄙促狭的小我心境与情结,什么民族国家人民,什么民主文明进步,统统滚一边去吧,我只看重发表,我只爱大把大把的稿费,我只眷顾温馨肤浅的世俗生活。你骂我麻木,骂我无灵魂无骨气傲气,那是你的自由。你骂你的,我做我的,我爱咋的咋的,你管得着吗?那些故作高深、刻意追求晦涩风格,喜欢封闭自我喜好作茧自缚的诗人们其实仍处于寂寞层,因为除了你自己以及几个圈内朋友外,谁头脑发热会读你的东西。


请问谁能打破世俗的诗歌圈子?只有彻底铲除一切有形无形的诗歌圈子,中国的诗歌才能以全新的面目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