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滔天 >>散文 >>作家作品 >> 作家孟中文:点缀在南北朝的史页上
散文大作
更多
  • 戴老师:阅读一生,只为不再愚蠢

    记得那时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靠在祠堂(我们的学校)教室栅栏外面,晒着太阳瞎扯淡,什么回到古代我们要干什么,什么有了超能力怎么办,每次都聊得唾沫横飞心潮澎湃。

  • 我选择反复去读韩东的小说

    所以,在诗人韩东以小说家的身份,逼近自己最琐屑无聊的生活,逼近这“乱了套了的世界”,写下这六个短篇的时候,我为自己设置的生活的主题是什么呢?我想我确实要很不好意

  • 梁秋实:人生没有太晚

    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你会蓦

  • 大卫:风怎样吹软一个人

    在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害怕黑夜的,在夜里,你想去看她,你想与她两个人待在一起,像一个字挨着另一个字,比如,幸挨着福,好挨着更好,头疼挨着偏头疼。你们好像泡在时

  • 申瑞瑾:到哪里寻找心中的海

    平生第一次看海,是2006年春天,入青岛的第一站,前海栈桥。就是说我第一次看的海,是中国地理上所说的黄海。我是非常喜欢地理的,从小除了语文成绩拔尖外,就数地理成

详细内容

作家孟中文:点缀在南北朝的史页上

时间:2018-08-06     作者:孟中文   阅读


作者简介:孟中文,女,笔名钟文;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二级作家,菏泽市作协副主席,菏泽市知联会副会长;菏泽市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菏泽市政协委员。自1999年至今在《随笔》《人民文学》《北京文学》《时代文学》《山东文学》等文学期刊发表小说、散文100余万字,剧本《魏紫牡丹的传说》被中央十台拍成小电影。散文、小说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散文选刊》《山东作家作品年选》选载;随笔《点缀在南北朝的史页上》入选《中国年度最佳随笔2015》;曾获全国 “吴伯萧散文”二等奖,山东省“抗战胜利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征文二等奖,山东省“五一文化奖”二等奖;山东省旅游散文三等奖等十几次奖项。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味道》《水过留痕》两部,随笔集《天使的声音》《佳人难得玉精神》两部。


点缀在南北朝的史页上

本篇发表在《随笔》2015年第4期

孟中文


公元545年(东魏武定三年)八月,在“风吹草低见牛羊” 的边疆柔然,正是羊肥马壮的季节,在这样一个人美菊香的丰收景象里,一队披红挂绿的娶亲队伍正行走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远远看去,车毡骏马相簇相拥,犹如大草原美轮美奂的一抹点缀,而这个队伍的核心人物新娘——柔然公主(又称蠕蠕公主),从此也像风景画里轻描淡写的一笔,点缀在南北朝的历史上。


新娘是柔然可汗郁久闾氏阿那环的女儿,要嫁给东魏执政渤海王高欢为妻,听起来这身份是够高贵的,在娘家贵为公主,嫁的丈夫是“东魏执政渤海王”。但事实上,在东魏的历史上她只一闪而过,好似夜空划过的一颗流星。审视历史我们知道,她不过是那个大动荡时代的一个小配角。身为女人,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留下,只是作为阿那环的女儿出现在和高欢有关的历史事件里。


大家都知道,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朝代更替频繁,北朝曾被称为五胡十六国(公元304—439年,北朝经历了汉族和匈奴、鲜卑、羯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成汉、前赵、后赵、前燕、前秦、前凉、后燕、西凉、夏等十六个政权),而且各国之间烽烟不断,北朝的东魏当然也免不了这样的劫难。东魏武定年初,与周边的关系可谓按下葫芦起来瓢——西与西魏对峙,南与梁朝逐鹿,北有柔然的威胁。因为柔然日渐强盛,正与西魏联姻通和,想连兵共伐东魏。东魏的执政王高欢实在无力杭衡,为了减轻战争压力,不得不学西魏的做法,遣长史杜弼出使柔然,一是将东魏宗室女兰陵长公主嫁与阿那环,二是为自己的世子高澄求婚。但阿那环回复说:“高王自娶则可。”意思是高澄的政治地位低,必须高欢本人迎娶他的女儿做正妻才行,不然免谈。情势所逼,高欢和家人权衡利弊,不得不再遣慕容俨去下娉,并定在八月迎娶。


高欢与公主的这桩政治婚姻就这样仓促而成。这之于高欢倒没什么,毕竟他通过这桩婚姻换来了想要的和平,不但达到了目的,还抱得美人归。应该说,他是最大的赢家。但公主就不一样了,公主只是父亲阿那环和高欢政治交易中一个美丽的筹码。她的婚姻别人做主!没人征求她的意见,更没人考虑她的感受,她甚至不知道父王把她许给了怎样一个人。但她的命运因此陡然而变,她在草原的幸福时光随着高欢的迎娶戛然而止,她悲剧的人生也随着浩浩荡荡送亲的队伍拉开了序幕。


《北史•后妃传》记载:“公主性严毅,一生不肯华言。”意思是公主婚后因性格倔强刚毅,一辈子都不肯学说汉语。一辈子都不肯说对方的语言,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和状况?而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一是她反对这桩婚姻,憎恨这桩婚姻,这是她表达反抗和不满的一种形式。二是婚后的生活环境让她不快,让她有强烈的抵触心理,甚至让她惊恐不安,于是年轻的她不由得用封闭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如果来自丈夫、家庭的爱和呵护能温暖她,感动她,让她舒心和快乐,那语言一定不是问题!因为开心了舒畅了,就会对周围的人和事充满好奇和热爱,有了热爱,即便不让她学,她也会充满阳光地去了解,去接触,去认识,会高高兴兴地去和人交流。但可怜的公主一生不肯华言,自我封闭,那来自周遭的环境可想而知。有时想想都替公主感伤。是啊,她千里迢迢离开草原,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嫁到东魏的首都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陌生的不仅仅是山川、河流、树木和土地等地理上的,更有文化、习俗、语言以及人的长相等等,都是陌生的。连丈夫也是陌生的,陌生到无法说一句“你好”或“我恨你”。如果能有一种简短的善意的交流,甚至是一个关爱的眼神,都有可能让她敞开自我。再退一步说,倘若她能宣泄似地说一句“我恨你!”或“我不愿意在这里生活!” 那也是一种释放,只要对方听得懂,只要对方在听,哪怕交流是一种争吵、一种埋怨、一种发脾气,那也将成为了解和化解的渠道,有了了解和化解,心结就会慢慢解开,关系就会慢慢改善,陌生感就会一点点退去。可生活往往无法顺遂,她在东魏经历了高欢和高澄两任丈夫,硬是没让她敞开自己。要知道,释放只有对方听得懂的情况下才能传递,有了传递才是有效的,是有效的才能有效果。


我想,作为她的两任丈夫,恐怕谁都没去发自内心的疼爱她,宽解她。就拿高欢来说吧,甚至都不会给她交流和了解的机会,更没心思去了解她。因为高欢是执政王,说是王,行使的却是皇帝的权利,可谓日理万机,何况当时国内国外形式那么复杂,那些军国大事早就弄得高欢焦头烂额了,他哪有心思去了解一个女人?或被一个女人了解?何况这个女人和他语言不通?了解起来比较费劲。话又说回来,这时高欢已年近五十,已经是十五个儿子的父亲。十五个儿子,还不算女儿,从女人的生理推算,他起码得有三个女人了,甚至更多,就算女人的生育能力都强,没有三个女人也生不了那么多孩子!《北史•后妃传•娄昭君》有记载,在褒扬娄昭君的贤惠时曾这样描写:“……视姬妾所生诸子均十分慈爱,不异己出,对诸子每人必赐一袍一裤……”从这些描写,也证明高欢已有多个女人。这个佐证首先告诉我们高欢不缺女人,何况他已年过半百,身体已每况愈下,在娶来公主不到两年就死了,这时的高欢对女人已经缺少了起码的激情和冲动。何况他是个政治家,政治和权谋在他心里占了主导地位。


娶来了却不能去爱,或没有能力也没心情去爱,这之于年轻漂亮的公主是多么不公,甚至残忍?其实,高欢也没想着去爱她。前边我们说了,这是一桩政治婚姻,不是建立在爱情基础上的。而高欢的爱情早就给了结发之妻娄昭君。娄昭君与高欢认识时,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光。那时他们作为少年夫妻,你恩我爱,眉目传情,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每天都有传递不完的爱。何况娄昭君慧眼识珠,对高欢有知遇之恩。史称娄昭君“少明悟,强族多聘之,并不肯行。偶见高欢,惊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以聘己,父母不得已而许焉。”意思是说,娄昭君从小聪慧漂亮,很多名门望族都争相求婚,但她没看上一个,全都回绝了。待偶然见到高欢,惊喜地自叹:“这个人才是我的丈夫!”又因为高欢那时只是一个小兵,身份卑微又贫寒,她的父母都不同意这桩婚事,于是娄昭君就让婢女把自己的私房钱多次送给高欢,让高欢到家里来下聘。而高欢正是因为有了娄昭君的辅佐,才从一个士兵一点点成长起来,发达起来。如果没有娄昭君,就没有他渤海王的成就。史书上还说娄昭君“拔丈夫于寒微并成就帝业。”此言不虚。的确,娄昭君之于高欢不仅有知遇之恩,更有辅佐之情。所以娄昭君在高欢心中是哪个女人都无法替代的!作为结发夫妻,他们多年来同甘苦共患难,相濡以沫,情深意重,是其他任何女人都无法锲入的。虽然在形势的威逼下,在妻儿的劝慰下,他把公主娶过来,但在他心中,娄昭君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妻子,更是他心灵的依靠。公主只不过是从草原上隆重接来的一个陌生小姑娘。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娶到家里来,却只想束置高阁,或者为了大局的稳定,只想好好地供养着,这简直不叫娶妻,有点像政治人质。其实,阿那环对此也有预见。为了让女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妻子,以巩固政权,在公主出嫁时阿那环便派其弟秃突佳送女,且告诫说:“待见外孙,然后返国(见《北史》卷十四《列传》)。”也就是说,阿那环给送亲的弟弟秃突佳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监督着高欢亲近公主,让他们尽快进入实质性的婚姻,尽快生个一男半女,等地位巩固了,秃突佳才能回国,不然这桩婚姻就不能利益最大化。所以,有一次高欢生病,已经在射堂休息了,秃突佳一看高欢没到公主屋里来,就气得大骂,直骂得高欢赶快穿衣起床,坐着车舆去公主那里。但这样被动地在一块,强扭着在一块,哪里还有夫妻情分?话又说回来,不管高欢是真病还是假病,高欢的应付已显而易见,他不稀罕公主已可见一斑。


我想,在马背上长大的公主,曾经的时光,身边一定不缺能骑善射的英俊少年的追慕,但她对爱情就是有过千百种憧憬,做梦也不会想到嫁给这样一个高欢!自由奔放惯了的她,因政治远嫁千里之外,并“囚居”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说得好听点,像西汉的王昭君一样是和平的使者,牺牲了自己,成就了国家。说得难听点,她就是一个纯粹的政治牺牲品。所不同的是,和亲后的王昭君不仅受到匈奴人民的欢迎,被封为“宁胡阏氏”,而且嫁给大单于后是被重视的,是受待见的,有来自单于的尊重与疼爱,曾是西汉元帝时期一个标志性的人物,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并有着深远的影响。而此时的柔然公主,只是南北朝时期一带而过的人物,是《北史》里边“武明皇后娄昭君”的一个陪衬,而且是个反衬。《北史•后妃传》在褒扬娄昭君能远见卓识、顾全大局时,曾说高欢面对阿那环“高王自娶则可”的要求十分犹豫,是娄昭君深明大义,以国事为重,主动劝说高欢应下这门亲事的,及蠕蠕公主至,娄昭君已经将洞房收拾好了,并主动搬到偏房里甘当侧室。还说,由于阿那环态度骄横,公主来后,娄昭君的处境十分尴尬,甚至和高欢见一面都十分困难——可见历史也是不公平的,对娄昭君是偏爱的。要知道,在婚姻的前前后后公主都是被动的,而高欢和娄昭君才是主动的。娄昭君之所以劝丈夫应下这门亲事,是因为她知道公主来了也对她构不成威胁,此时她不仅为高欢生下了六男三女,而且因为她有智慧,高欢在政治上离不开他,何况这时她的儿女都已经长大,都有了一定的权利和地位,能成为她的左膀右臂。而公主有什么呢?不过就是暂时坐在了她曾经的位子上罢了,是个摆设。不管她娄昭君在哪里,丈夫高欢都会偏向她的。更重要的是,娄昭君知道自己要的是权利和政治,让丈夫娶公主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历史也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她让丈夫娶公主不过是以退为进的一个策略。最后公主还是自生自灭。她却辅佐了丈夫辅佐儿子,最终夺取了东魏政权,被儿子追封为“武明皇后”。而公主,在权利的交割中,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公主嫁过来还不到两年,高欢因身体每况愈下,就于公元547年去世了。阿那环到底没见到预期的外孙,年轻的公主一时成了寡妇。稍有逆转的是,柔然国比较强盛,高欢的儿子——新的执政王高澄不得不遵循柔然国的风俗,继娶了公主,公主又有了一个新的丈夫。面对新的丈夫不知她会做何感想?但她仍然固执地不学汉语却是真的。可见高澄也没怎么温暖她,打动她。好在高澄年轻,两人的年龄还算般配,而且高欢一开始就是为高澄求的婚,两人也算有点渊源。也许,宿命就应该他们做一做夫妻。


两个朝气的年轻人在一起,或许身心能贴得更近一点,最起码高澄面对女人是有能力有激情有冲动的,不像他老迈的父亲,因经历得太多,因身体日渐衰弱,凡事都浅淡了许多,疲软了许多。


重新嫁给髙澄,之于公主是应该庆幸的,反正她对高欢也没什么感情。


再婚的公主很快怀孕,并生下一女。女儿的降临或许能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快乐。面对一个娇嫩的娃娃,她脸上或许能绽开从没有过的笑颜?能缓冲第一次婚姻带来的伤害?也许,面对女儿,她心中已经升腾起新的希望了,有了希望才有快乐,但快乐之于她却是那么吝啬,就在女儿呀呀学语时,也就是公元549年,高澄不幸被家奴所杀,她又一次被残酷的现实推进深渊,又一次成了寡妇。而且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丈夫,更有身份和尊贵的地位等等。高澄死后,他的弟弟高洋接替执政王,并很快废掉东魏皇帝,自立为帝,建立北齐。换天了,也就没公主什么事了,她不可能再与高洋有什么瓜葛了。再度守寡的公主不得不在史书上消隐。


一个女人,四年间两度守寡,这之于人生是多么大的悲哀!这之于公主的人生是多么大的摧残!何况她的婚姻是被迫的,她的遭遇是人为造成的。只可叹世间有这样多的无奈和悲剧!


曾经靓丽的公主就这样退却人们的视野!草原上曾经的欢声笑语就这样被残酷的现实湮没,曾经幸福的马背姑娘就这样被婚姻伤害,命运就这样为她的悲剧一生划上句号。


本篇发表在《随笔》2015年第4期


潜溪文学网.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