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观点策论 >>创作谈 >> 如何确定立意,也许是写小说时最为核心的技能
详细内容

如何确定立意,也许是写小说时最为核心的技能

时间:2018-09-19        阅读


小说的立意

很多人有了想法就开始动笔,打草稿时却迟迟无法深入写下去,或者只是有了故事主题,最后却把小说写成了散文。只有主题成为故事展开的平台,才能演变成为立意。只有有了立意,才能在不断对立意的追问中把故事完善至引人入胜。



理解立意

立意、想法、预设与主题



“立意可以说就是问一个问题,而答案就是故事。”


这三个术语——想法、立意和预设, 同根同源,可以互换。如果是在一般情境中通用可能无伤大雅,但对于那些要理解故事最基本核心的作家来说,就有问题了。


实际上,可以说立意只是想法的别名,不过这就如同说面包和世界上最美味的烤肉串是一回事一样。对,就是面包。烤肉串不过是加了类固醇的面包,面包只是披了烤肉串的外衣,准确来说,一个人应当分清立意和想法的本质。立意是已经演化到让故事成为可能的想法。立意可以成为一个平台、一个舞台,在此基础之上故事得以展开。


不妨这样来理解,立意可以说就是问一个问题,而答案就是故事。写芭蕾舞演员这样一个故事的想法不是立意,只是想法。但是转换一下思路,以问题的形式想一想,如果一个芭蕾舞演员自膝以下被截肢,却不顾世俗的偏见,最终成为一名职业舞者,会怎样呢?如此一来,你已经把这个想法变为立意了。


最初的想法总是会成为立意的一个子部分,它是立意的核心,但孤零零的想法不足以构成立意。


立意也并非情节,而只是进入情节的一扇窗户。只有引入了冲突并赋予意义,且这些连续的主要事件都安排得当时,立意才能成为情节。如果你的想法只是创造某一个人物,你只有给这个人物安排一些事情去做,安排一些生死攸关的任务去完成,想法才会成为立意。


想法也可以是主题的意图,比如,我想写一部关于出轨的小说、一部关于戒毒的小说或者是一部关于企业贪得无厌的小说。这些都是主题,但是还不是立意。


想法也可以暗示或者预设一个人物。比如,我想写一个关于战斗机飞行员的故事、一个关于出轨丈夫的故事或者是一个关于弄虚作假的律师的故事。尽管主题会很快浮现在脑海中,但所有这些想法都不是主题,而且没有一个是立意。


想法甚至可以从一个线性结构中获得。比如,我想写一个关于1980 年美国奥林匹克曲棍球队的故事,或者一个人战胜癌症的故事。同样,这既不是主题,也不是人物,更不是立意。至少现在还不是。


可爱的骨头



在《可爱的骨头》这部恐怖小说中,爱丽丝·希柏德获得了巨大成功,小说的立意既与情节有很大关系,也和表达策略紧密相关。她的想法是告诉我们一个关于天堂是什么样的故事。她的立意是创造一个身在天堂的叙事者,直接从天堂的视角讲述这个故事,将情节定位为一桩谋杀疑案。注意,她的最初想法还没有达到一定的深度,所以说还没有为故事的展开搭好平台,可以说,只有最初的想法达到一定的深度时,才能确定立意。


希柏德的立意可以表述为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如果一个谋杀案受害者因为自己的案子还没有破而没有资格去天堂生活,于是选择帮助她所爱的人解除疑惑,那将会怎样呢?故事就是这样的,于是,这部小说就有了超过千万本的销量。


立意是基本的核心技能,而想法、预设和主题是各种不同种类的元素。想法向来是立意的子部分,而立意则是预设的子部分。但是无论是想法还是预设,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立意,就无法变为故事。


一个立意不仅仅是想法那么简单。在这个意义上说到“想法”,你仅仅是用了这么一个词,而不是将其视为一个准确的写作术语。在电梯里大家一块儿闲聊时这么说无关紧要,但这样不能给你足够的启发,帮助你在一张白纸上写出点东西来。


预设是把人物加入到混合元素中的立意。如此,我们可以说预设实际上是延伸的立意。“如果一个故事的叙述者,从天堂里告诉我们发生在她身上的谋杀会怎样?”这是一个立意。


“如果一个十四岁的女孩无法升入天堂,且意识到自己的家人也无法在现世安宁地生活,因为谋杀还没有结案,于是她从中干预、协助调查、发现真相,让那些爱过她的人安心,也让自己在天堂得以安息,将会怎样?”这就是一个预设,因为这个命题定义了主角的诉求。也许只是程度大小的问题,但是作家一定要理解。


你的初始想法可以从主题的范畴衍生而来。约翰·欧文想创作一个关于堕胎的故事,于是他写了《苹果酒屋法则》这部书。他把关于这个故事的最初主题扩展演变成立意,讲述了一个孤儿院,一位年轻医生,以及一段父女乱伦的关系。只有主题成为故事展开的平台,才能演变成为立意。


如果你还没有把一个想法发展成为立意就动笔,你打草稿时会一直备受折磨。如果你连一点立意都没有就开始落笔,只是设置了一种线性的、插话式的叙述,你的草稿就注定要失败——有些人的确经历过这样的事,只是你没有听说过罢了。


如果你动笔时,脑海中仅有一个主题,并且认为主题就是立意(按定义来说并非如此),那么,你写出来的只会是一篇散文或社论,而不是故事,你要把情节和人物演变成故事创作的努力很可能将付诸东流。



立意的标准

新颖、引人入胜、具体清晰



立意的首要标准,就是区分好它和想法、预设及主题的区别。在此之上,我们来讨论文学文体上的立意标准。


立意是否新颖而独特?


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你不会想要发表一部立意为讲述有人发现了梵高油画中隐藏的信息的小说吧,你也不想讲一个把卢西塔尼亚号从海底捞上来的故事吧。


一些基本的想法,只要再深入探讨一下,就能变得既引人入胜又富于变化。


尼尔森·德米勒的《夜幕降临》的立意取材于一个真实的事件:1996 年环球航空800 号航班的灾难性事件,并且根据阴谋论,创造了一个推测出的故事,主角依然选择了他在前一部小说中已经创造的那个人物。他的故事不仅立意非常丰富,而且还能从立意中衍生出主题。


你的立意越具体,故事就越引人入胜,戏剧效果就越丰富,没有必要另起炉灶。以查尔斯·弗雷泽的小说《冷山》为例,该故事的立意是关于一位参加美国内战的士兵在战争中幸存下来,千方百计回家的故事。这个故事并不像《可爱的骨头》那么新颖,但却是畅销书之最,这是因为故事的人物刻画很生动,主题非常丰满,而且语言风格一流。很简单,这就成功了。


你的立意引人入胜吗?


你可能认为,让立意引人入胜,就是让立意既新奇又属于原创,但是引人入胜不仅限于此二者。只有人物和主题引人入胜是远远不够的……你需要为主角设置一个产生动机的情境,一个能够激起兴趣的目标或需要战胜的难题。


写一个关于自己的祖母在爱荷华州某个农场成长的故事挺不错。再将这个想法具体化一些(也只能这样做),就能够上升到立意的范畴,但是,这个立意从商业角度来看毫无吸引人之处。你可能想在故事展开过程中用一点策略,让它变得引人入胜,比如设置一个男性角色,与她从小青梅竹马,让他和你的祖母相爱,支持她,一起度过一段快乐的童年时光。


好的立意让一切变得简单易行。


如果立意仅仅如此,那么我们还缺少深入的探求和目标,而且还没有涉及冲突,所以也就不具备真正引人入胜、充满活力的特征。


试试深入探索


但是你可以冒冒险,深入探索一下,让这个平凡的立意变得不同凡响。如果故事的主角,即你的祖母,想要成为一名医生,会怎样呢?在她生活的中世纪时代,年轻女性有这样的理想被认为是大逆不道,如果她身无分文、一筹莫展,会怎样呢?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她屡受挫折,但她自学成才,实现了医学上的突破,并用这个突破拯救了自己的家人。


如果这个突破虽然引起了医学权威们的关注,但他们却为她获得奖学金进入正规医学院校进修一事争执不下,将会怎样呢?如果有一些天生厌恶女性的顽固势力以及一些善妒的对手竭力阻挠,想窃取她的发现,甚至伤害她,会怎样呢?如果为了梦想,她必须在家庭和自己的未婚夫(次要情节)之间选择其一,又会怎样呢?


突然,伴随着这些加入到你最初想法中的向上或向下的枝节,平凡的立意泛起了微小的涟漪。这仍然是你的祖母在爱荷华的成长故事。如果你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那么,你的挑战就在于找出该故事中让你觉得引人入胜之处,然后将其升华到让素未谋面的读者也感兴趣的程度。而现在,正因为我们进行了深入发掘,这个立意的层次不仅得到了提升,而且更丰富了,这个立意确实能起到作用。


故事创作最重要的就是你要了解自己的叙事目标,这是赋予故事本身和你的创作最生动有力的礼物。你的立意清晰而引人入胜,是你了解并达成叙事目标的第一步。



运用立意

结合其他要素、不断提问




结合其他要素


你不仅要有好的想法,还要为后面更宏大的场面和更引人入胜的故事埋下伏笔。


故事不能只是自娱自乐,也不是只有立意就行了,故事不是发生在真空之中的。在故事的陈述过程中,如果立意没有与主要的人物和主题有机地结合,让读者产生共鸣,那就不算是一个好立意。


“如果……将会怎样?”


把立意精简为一个“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因为一个好问题往往需要答案,而这个答案就是你自己的故事。


当你问“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时,你会立即被引入另一个问题,接着又是另外一个,层层递进。最终会形成一长串的“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延伸了故事的内涵。


对于作家而言,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创作工具,你可以以此来探索在故事连贯的结构中设置哪些重要事件,并将其应用在你想继续发展的每一个场景中。


我们可以从《达·芬奇密码》一书中找出很多“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起初的那几个部分是怎样从高的立意层面降到低的层面,由此开始阐述故事自身结构中每个里程碑式的重要事件的。



●如果基督最终没有死在十字架上,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如果基督教是个阴谋,而且是一个由不为人知的秘密引起的阴谋,将会怎样?


●如果有一个非常神秘的团体,他们承担了保护这个秘密的终极使命,将会怎样?如果他们不惜杀戮以保守秘密呢?


●如果还有其他的秘密呢?如果那个虚构的圣杯实际上是抹大拉的玛利亚养育耶稣的子宫呢?如果那个孩子存活了下来,并且其血统一直延续至今,也即基督先祖们一直活在我们身边,会怎样呢?


●如果莱昂纳多·达·芬奇是另一个了解真相的秘密团体中的一员,会怎样呢?如果达·芬奇在他的那些油画,特别是在《最后的晚餐》中留下了线索,又会怎样呢?


●如果卢浮宫的博物馆馆长因为了解真相而招致杀身之祸呢?如果馆长以血书留下了那些关于隐秘信息的线索,还留下了关于自己被杀真相的线索呢?


●如果由神职人员组成的秘密团体中,有人想把这隐藏了两千年的欺诈公之于众,而招致杀身之祸呢?


●如果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被召来破解馆长留下的神秘信息,而被当成谋杀的嫌疑人了呢?


●如果帮助主人公的女子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呢?如果她的身世也和被隐藏的真相有关,而且比其他任何人知道的都重要呢?


●如果主人公认识的某个人看似在帮助主人公,实则是利用主人公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呢?并且他还在证实了隐藏的真相后试图杀死主人公呢?


这些“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到了一定程度,你几乎就可以写出小说中的每一个场景,写出故事的每一个节点了。


理解了这种内在的“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能够让故事的发展系统而富有层次,而你的首要任务就是埋头好好研究一下故事的发展顺序,看看它会将你引向哪个方向。


记住,某种程度上,在一定的发展过程中,你必须首先为故事创作提供一个立意。故事一开始,你最初的那点星星之火的想法,可能会让你确定人物,或者确立主题,甚至确定一系列事件。不要就此罢手,也不要即刻伏案动笔,否则你将铸成大错。花点时间,想办法让你的立意变得引人入胜,运用“如果……将会怎样?”问题模式来探索并丰富你的立意。



小练习


●写下故事的最初想法。


●把这个想法升华为立意。是立意吗?如果不是的话,依据最成功的立意标准,把自己的最初想法提升到引人入胜的立意范畴。


●要求立意的原创性。看看它是否独特而新颖?或者至少是不是为人们熟悉的故事情节添加了一个新颖的视角或独特的诠释?它为即将展开的故事做好铺垫了吗?它能引人入胜吗?


●如果你觉得这正是你想要的立意,而别人没觉得它独树一帜或引人入胜,你怎样用其他核心技能来弥补立意的不足,怎样把故事提升到独树一帜并引人入胜的水平呢?


●如果你还没有确定好故事,那么用“如果……将会怎样?”问题的形式推进你的立意。


●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吗?你能用层层问题写出故事吗?


●是否有更高层次立意的“如果……将会怎样?”问题在等你回答?


●写出“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越多越好,它们可能产生于最高层次的“如果……将会怎样?”问题,也可能产生于最初的“如果……将会怎样?”问题。


●如果你已经列出了故事大纲或者已经动笔开写,为每一个主要故事节点写下“如果……将会怎样?”问题,包括引发性事件。


●你的立意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吗?从你在脑海中完全形成故事,到完成写作一周之后,你的兴奋是否一如既往?


●如果你没能想出一个简洁的“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来确定你的立意,考虑一下你的故事是否做好了落笔的准备。也许你的立意太复杂、太模糊、无法确定,或者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立意尚缺少潜在的戏剧性。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