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综合阅读 >> 作家姜沉鱼:是你的泪染桃花
详细内容

作家姜沉鱼:是你的泪染桃花

时间:2018-09-20     作者:姜沉鱼 来源:文学流放地   阅读

姜沉鱼.jpg

作家简介:姜沉鱼,现居成都,文青,喜好古典写作,就职于某平面摄影机构。


是你的泪,染桃花

姜沉鱼


  记忆洇染在一段如烟的梦里。

  浅笑静开。

  你是否也看见,天际的一抹烟霞,落满了桃花。

  凝香细语,折一截桃枝,吟一曲清歌。

  只求一场霜染鬓,只求一次鬓上花。

  乌衣旧巷中,把酒千樽,不问世事繁华,陪你看一夜灯火人家。

  半薄秋风,凉了花意。

  盛开在泪中的情话,终是作罢。

  长安西楼上,醉凭雕栏,不谈浮世清欢,共你赏一场飞雪漫天。

  瘗玉埋香,错付蒹葭。

  筮不出的似水年华,书不尽的如歌姻娅。

――题记。


  那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相遇,像是在攒动的街头与人擦肩,像是一次无意的视线相撞,像是过后此生都不会再有交集。

  淅淅沥沥的雨巷,只剩下疏落的人群。

  我撑着油纸伞匆忙的往回赶,脚下突然一滑,掌心在青石板上划出几道血痕,脚踝痛得几乎无法站立。

  无助之际,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我第一次见你,眉目清明,白衣若雪,嘴角的笑意仿佛可以融化世间的一切悲苦。

  我从来都不知道仅仅是一个笑容,竟也会让人沉沦。

  你细心的替我包扎好伤口,微雨中淡淡的轮廓泛着润玉般柔和的光泽,沉静美好。

  我低声向你道谢,双颊滚烫,本是简单的几句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慌乱的拾起地上的油伞,疾步离去。

  湿冷的雨落在我的脸上,掌心的布条还带着你指尖的温暖。

  我没有问你的名字。

  我想,你会就这样藏在我的心底,成为我无法言说的相思,在我卑微的生命里独自回忆。

  可是,我又见到了你。

  青石雨巷,如画的你,唤做云卿。

――楔子。

 

第一章。

 

  她的眼睛,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雕花窗棂漏进的一抹春色,斜斜的落在那美丽女子的脸上,映衬得如雪的肌肤几近透明,美轮美奂。

  她浅笑的模样可以穿透层层的阴霾。

  你一定爱极了她这个样子吧。

  是吧?云卿。

  所以,你才没有发现我凝望的目光。

  ――

  她的名字唤做苏瑶。

  知府大人的女儿,聪慧玲珑,满腹才华更胜男子。

  而我,自打记事起就跟在了她身边,贴身服侍,小姐怜我孤苦,一直待我情同姐妹。

  菱花镜前苏瑶眉头微皱,握着几支步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便苦着脸,道:“阿绾,你说我戴那一支更好看?”

  我轻轻勾起唇角,强忍住心中的一丝苦涩,道:“小姐这么美,戴哪支云公子都会喜欢的。”

  你就知道取笑我!!那如花的女子霎时满脸通红,娇羞的脸颊更胜窗外漫天的朝霞。

  因为你,云卿。

  院中的杏花被风吹落了,悠悠的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坠在地上,遗落了满庭的清香。

  平静的日子总是寡淡如水,没有半点滋味,以往总爱看这闲庭花落,消磨绵长的时光,如今脑海里却尽是你的身影,挥之不去……

  一瓣落花忽的砸在掌心,荏弱的颜色掩住了掌心的疤痕,已经很淡了,可你却越来越浓烈……

  那时,我还未曾想过,有一天,你竟会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花灯节。

  十里长街,大红的灯笼挂满了街巷,漫天的烟火将夜空点缀得愈发璀璨。

  而我却无心去欣赏这美丽的景象。

  小姐,小姐,等等我……

  我提着苏瑶一路上采购得小玩意儿,急急得跟着她的身后。

  苏瑶回头,道:“阿绾,你走快点儿,我们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玩一次,可不能浪费了”。边说边拉着我往人堆里扎去。

  九曲桥下湖空,空壶下桥取酒。诸位请接下联。

  清润如玉的声音碎在耳际,我的心头猛的一震,下意识的寻找声音得来源……

  果然是你!

  果真是你!

  惊喜,恍惚,过后却是淡淡的无措与慌张……

  你穿着一拢墨竹青衫,立于高台,文采飞扬,那样的遥不可及……

  陶宅院前酣醉,醉汉前院摘桃。苏瑶朗声接到。

  那明媚的女子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你……

  命运真是荒诞可笑,你们竟因此相识相知。

  品茗对弈,泛舟湖上,仿佛是令人艳羡的眷侣。

  你一定是忘记我了。

  我看见,在你眼里的我,是那么的陌生。

  或许,我不应该奢求太多,我应该庆幸,更应该感激,我还能够看见你,至少,你的生命轨迹里会有我的痕迹,即使无关紧要。


  ―

  流云绿水,桃花灼灼,片片粉白在风中缱绻飘落。

  你站在树下,羽扇纶巾,倜傥风流。

  你的眸底闪着清冽的光,恍若一溪秋水,褪尽了人世的悲凉,生生盈满我的眼眶。

  花落了,湮没在你的眉泱,似一抹春色擦过你的肩头,滑过你的衣襟,悄无声息。

  那寂静的美丽让人舍不得惊扰。

  就像是第一次在青石雨巷遇见你,我望着你,像是望着天上的神祗。

  你对我轻轻的笑过,就是一瞬,便足以我感激涕零。

  你的眼里却只有她,那如同彩虹般美丽的女子。

  你们才是最般配的吧,天造地设的璧人。

  你带着她遍赏桃花,与她谈笑风声,朗朗的笑声中尽是柔情。你为她拂去耳边的头发,折下一朵桃花温柔的戴在她的发间。

  即使隔得那么远,我也能看见你眼里得深情。

  你的样子越来越模糊,泪水一颗颗砸在手背。

云卿,我爱你爱得太卑微,卑微到只要能看见你的笑容,就会感到快乐。只要能和你拥有同一片天空,也会满足。

 

第二章。

 

  你是我即便会灼伤也想要触碰的温暖。

  那时,你站在徐徐的河提,欣长,端庄。

  暮色笼罩了你的身影,将原本清晰的轮廓晕染得越发朦胧,飘渺,仿若要淡入一轴画卷。

  石板上你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我小心的靠近,直到,我的影子与你重合,欢喜而又羞怯……

  我轻声唤你:公子。

  你回头,眸中一闪而过的讶然,随即温和的笑道,阿绾姑娘,瑶儿为何没来?

  藏在袖中的手陷入掌心。

  我说,老爷应了吏部大人的亲事,小姐不愿,偷跑出来找你的时候被老爷发现,禁了足。

  吏部大人的儿子嚣张跋扈,极好女色,那样的男子小姐如何能嫁?

  我从未见过你如此失落的模样,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焦灼。

  几欲伸手想要抚平你眉间的皱痕,却硬生生的僵在了袖中,千万种思绪在心里交织,终究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公子,你不要担心,小姐定然不会妥协的。

  晚霞落在你的侧脸,淡淡的轮廓渡上了一层光晕,忧悒的目光坠入湖面,荡开一圈一圈微小的涟漪。

  你从胸前拿出一截已经干枯的桃枝递给我,你说,她看了便会明白我的心。

  你水墨色的衣衫渐渐淡去,河提边的垂柳在风中悠悠的飘荡。

  我知道。这是你们私定终身时互赠的桃枝,她当时依偎在你的肩头,笑意浅浅。

  没过几日,你便来了。

  我没有想到你竟会来提亲,府里的丫鬟都在悄悄议论,说你如何大胆,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子竟敢与吏部大人的儿子抢妻!

  我当即跑去了前厅,你已经和老爷起了争执,你说你爱她,你说她不能嫁给那样声名狼藉的男子,你说你是她的父亲,不该如此自私!声声控诉。

  可是那样势力自私的人又怎么会在意儿女的幸福?老爷命人将你赶了出去。

  我追出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可是我知道你究竟会有多么失落,多么难过……

我的心,也跟着心痛。

 

第三章。

 

  你一定是疯了。

  你说,阿绾,我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她嫁给别人,更何况是那样的一个人!

  你要带着她离开,你说要我帮你,把她带给你。

  你素洁如莲的眼眸沾上了尘埃,带着淡淡的灰败无奈。

  你是有多爱她?爱到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你只是殷切的看着我,像是河堤边你身后漫天纷飞的柳絮,坠入湖央生死相依。那样的决然,不顾一切,好像只要我拒绝,你璀璨的眼眸就会变成黯淡的夜空。

  我答应了你。

  你说明夜子时,桃花林,不见不散。

  一直等一直等,直到她出现为止。

  可是,她再也不会出现了。

  她死了,悬梁自尽。

  她只留下一封信笺,她说她不能忤逆父亲,也不舍负你,愿来生再见。

  那确是她的字迹,你比我更清楚。

  可是,你仍然一次次的逼问我,要我告诉你这不是真的!

  你的双手几乎要刺穿了我的肩胛,眼睛里布满血丝,嘴唇不可遏制的微微颤抖,面目狰狞,像是一只困兽,顷刻之间,就要将这个世界毁灭。

  她是真的死了!!

  我握住你的衣袖,抬头看着你,泪流满面。

  那个被痛苦充斥变得疯狂的你,瞬间脆弱得仿佛轻轻一碰就要消逝。

  你突然缄默,跌坐在地,你说,都是我害了她,若是我不逼她,或许,她还活着……

  不会的,如果不能嫁给你,活着也不会快乐。

春色都陨落了,一朵一朵,将回忆的路铺满。




第四章。

 

  你每日都会来这片桃林。

  桃花都已经落尽了,只余下枯廋的枝桠。

  簌簌白雪轻轻飘落在你的肩头,偶有几朵染白了你的青丝。

  我每次得空都会来找你,而你,一定在这里。

  你的目光低沉而忧伤,消瘦的背脊带着些许寂寥。

  天冷了,你该多穿点,不然小姐在天之灵也会心疼的。

  你早已习惯我的突然出现,并未有多大反应。

  我打开包袱,拿出一件披风轻轻展开系在你的脖颈。

  你突然握住我的手,清冷的眸子带了一丝温度,手腕上传来的触感让我微微失神,即欢喜又无措。

  你问我,阿绾,如果换作是你,你也会这么做吗?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我,只是轻声回答,我会跟你走。

  云卿,你可知我不惧怕这世间如何荆棘丛生,疮痍满目,我只想靠近你,任地上锋利的碎片将我的脚背穿透,任丛林尖锐的利刺将我的身体划破,我会走向你的,不会有片刻停滞。

  我仰头看着你,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你的眉目依旧,却布满沧桑。

  你松开我的手,我的心头猛的一沉,下意识的抓住你的手掌,压抑已久的爱意此刻喷涌而出。

  眼泪落在了你的掌心,我想告诉你,因为过了此刻我再也不会有勇气。

  我,一直仰慕着公子。因为仰慕着公子,所以想要靠近。公子在我心里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

  你看着我,眼里闪过千百种情绪,最终只化作一声深深的叹息。

  我以为你会离开,我以为此后你再也不会愿意见我,我以为只要能够偷偷的看你这样卑微的念想都要泯灭了。

  可是,你抱住了我。

  耳边是你温柔的气息,你温暖的双手放在我的腰间。

  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一切都措手不及。

  我想要唤你的名字,云卿,云卿。如果可以,如果愿意,能不能让我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可是,我的声音堵在喉咙里,它们没能传递出我的欣喜,就那么寂灭下去。

 

第五章。

 

  你的匕首刺穿了我的心脏。

我没有防备。

 

第六章。

 

  我会走向你的,即使鲜血淋漓。

  湿热的血浸透了我的衣裙,一滴一滴的没入雪中,在一片银白的颜色里像极了傲骨的梅花。

  你松开了手中的匕首,踉跄着退后,你看着我,眼里饱含了惊惧与怨愤。

  为什么?为什么呢?我扬起一抹讥诮的笑意,我的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用颤抖的手指着我,说,你杀了瑶儿!是你!!

  你从来没有相信过苏瑶会自尽,所以一直在追查,你曾在苏瑶出殡之前潜入过苏府,从她身上发现了一只我的耳环,可是,你当时并没有怀疑过我,只是后来我对你的态度,还有无意间发现苏瑶遗书的字迹与我的有些相似,你这才肯定是我杀了她。

  那一刻,悲愤占据了你所有的神智,你发誓定要为她报仇雪恨。

  她就应该死!我的手捂住胸口不停涌出的血液,缓缓向你走近,你知道吗?那天我告诉她你要带她离开的时候,她开心极了,像个孩子一样。可是,我也害怕极了,她走了,我怎么办?她把你带走了,我怎么办!!所以,我要杀了她,杀了她,你就不会走了。我抬起沾满鲜血的手抚上你的脸颊,公子啊,我真的好爱你……

  你的瞳孔不停的放大,目眦欲裂,错愕,愤怒在眸中交缠,清俊的容颜变得更加扭曲,你使劲推开我,浑身颤抖,指着我说,你这个疯子!!

  是啊,云卿,我爱你爱得发疯……

  太疼了。

  此刻的我如同空中千万片苍白的颜色轻轻的坠落。

  我的视线慢慢变得模糊,你要走了,我听到脚步陷入雪中的“吱吱”声。

  温热的眼泪不停的滑落,我用尽全力,歇斯底里的喊着你的名字,云卿!云卿!!刚刚我自作多情向你言明心意的时候,你有感动过吗?你是不是也有一丝不舍,有没有一刻犹豫向我动手?!!云卿,我求求你,我不奢求你爱我,原谅我,但是,你可不可以再抱我一次,让我了无遗憾的死去……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当我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的时候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你的气息,我用力伸出手回抱着你,你身上的体温都让我无比安心,眷恋。

  我靠在你的劲间轻声呢喃,云卿,云卿……

  我死了,谁会陪在你身边呢?你会不会觉得孤单,会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更关心你呢?

  我害怕,云卿,害怕你会过得不好,害怕你会忘记我,害怕你会爱上其他的女子,害怕,害怕孤单……

  所以,你和我一起离开好吗?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我会陪着你,哪里都陪着你。

  一支簪花毫无征兆的刺入了你的胸膛。

  你看着我,瞪大了眼睛,眼中全是茫然,疑惑……

  妖艳的血沿着珠翠沁湿了你的白衣。

  雪花一片一片温柔的坠落,落在我的发间,脸颊,手背……像是你的拥抱一点点将我覆盖。

  到死,我都躺在你的怀里。

于我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圆满的结局?何尝不是一次生死相依?

 

第七章。

 

  公子,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会问你的名字。

  那时,你会不会折一朵桃花戴在我的发间呢?

那时,你会不会像此刻一样抱着我,看这飞雪漫天呢?

 

――结局。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