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吴宛真:医一场颠沛流离孤独身
详细内容

吴宛真:医一场颠沛流离孤独身

时间:2018-12-11     作者:吴宛真   阅读

吴宛真.jpg


诗人简介:吴宛真,1987年4月出生于四川德阳,德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旌阳区作家协会、散文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社情与民意》《西南商报》《德阳日报》《西部》《东方作家》《旌城》等刊物。



山 雪


我说来看你

小城开始下雪

 

郊外更甚。

漫山柏树作背景

雪那么大

草木那么深

 

原本是有路的

野草长了几个年头

我却一无所成

只能隔着雪

不言语。



落花的树

 

昨夜老去了前世的菩提

婆娑的视线里

藤蔓与根须纠缠不清

飀飀青丝  

盘作一面湖水   

 

花叶两相忘

轮回里

经幡划破长空

何曾遇见

在漫无边际的尘埃里

我是你。

 

或者爱我

当我的渡船远去

来来往往的躯体涉水而过

我在原地

一半因一半果

落在年轮里



药 酒

 

借一只缺口的碗

掺烈酒入坛

待坛中蛇飘然游走

蜈蚣醉意阑珊

入酒三分,参透病者浑浊一生

成解药。

——酒也医人

医一场颠沛流离孤独身

药也香醇

酿出个繁华梦境去年人

 

孰苦?

苦一世相生。



 

有些话是写给你的

有些给我自己

从一撇一捺到每个标点

都无比慎重

 

我不写人海浮沉

不写世事苍凉

我只写花

有时候也写云

 

你读花,读云

也读我。

 

信纸太薄

薄得容不下一滴眼泪

 

有时候也哭。

当我写下一个错字

 

我这一生写过许多的错字

像这样义无反顾

是第一次



车 站

 

拒绝微笑。

如果只能擦肩而过

等的人和来的人不在一个平面

却都翘首

仿佛某人在天边

而眼前

是车站的玩笑

一手托着刻骨的姓名

一手握着过期的车票



化 俗

 

前生于天河之上拾水灯

错点了心眼

今生得素衣相见

冥冥业海

你抚琴于彼岸

我笑这半世修持

妄念

经一百零八颗念珠度化

却熔那相思火

赤红如灯芯摇曳

晃出个执念心魔

夜夜噬骨。

天河五千年逆流

我执菩提之笔  烟波里写满痴狂

恋你十指间

每一指音律皆至痛处

无尽流水只一眼

读你前尘坐化成风

我甘愿默写一百零八遍尘缘

于你每个凉如清露的回眸里

敲一记晨钟



霓虹以下

 

想听你说不

如此,夜便黑得更纯粹

游魂寻不着出处

定会

将裸露的皮相嚼食一通

可惜了月光锻造的模样

愈深陷,愈朦胧

 

而你不说话

斑驳的光影里

街道凝固成落雨的画面

脚步虚空。

谁用灵魂换了伞,撑过

一个又一个路口

 

酒鬼上错车

玻璃上没有它的影子

想挣扎,却疼痛

雨滴悉数穿透身体

成了斑斓的止痛丸,上行

鬼是鬼。

药都吃得甘甜

 

可惜你不曾回头。

真相缱绻于夜,止于长街

浑浊的眼不知疲惫

总想

把人间算透

霓虹以下,人是人。

病入膏肓却形同虚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