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苏笑嫣,我见过最好的女诗人
详细内容

诗人苏笑嫣,我见过最好的女诗人

时间:2018-12-30     作者:苏笑嫣   阅读


苏笑嫣 - 副本.jpg


诗人简介:苏笑嫣 90后女生  蒙古族名字慕玺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歌风尚》执行主编。作品曾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民族文学》《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星星》《中国诗歌》《诗潮》《诗林》《诗歌风赏》《绿风》《时代文学》《黄河文学》《广西文学》《草原》《延安文学》《美文》《飞天》《红豆》等报刊发表。


入选《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最佳诗歌》《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新诗年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年度选》《中国青春文学精选》《中国校园文学精选》《中国儿童文学年选》《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等年选及选本。 《青少年文学殿堂》小说卷主编。


出版有:个人文集《蓝色的,是海》;长篇小说《外省娃娃》《终与自己相遇》;诗集《脊背上的花》;长篇童话《紫贝天葵》。


获第六届“雨花杯”全国十佳文学少年称号。

曾获《诗选刊》2010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

《中国诗歌》90后十佳诗人。

《儿童文学》2011年度“十大魅力诗人”称号。

《西北军事文学》2011年度优秀诗人奖。

《黄河文学》首届双年奖(2012~2013)新人奖。

获首届(2014年度)关东诗歌奖新锐奖。

《人民文学》“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散文“二等奖”。

获第四届(2011年度)张坚诗歌奖新锐奖等多种奖项。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

苏笑嫣10.jpg

苏笑嫣





苏笑嫣,我见过最好的文字女孩



至少有七年,我并不知道苏笑嫣去了哪里。

至少有七年,苏笑嫣还一直在写着文字。

她开始写诗,后来写散文,再后来,写小说了。


至少在七年的时间里,我在想一件事情,还有多少人在写作品。这个话题被窝一直关注,就像我关注这七年的时间里,有多少文艺女青年出国了,结婚了,生小孩了。


这是人之常情,也是知晓生活的一种方式。


唯有苏笑嫣,变得特别的勤劳,我一直开始阅读她的散文,她的小说。她写的速度也很快,一直在动笔,乃至于我很多时间都花在了看她文字里。因为都是从校园时代走出来的作者,所以,在写作上的转变,是需要经历和时间的,她的文字,就是一个证明。


她的勤奋和劳苦,变成了一本小说散文集,就是后来大家看到的《果粒年华》。这本书名,带着青春气,就和她人一样,年轻,貌美,才华,有味道。一个写作者可以果断的老去,果断的成长,但丢不掉的是自己年轻的那份气息。很多作者老去就老去了,但在苏笑嫣这里,她一直还是我们当年见的十多岁的少女,文字也如少女一样,懵懂,带着点社会的残忍。


这个年龄段,一片赤子之心,感情真实而强烈,无所顾虑,天真足够,亦生猛有余,有所迷惘,也不必为未来太过担忧,却也在成长路途和敏感心理中一番扑腾,犹如一杯果粒酸奶,尝过酸亦食过甜,如此青春滋味。


这是她后来写的,说的就是她的文字,那些成长的过程中,迷茫的,困惑的,就是她青春的味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奔波和忙于各种应酬,很少去动笔写文字,无从关心起身边当年的朋友,过得如何,写作还是否继续,只是从这些断断续续的文字里,还能看出,苏笑嫣还是当年的她。


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湖南电视台去参加录制《天天向上》节目,当时编导冯灵慧安排大家去吃湖南菜。湘菜很辣,一口下去有些受不了,我这个重庆人,本来就喜欢吃辣,但吃了湖南菜,才知道辣的意义,是在湖南人手里玩转的。只能说,太辣了。浙江来的慈琪辣得不敢动筷子,周晓燕也快要哭出来,苏笑嫣坐在我旁边,很安静,跟李唐在一起,基本不怎么说话,但一直在吃东西。


这是我对苏笑嫣的印象。后来录节目的晚上,周晓燕组织活动玩杀人游戏,她也来参加,这才熟悉起来。第二天录制了一天的节目,然后大家就在化妆间一直拍照。再后来,随着信息的发达,我们联系过一段时间,直到第二次见面,在北京举行90后作家联谊会。


我对她的印象大多停留在2010年以前,这之后,举行了一次在南川的活动,她也没参加,再后来,她基本很少参加活动。这和她性格一样,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喜欢在一个圈子里,躲在一个角落,静静的写文章。这些年来,我见过写作圈的繁荣,但后来,大家都为了生存,基本都销声匿迹,我能看到的,就是她还在动笔。


这是很不容易的,就和她的《果粒年华》一样,这本书代表着那个年代,那个热血澎湃的文艺青年聚集在一起的年代,但这些都已经远去,唯有她的这些零散的文字,短小的小说,在给我们回忆。


真正引起我们感动的是,还是她的诗歌。


她是早年最早写诗的90后姑娘。她妈妈也是诗人,娜仁琪琪格,蒙古族。对了,她也是蒙古族的姑娘。或许是受她妈妈的影响,再或者,她天生就是个写诗的姑娘。


最早是在《诗选刊》读她的作品,后来陆续在论坛、博客上读,再后来,她在《诗刊》等发表。她是成名比较早的少年诗人,但是她很低调,她的感染力都是从她作品焕发出来的。和现在的少年诗人比起来,她那时更沉稳。现在大多的少年诗人,基本都变成了圈子文化的牺牲品,一个圈子喜欢上了你,这个圈子就狠狠的推你,然后明天的头条就推出你,你就变成了有名气的诗人。


在10年前,要想写好作品,能找个地方就非常的不容易。那时的少年作者,基本都是一家一家的杂志投稿过来的。与现在的微信联系,互相勾搭比起来,更是值得敬重的年代。苏笑嫣和我们当时的七八个作者,摸爬滚打,经常能上杂志的角落,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她的诗歌,关键在于什么呢?我一直在想,那时写诗歌是为了什么。和现代的诗歌并不完全一样,不是为了创新,不是为了诗人局限的空间,更多的是为了交朋友,更多的是为了释放自己心灵的空间。不管诗歌怎么流行,怎么变,苏笑嫣的诗歌,还是和当初的写作初衷一样,点滴都是自己和旁人的情感,非常的易懂,感情却很真。


去年又读到她的一首诗歌


一岸的话在水边安静地白


一岸的花在水边安静地白

所有的颜料都加了白 我敢说

这不是雾的效果

淡青色的天空与山峦 白茫茫的水面

粉着的 或是素白着的花朵儿

一簇簇地 伸着小脑袋

她们就这样兴致勃勃地开着

不分 清晨或是傍晚

席地而坐 在水边 在花草之中

我说安静 说爱

用衣褶藏起天明的第一缕霞光

用瞳孔敛起夜幕的第一片暗绸

等待锈住时间

背影 已变成一墙斑驳的青苔

一岸的花在水边安静地白

任时间将水面吹得褶皱 我也

决口不提苍凉

直到你的一声呼唤 吹开所有的褶皱

褶皱中藏匿的颜料 鲜艳的颜料

流淌填入 心中的每一道缝隙

我转身的瞬间 看到

秋风乍起 秋叶飘落

而你看到 一个纤细的女子

蒲公英一样 从草木深处走出


诗歌就是这个样子,读起来,很舒心,很有感觉。我并不喜欢带着一种严肃的话题去评判诗歌,更不想,把一首诗歌用各种含义把它亵渎了。诗歌就是诗歌,读起来就是这个样子。包括后来的慈琪,她的诗歌,我也很喜欢,她们都保留了诗歌的纯真。


五年前,我已经远离这个创作的圈子。坚持了八年的聚会,我后来去过一次。整体上来讲,大家都开始忙碌生活。有的去做了教师,有了当了公务员,有些当了老板,还有一些在寻找工作的路上。大家聚在一起,除了文学,就是生活。和最初我们开始谈文学,只为文学的路,越来越远。再后来,我真的一次也没参加。


这过程中,大家似乎都很爱生活。


最让我感动的,是苏笑嫣开始了自己的走川藏线。如果开车,或者坐车去,沿途风光值得一看。她选择的是,可以值得留恋,值得一生去回忆的方式,骑行。这一次骑行,我一直在关注她朋友圈。这毕竟是很多人的梦想,去一次西藏,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那片净土寻找自己心灵的空间。去西藏,是很多人不二的选择。


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2166公里,从成都出发。一路走来,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她最终坚持了下来。当她到达布达拉宫的时候,她回想起这一路走来经过的千万困难,都被自己踩在脚下,都被自己用克服去磨掉,她最后战胜了自己内心的一切,这一路,成为一个少女,向大家展示最美的一面。


我并没给她发任何信息,甚至发了,她也收不到。劳累和奔波,会忘记一切的。包括信息。她的这一切,成了我深深的盼望,总想着自己能走一次川藏线,花一个月的时间,是一件多好的事情。但很多的不允许,这样的机会,或者在很多年后,可以去尝试。


但在苏笑嫣这里,她用自己的文字,去完成了写作最好的状态。她用诗歌,传达了生活美的享受。她用自己的步子,丈量了青春的味道。或许多年不见,或者这一生,都在读她的文字,但她的故事,她的文字,她的诗歌,都足以让我们看到,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文字女孩。(李军洋


end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