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先锋诗潮 >>诗歌船头 >> 李云枫诗歌:将所有的记忆重新关入子宫
详细内容

李云枫诗歌:将所有的记忆重新关入子宫

时间:2018-12-30     作者:李云枫   阅读


诗人简介:

李云枫,生于1973年,现居北京宋庄。编著有诗画作品集:《巴別塔图腾》《斯卡斯迷宮》《黑暗之墻--李云枫绘画作品选》等。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


Li Yunfeng, born in 1973, now lives in Songzhuang of Beijing. He compiled collections of poems and paintings including Babel Tower Totem, Scars Maze, The Wall of Dark: Selected Paints of Li Yunfengand etc. And he has held several personal painting  exhibitions.

 

李雲楓,1973年生,畫家,詩人。2002年4月在美國駐華領事館举办個展。編著有詩畫集:《巴別塔圖騰》、《斯卡斯迷宮》(東方出版社)、《黑暗之墻--李雲楓繪畫作品選》等。



镜像

 

在卧室之中出现一面镜子,房间会更深

一切无法公开的,在镜子中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展出

就像情欲。在床上的热度,在镜子中延伸的只是一片冰冷

镜子只以自己的方式存在

观察和映照相反的世界

如果可能,在冰冷的温度中一样进入高潮

镜子在床头,把感情变得平静

在一片迷乱之中把人的后背展示出来

一切无法掩饰

镜子以可怕的真实,反照世界

而世界在镜子中一片虚幻

如同一个人醒着看梦在胶片中一点点显示

可镜子是真实的,我们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在我们把自己无法看到的一面给予镜子时

我们只是在罪恶的快乐中欣赏秘密

镜子在冰冷之中无动于衷,如同相对于情欲

如同历史,每两页的夹层之中,总有一些真实的东西

使我们颤栗

我们走近镜子,只为看清自己的面孔,以及一些瑕疵

使我们可以更好得掩饰它,使自己在人群中可以更容易的藏匿

在房间之中,镜子知道一切

如同我们在历史之中。而历史与我们无关

如同我们走近一面镜子

却无法穿越它的世界

        

 

子夜的酒吧

 

在子夜走进一间酒吧

侍者的衣服是红色的,眉毛也是

他的声音低得只能让一个人听到

他为你斟满一杯酒

你可以在那红色的液体中看到他的眼睛

你无法猜出他的年龄

在布满刀痕的脸上,岁月细如利刃

他可能已有一百岁,或者更老

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杯口朝下

他说他可以阻止液体流出

然后他就只剩下了一张背影,像图片

在更昏暗的角落中翻转

这是子夜的酒吧,只有一个侍者

他让我想起那些死去的人

忧郁,孤独,喜欢一个人说话

他也可以让我想起一些更深的夜晚

在梦境与梦境交接处游动的时间

以及,那些在镜子中不停变幻的面孔

这是子夜的酒吧

在昏暗的世界中

侍者的衣服是红色的,眉毛也是

他让我想起一些人

却无法说出他们的名字

 

 

诉说

 

那一天,时间都已停止

孩子们也不再生长

衣服慢慢地浮起来

一些黑色的外衣已经接近天空

蓝色,开始梦一样褪化

我们可以裸着身子从房间中走出

可以将所有的父亲关入囚室

一直到他们全部腐烂

我们可以留下所有的母亲

让她们在田野里开放,再次召唤海的到来

一些女巫穿著白衣,从水中漂来而成为妻子

那一天,我们在门前站了整个晚上

我们对一棵树诉说我们的一切

衣服、皮肤、头发、性和妻子

也会说那些情人

苍白的面孔,在圆月中隐藏的秘密

折断的手臂以及冷冻的血液

而一切只是诉说

我们用一个晚上,度过我们的一生

那一天,我们和一些疾病相遇

从而卖掉自己的内脏与名字

留下干枯的躯体在路边陈列

等待一些陌生人前来认领

而母亲却在我们背后走过

将所有的记忆重新关入子宫

留下一些灰暗的往事,在破碎的阳光中慢慢变干

那一天,时间都已停止

海在远方渗尽 树长回地下

有些人走出门,不再回来

有些人站在门口

用一生时间来等待一次开启

那一天,父亲在床前邂逅我们的母亲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