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他就这样成了名流诗人
详细内容

他就这样成了名流诗人

时间:2019-02-15     作者:郑正西   阅读


他的网名叫布兰臣,扬州一位经营化妆品的老板。爱好写诗。但作品从未上过正规刊物,当然连市作协会员都不是。


布兰臣手上不愁钱,只愁写的诗发表不了。于是,他在扬州东关街租了一间门面,搞一个“扬州诗屋”,与人合作,由他出资办起一份民刊《扬州诗歌》,发发自己与当地一些诗人的诗歌。开始是为当地诗歌做事,但慢慢发现了,诗与钱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中间蕴藏有无限商机。他如梦初醒,不再搞“扬州诗屋”这种小菜一碟了。因为,诗歌大官是不吃这些“小菜”的。


他知道,要想请来大和尚就必须先建大庙。2015年,他开始风风火火闯诗坛,斥资1000多万,在另外一条老街古巷买下一座有清代风格的庭院。把买来的庭院装修成古式楼宇,取名为扬州历史上的”虹桥书院“。他是一位很有生意运作头脑的成功商人。他本能地想到-----“虹桥书院”一定要让诗坛最高官吉狄马加题字,当然,“稿费”不会是薄酬。


他没见过吉狄马加,直接打电话给他会误为电信诈骗。于是,他先请扬州著名评论家叶橹当“虹桥书院”院长,还必须与省刊《扬子江诗刊》胡弦合作,全靠他的刊物搞一些全国性的诗歌活动。


如愿以偿。2016年3月一天,请来了吉狄马加(左),拉绳子揭幕了:


      他就这样成了名流诗人


那天的盛典,吉狄马加、谢冕、李少君等诗坛江山一下子被他搬到了他的“虹桥书院”。还以他公司化妆品品牌的名字与《扬子江诗刊》搞美女诗歌征文----《扬子江》诗刊与虹桥书院联合主办了“千纤草”女子诗歌大赛。这样,当年《扬子江诗刊》就以几个版面重点发表了他的诗歌,他接着加入了省作协,还以虹桥书院董事长的身份被邀请到北京参加过一些诗歌活动,在李少君的介绍下接受采访。由于他在《扬子江诗刊》发了组诗,去年扬州市委宣传部还给了他奖励,他还当上了扬州市广陵区作协副主席。


以后接踵而来的诗坛新闻多了一位名流。比如中国诗歌新闻报道:虹桥书院院长叶橹教授和董事长布兰臣先生应邀在海南参加“椰树下的三角梅"诗会活动,著名诗人布兰臣凌晨写了诗歌《三角梅》,在诗刊副主编李少君先生的推荐下,海南电视台时尚新闻栏目采访了布兰臣先生。

       

《三角梅》

作者/ 布兰臣


有时候,我只善于意淫

像海南的一株三角梅

埋伏在椰子树下

找到一些刻着字的石头

无奈地称之为“天涯”

前方,却露出更遥不可及的远方

我唱着一首词里暗藏“翅膀”的歌曲

手里假装握着一支麦克风

椰子树的枝叶纷披而下,显出谦卑

而我的双臂却飞不起来

细小缠结的根部,深陷在褐色土块里

分身乏术

锋利的五官彼此消融

最终回归了混沌子宫里的原初形态

我的影子游离

他先我一步,消失在枝叶聒噪与

椰子香味的深处

身体里的色彩沦落在这样的

一片水域:从

十楼高处俯看,它们呈现出

鲜艳的蓝色

再远处,有些草平面上

露出部分黄色地皮

形成一些与三角梅无关的字

沙滩与人体只在特定的条件下相互依存

一切命运由性格决定

不妨参照一下自己的意淫周期表

通常下半夜开始膨胀、发芽,直到

每天上午六点十分时的鸟鸣花香

两个蛙泳的人,穿过狭长的水下过道

自由滑行

摊放在石头上的衣物,因吸收了周围的水汽

招来了阳光

一些部位冰凉,一些部位滚烫

适中的部位,却被一只遗弃的皮箱占据

求助于几个釆摘椰子果的农人,或者

借鉴一下三角梅的生存方式

此时才发现,比远方的高楼别墅

更得意的

是树上的那些鸟鹊,以及

几架割草机的轰鸣

(2016.3.30)


中国作协的“中国新诗百年论坛”照顾他的化妆品生意,冠名为:探讨中国女性新诗创作。

见2017年06月05日08:26来源:扬州晚报


6月3日下午,由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扬子江》诗刊、扬州虹桥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虹桥书院、扬州市作家协会承办的“中国新诗百年论坛”在扬举行,这也是继启动仪式后,该系列活动第二次走进扬州。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江苏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韩松林以及国内多位诗人和专家学者,在扬州展开了一场围绕中国女性新诗创作的研讨会。


企业家为诗歌出力,应该点赞。李嘉诚为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捐款500万,不一定成为“著名诗人李嘉诚”。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