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综合 >> 时代背景下的桦甸诗歌
详细内容

时代背景下的桦甸诗歌

时间:2019-04-04     作者:诗观止   阅读

红枫的舞蹈和白桦的吟唱

——时代背景下的桦甸诗歌

特约组稿:闲疙瘩

 

 

吉林市是吉林省诗歌的重镇,而桦甸诗歌又是它的重要组成部分。

桦甸市位于吉林省东南部,这座景色秀美的小城孕育了“一江秀水、百里桦林、千顷湿地、万山红叶”。由于在其境内坐落着闻名的夹皮沟金矿、诞生过响亮的关东金王而声名远播,素有“北国金城”之称。


桦甸玄鸟诗社开展的采风活动

 

一方水土,一方人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如火如荼,一大批年轻人冲破文化的壁垒和思想的束缚,以文学的特殊形式宣誓回归和存在。那个时代的文学尤其是诗歌仿佛回归了盛唐,人们心中珍藏着理想,脸上洋溢着阳光,以文字当歌去充斥中国的大街小巷。在这样的背景下,桦甸的现代诗歌也应运而生。这一时期,丁武丁、刘绍清、揣家诚等前辈作为桦甸新时期文学的开拓者,对繁荣桦甸文学尤其是新诗创作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丁武丁、刘绍清是《桦甸日报》(当时全国公开发行)的编辑,揣家诚既是企业报的负责人,又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他们不但把报纸和副刊办得风风火火,还团结聚拢了一大批本地的作者。他们定期办讲座搞活动,在他们的影响扶持下,一些重要的诗人相继出现。郁子、柴寿宇、张东升、刘延令、张中彦、彭松、韩国庆等无疑是这一时期桦甸诗歌的代表人物。


著名诗人、翻译家屠岸的题词及部分往来信件

 

郁子的创作起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她的出现,为桦甸文学和诗歌带来了一抹亮色。当时的《诗人》《春风》《作家》等省内一些著名的文学期刊经常会有她的身影。偶有作品也能登临国内一些著名的期刊杂志。她的中篇小说《随风沉默》曾被从维熙、鄂华、孟繁华等一批国内著名的作家和评论家高度评价,获吉林省长白山文学奖。她的诗歌作品也曾获《诗刊》全国新诗大奖。此外,郁子还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画家和艺术家,她的“浅草花田”工作室,她的黑白简笔抽象画、手绘色彩插图以及个性鲜明的美术设计,广受媒体和朋友们的赞誉推崇。她从家乡桦甸一个偏远的矿区出发,怀揣着阳光花朵和渴望中的爱情,先后辗转于全国各地,把青春岁月倾注在她热爱的文学创作和报刊杂志编辑上,最后人到中年,她又怀揣着香烟、啤酒和一身的伤痛,回到家乡桦甸,回到最初的起点。虽然近年她因疾病等原因已经无法再继续工作和写作,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她留给桦甸乃至吉林文坛的影响力却是巨大和深远的。


柴寿宇和张东升都是土生土长的的桦甸人,白山松水赋予他们灵气才气,年轻时代,他们就已经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诗人。


张东升二十多岁时,因为写作特长,被录用到红石镇文化馆,那时他身体精瘦,总穿着一件牛仔上衣,头发留得很长,给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尤其在酒桌上聊起文学诗歌就更加神采飞扬。那时候,大家都穷,但是快乐无穷。就是在那个时代,他在桦甸这片热土上,接待了当时还默默无闻,后来成为中国诗坛朦胧诗代表人物的著名诗人北岛,使之成为桦甸诗歌的一段佳话。张东升后来从地方辗转到企业,又从企业跳槽到长春、沈阳等地,最终落脚到广州。写作方向也从诗歌转移到纪实文学,成为著名的纪实文学作家。他一生为人耿直不拘小节,对朋友热情似火真诚相待。但他似乎一生都在颠沛流离中生活和写作,婚姻的不顺心不如意,文学创作的意气风发,煮酒谈诗谈人生的眉飞色舞激情荡漾,经常酒酣处一曲小城故事的荡气回肠……这些都为他最终多舛而决绝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东升与著名诗人北岛

 

柴寿宇1985年毕业于吉林师范学校,在校期间他就在《江城日报》发表了诗歌处女作,不到二十岁就已经在本地诗坛崭露头角。毕业后他先是被分配到乡镇学校任教,1987年作为特殊人才被调到红石林业局任企业报编辑。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他一直致力于诗歌创作。作品先后登上了《诗刊》《十月》《人民日报》等国内一线报刊。1992年他出版了个人诗集《永远的星星》,这部诗集一经出版,就以其深邃的情感、跌宕的意象、奇妙的诗思广受读者喜爱好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销售一空。那一段时间,他还和张东升一起,发现培养聚拢了一大批红林诗人。能记得住的大概有一见、张宇飞、亓勇智、李志等,他们一有时间就在一起喝酒聚会,探讨诗歌挥洒才情,恣意汪洋天马行空,好不痛快。他们是在用青春闯荡着无比朦胧但又是无限美好的诗歌江湖。此后,1993年柴寿宇调到吉林市参与创办《夜晚生活》杂志,1996年底辗转到演讲与口才刊业集团任《做人与处世》编辑部主任,2000年调到湖北知音传媒集团至今。

韩国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红石林业局设计队工作,那时他就开始了诗歌创作。他的诗歌多以反映林莽风情为主,他写林区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写的形象生动气势磅礴,被誉为“森林诗人”。从领导岗位退休后,他加入了“诗海八仙”,创作风格也向更深更广处拓展,诗作变得愈加深沉内敛。

刘延令、张中彦、彭松三人出道较早。年轻时他们的作品常见诸于报端,张中彦甚至还登上过《人民文学》。后来彭松去了四川,张中彦不再写诗,专事剧本创作,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关东金王》就出自他的手笔。刘延令退休后回到吉林市,曾任作协的副主席,偶有诗作发表,诗风依然像他修行苦练的太极一样,刚柔并济,劲道十足。

继他们之后,上世九十年代初中期至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在近二十年的时间跨度里,桦甸又陆陆续续涌现出一大批有特点和特色的诗人,他们怀揣一颗初心,讴歌丹枫白桦、书写至爱亲情,以一脉相承的责任和担当,构成了桦甸诗歌的中生代。

王玮多年来一直在桦甸市文化馆专事文学创作辅导。1992年就参加了《诗刊》举办的创作笔会,作品多次入选吉林省作协年选,诗歌《大河涛声》曾获全国大赛二等奖。

孙敬伟的创作起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那时,他隐身于森林,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与外界少有交集。他的作品在一些地方的报刊杂志偶有发表,同时他的一部分作品发在了台湾的《联合报》《秋水》《门外》等报刊。直到2015年他到北京参加全国公安文化理论高级研修班,他的自印作品集《时代的乳房》才引起了全国公安文联领导的关注重视,并被纳入“琴剑诗系”,由群众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闫银波的诗歌创作起步较早,他曾在《桦甸日报》做过编辑,他的创作风格纯净单一,他的朗诵诗每每都是本地重要晚会的首选。赵坤一直在红石林业局工会负责宣教工作,企业的大型文体活动每每都有他的身影,他的诗风清新自然,曾经为企业编辑过《大林莽》文学作品集,个人出版过诗集《森林·记忆的风》。滕燕的诗有一种气韵,看似简单的文字经过她的锤炼组合,就会产生出特殊的效果。张宇飞的诗富含激情,跳跃性强。王艳很早就有作品在《青春诗歌》发表,刘丽娟的《月半弯》,把爱情写得悱恻缠绵,简约而不简单;赵婧婕和周花果都出版过诗集。李晓玲的诗比较细腻幽深,意象多变,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意境。寒冰的诗有田园诗的味道,在朴素的语言里跳跃出理性的光芒。郑雅丹的诗有宋词的婉转和清丽,追求语言的唯美,情境的营造。如今,桦甸的中生代诗人都已人到中年,大多已为人父人母,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世事的变迁,他们之中的大多数已被沧桑岁月磨去了棱角,能够坚持创作和写诗的,已是凤毛麟角。

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已步入信息化大数据时代,经济的不断繁荣,各种知识、文化、新生事物的不断交融碰撞,造成了人们思想的空前解放。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桦甸又陆续涌现出一批追求自我、个性鲜明的诗人,构成桦甸诗歌的新生代。

这个世界的许多问题,都是思想者或智者在以燃烧自己的方式得以表达传承。

于小芙作为桦甸新生代诗人的头雁,往往拒绝以固有的模式飞翔,有时候她根本就忘记了她是在创作,而是再用生命本身舞蹈。她在无数个夜晚独坐深谷,以牺牲自我的方式打开自己,来发现一条道路。她以优雅的文字传递出某种神性之美的精神力量,她的许多作品,如《我同他追踪一只寄居蟹》《深秋的冷是一个人的冷》《想起我正爱着的》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得以完美表达。

在这批诗人中,关山月是写诗最晚,但却离成功最近的人。他就像一只辛勤的蜜蜂,把创作编辑诗歌当做采蜜酿蜜和神圣的事业来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于2017年11月申请了公众号《盛唐文苑》。在不到400天的时间里,他就推出了240期。他以超常的勤勉、惊人的毅力,把公众号办得风生水起,并以此为阵地,团结推出了一大批民间作家诗人;他以一颗公益之心,赢得了社会的尊重。此外,他还坚持口语诗的写作,他的作品总是以鲜活生动的日常话语,反映诗人对世界的独特观察和对人生的深刻领悟。他的作品《归人》《感谢》等,已经成为平民派诗歌的代表之作。

于桦甸的诗歌而言,2017年,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件需要书写,这一年的二月,由赵坤和于小芙发起成立了桦甸市北方玄鸟诗社,来自桦甸不同单位不同区域的11位诗人,高举着各自的烛火,相逢在红石镇石门沟的风雪中,宣誓着凤凰涅槃生生不息的桦甸诗歌精神!如今,这支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最多时达到50多人。他们定期开展征文研讨交流活动,为繁荣桦甸文学尤其是诗歌创作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中,辛兆库、北果、袁恒雷、洪健天、杨军、雨花石、何丽颖等作家诗人,正以其作品的日臻成熟和深刻,逐渐成为这支队伍乃至桦甸文学的中坚力量,呈辐射状向外发散。此外,这个群体中,还有为底层打工者代言的农民诗人李曼,有含着隐形的翅膀依然要在生活中负重前行的歌者宋磊、赫雅静……在物质高度丰满精神极度骨感的当今社会,他们依然秉持初心手执拙笔,历经磨难去唤醒生命,由衷的值得敬佩!

赘述到此,时至薄暮。猛然抬头,才发现窗外飘起了纷纷扬扬的清雪。头脑中忽然响起了流行歌手,被誉为“行吟诗人”的朴树的歌声: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我仿佛看到了:在桦甸这片热土上,在炫舞着的红枫树和白桦林的身旁,聚集了无数叫的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赤子诗魂,他(她)们愿意为它而生、为它而死、为它穷尽一切所有!在无际的苍茫里,他(她)们愿意为它——永远飞翔、永远歌唱!


※本文所述诗歌均指现代诗歌。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