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李少君的责任谁来追问?
详细内容

李少君的责任谁来追问?

时间:2019-04-18     作者:郑正西   阅读


商震调离《诗刊》后,《诗刊》的天下就归李少君了。很快,李少君“带病”提拔,从副主编提为主编(试用)。李少君坐了《诗刊》天下后,得意洋洋对他的朋友们说:现在诗歌圈想做点什么,很容易了。


李少君抒发权力带来的快感,暂不议。可是,他掌管《诗刊》仅仅一个季度,由他主持的《诗刊》问题不断,难道,只享受权力快感,不担负权力责任吗?


这里简要说说:去年12月号《诗刊》,用头条发表余真的“女人的峡谷”庸俗诗;今年1月号,发表鲁奖诗人、县人大官员汤养宗的喋喋不休的“去人间”(去一个比现在好的人间);今年2月号,错别字一大堆,引起诗人公愤,而且发有诗歌胡说“像崇高者那样可耻”。同时用5大版面发表诗官梁平出国游山玩水的无价值写作诗歌一大组;今年3月号的所谓“每月诗星”,推出从內容到形式不入流的“星”级诗歌。今年4月号尚未全读,便见到作者张常美写的一首怪诗《滨河公园》。


人人皆知,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公园、广场这些劳动人民游玩和共享的场所愈多,愈别致,象征着文明、文化的发达。作为诗人,应该用诗歌去描绘它们的美,从而表达新时代人民生活幸福感的一个侧面。


可是《诗刊》不是这样,发表的《滨河公园》诗,搬弄文字游戏,把一座好端端的人民大众的公园,写成丑恶和死亡的一块山水。


诗中把公园里的人工湖写成“没有流向”,“蓄满死亡气息”;把湖面上的风,写成“在水面上制造波澜和厌倦”;把游园的人们写成“痛苦的人拍着栏杆,悲伤的水咬紧石堤”。连湖上大桥行驶的车辆,也被写成“所有奔驰也像是无中生有”。


公园,是人民大众喜爱的休闲场地,是改善人们生活压力的舒心出处,为何被某诗人写成如丑陋和黑暗之地?有人观察世界的目光变态,就不说了,但不停高喊什么“当代诗歌的美学呼唤”的李少君,却把这种歪曲社会事实,以丑为荣的诗歌“呼唤”到《诗刊》发表。这是何用意?有谁知道李少君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们只知道是谁把李少君带病提拔,但不知他的系列责任有谁去追问。


一剑人间宣传.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