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诗途 >>校园诗歌 >> 诗人应彻:抗拒一绺清梦
详细内容

诗人应彻:抗拒一绺清梦

时间:2019-05-14     作者:应彻   阅读


诗人简介:应彻,1999年10月生,现为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汉语言文学专业2017级本科生。



╜冬日即兴


我仍旧艰难地维持苏醒。整一夜

神采飞扬如壮年指挥家,挥舞空心撬胎棒

抗拒一绺清梦的唐突迫降。西去又复返

的小白鹭与衣橱里的恶客同构,酒壶中

倒不出劳什子上上签,遍野求

善解反不如索性披发化缘。“中庭

宵夜。”我反复揣度这四个字,才记起

此宵夜非彼宵夜,是夜宜多食糟糠

忌滥发物哀。老黄历从钉子上掉下来

砸坏了屡受白蚁之难的松木地板。但迟到的

风水先生并不服气,一口咬定是我的衣橱

摆错了方位,锯断了方圆三十里狗尾草般的

纤细龙脊。正将那些家具磨蹭地挪向

他们各自的阵眼,我忽然看见客厅

空旷,如深冬雨意的中庭站满了

衣冠楚楚的雾状幽灵。我认出卡尔

马克思就站在燕妮·马克思的右边

难以听清他们的对谈,直到他们终于

开始争吵、大打出手,并在喧闹中

升腾,变幻成了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子。




╜ 失信之虎


兼悼孟浪

 

应许的一日。他蹲候在角落哭倒

泛霜天,就会有灰鹊从枯井里浮起来

 

红色国界。请医治他的失明

教他使用长矛吧。寒伧的形而上侯爵

 

触花即死。停止逡巡也是一种宽恕

关于你的短剧就像高帽一样,只是

 

看不见他的脑袋。从沼泽开始找起

找到我们都饿死为止。


吃吃。咬下他的好头颅。

放在小火堆里烤熟,拔下虎须剔牙。





╜ 月出小记


答J

 

你说你是皎洁的你说你是的你是的和城墙

一样和水一样而月色如水水是皎洁的本来

就是这样未央宫的水落下来又升起来你说

你能看到他在天井的那一端而我总是穿着

侍女的锦袍像布偶般投井自戕并被挂在你

收藏的旗杆上有风总能吹响声音就像世道

也一味地凉下去这样我们的热茶就能入腹

这样我们的眼角就能滴出冰来孳生隔年的

夏虫但在这之前我们就死去如云烟在空中

如大雪在空中我床褥发霉不得不苛责物候

生锈可你爱饮热茶吗我还是捎来了淡巴菰

也叫烟草把它点燃就看见它像我们般上扬

像我们般在空中渗透虚幻的郁毒无法组织

逻辑巫术就组织冗长无味的旗语改变一次

就爱上一种新文法但你还是不能够沉下去

我们都不能够沉下去但还在漂着的就只有

浮尸好啦你看啊那些大的过场那些大喜剧

大悲剧和不悲不喜的我们称之为生路并非

因为太安全只是因为无路可走为什么不去

发明一种自动杀鸡机器来减少虚伪文人的

数量并藉此阐发三流诗人对其词汇的统治

地位那黑暗的我们都见过小口径的和太过

腐朽的是啊还能有第二个月亮吗在你屡屡

错过之后在你罹患春盲之后你的手法垮塌

不再完整如同你错综复杂的海上遇难理由




╜ 降雪日急就


从电影院缓步出来,穿过细长马路

一辆车差点撞死我。其实也

不能说是差点,被它撞死的实际上是一只

黑猫。而我差点就是那只猫。想听听我教你

几种祈祷的方法吗,比如呓语如灭绝已久的

海底生物;或是在鼻梁上插一枝

鲜艳蜡烛。随后我们并肩走上岸

甩干湿头发,换上一个更年轻的

脑袋接着走。你看一条条长凳摆在路上

也许可以倒置过来,就像录音带可以

不停倒带,直到把磁带磨断为止。不用脚

走路也得穿鞋子旅行,何况你还是

第一次学会打领带。不,不,也不全是这样

领带和领结总得选一个去拥有,就好像

喀秋莎牡牝皆俱的中央灵魂。再让我们学学

吹喇叭,我可以教你如何坐忘

二十四首随想曲或者柴可夫斯基的

弗兰切斯卡。让我们停下吧

稍事歇息,毕竟我们也并没有开始什么

让我去买瓶农夫山泉因为我已经觉得

很渴,顺便再让我买一束干花因为

天空已经变得很暗。说句实话你送我的

信我怎么也打不开所以也没有读,我已经

试过了拆信刀接下来可能要试试看

金属开瓶器。你要提问了吗

我看见你开了口。没有的话也没关系,反正

我已经决定了要爱到死。动身吧

歇也歇息许久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了要爱到死

正好有雨落在你肩膀上。我说你听见

没有,“有雨落在你肩膀上。”

你摇头,继续走,从剑川路北门一直走到

虹梅南路十字路口,停下来。




╜ 杂诗


A.凋零书


而诸般杂物如同你的锁骨。难以

割舍,唯静脉的甜度绝类鸡尾酒

并不幸通过味觉唤醒他人。磨刀霍霍的

羊羔啊,以及其他可爱之事

将从现代性铁锈中反复溅出。

 

蜃气使我们更轻快。

 

B.赴死书


喜啤酒、喜漱口水、喜

矿泉水、喜各种甜食尤喜软糖。

比核桃难碎一些,仅止于此。

大溪流、新世纪、云梦泽。

春天的瓦雷里要高过月亮了但我们仰望时候依然能够看见他

潦草花押,几近失焦的马

咳嗽、喷嚏、囫囵秽物。

耻于死,也永远对生存羞愧。




╜ 洛神考


1.


凍雲,或不動明王

見山得山。我們笑著拜服

青神話、藍神話、牙線精靈

彼此裹挾像另一個劣等修辭。

那抵足而眠的人

相擁卻不泣的掮客

險死還生,但終究還算活著。

 

2.


確信鷹雀會在午夜起飛

之後遂無事。疲勞或可渡眾生

假笑亦然,在重靄後抖落

八面玲瓏。而竊喜與被竊之喜

畢竟兩碼事,我往深空擲一粒骰子

地底就傳來兩種回音。

 

3.


難道妳是我舊識的蠑螈?確乎

無人能給出更精確的乾燥。

出於現代用餐者的自尊,她不能

將抱怨轉譯為漢語,便自學

英語、法語、世界語、上海話

「我也渴了」,毫無徵兆的滅雲術

傘為雨水旋開十面歧路。

 

4.


贈我以龜殼吧。擬真祥瑞

或者鄉愁造影。總之也不會更

慘澹。「一月中旬,他從耳機線裏

解放自己,並習得一種新的上吊手法。」

其實乾淨的交換並非難事。漱口與

剔牙,有時就和吃藥是一樣的。




╜ 屠龙考


“像最后的固执的叶子被从潮湿的树枝上扯下”

 

内窥镜、无序孔洞、玻璃

匕首、黑心脏。罗衫、猫食盆

四大福音书、盗贼秘宝。伪造

困顿的炼金术士走出一步就

叹息一次。屠戮一群人

或者屠戮其反面,就像把一张素纸

翻转过来那么容易。

 

(And who hath not seen thee oft amid thy store?)

 

白露生在你们的口中窈窕者无垢婴儿自习诈欺术

逶迤高山云上落满鲜活雪目盲山鹰始与物候调笑

大寒波深厚如斯薄命如斯你看见老人们满街的死

的声音以及赤裸睫毛脱落以后就扎根成池边的草

马匪诛我亦难事不见血大抵是更模棱两可的难事

而大地江山又何曾有与我额上伤疤相匹的刀刃来

 

(And 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 ever……)

 

梧桐树作恶,庖丁于

茅房觅知音。崆峒仙人

屡行善事,阉割泥塘里

晕眩的龙子。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