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看看诗坛这对红男绿女的“家国情怀”
详细内容

看看诗坛这对红男绿女的“家国情怀”

时间:2019-05-14     作者:郑正西   阅读


诗坛的李少君(现《诗刊》主编),天天爬上“正人君子”的制高点大呼小叫,所有的“新时代”响亮口号被他喊光了。喊光了好,但是他又写诗骂这个时代;而且,被他一把屎一把屎捧红的女诗人施施然,也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辱骂这个时代。这对红男绿女,莫名其妙!


其实,李少君有一个令人羡幕的家庭。他当年大学毕业后随十万大军闯海南,多少青年美梦破灭,甚至流落街头,纷纷返回家乡。而李少君走运,不但在海南留了下来,还青云直上,当上《天涯》主编,当上海南省文联、作协高官和党组成员。可以这么说,当年十万大军闯海南,李少君是数一数二的成功者。不过,事实摆在那里,这不是靠李少君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奋斗”得来的,而是他去海南不久就找到了老婆,一个不平凡的老婆以及岳父,助了他一臂之力。乃至今日,李少君的老婆在三沙卫视掌大权,不断给李少君搞诗歌活动买单,给他创下一个又一个“政绩”。这样的老婆,这样的家庭,哪个诗人拥有?


施施然也有一个不错的家庭和憨厚、宽容的丈夫。施施然是一个打工者,你看她可以周游世界,而且不带上老公,老公也高兴。这样的老公,几个诗人能拥有?


无论谈“家”,谈“国”,李少君和施施然都应当比别的诗人的“家国情怀”更深厚。这是良心话。令人遗憾的是,恰恰相反。大家知道,李少君和施施然都写了不少的男拉女扯的诗,可是翻箱倒柜去找,李少君没有一首是写给他老婆的,施施然没有一首是写给她老公和她家庭的。他们的情怀,都像“红杏”!


李少君的《流水》摸奶诗,他承认是“出轨”诗,当然不是写老婆。

李少君的《著名的寂寞》,写寂寞想有紅袖相偎。更不是想偎老婆。

李少君的《美女驾临》,写“我”停车在路边等候,一个美人匆匆赶来,美得像公主。请她上了车,开走了。这分明不是“老婆驾临”。

李少君的《老火车之旅》写屁股睡着了,手在梦中乱摸。读不出与老婆有关系。

李少君的《那些曾经相爱过的人现在视同陌路》,写相爱过的甜蜜都忘了,只记得1987年5月16日那夜做爱还刻骨铭心地记得。更不是写老婆。

李少君的《夜晚,一个复杂的机械现象》,写住旅馆的一对情侣夜晩反复房事,就像空调骤停之后又复响一样。这是写老婆吗?


李少君到处演讲说诗歌是“心”学,是“情”学。请问李少君,你的“心”里流出了那么多男女之诗,怎么心中就是老婆缺席呢?


施施然写这类男拉女扯的诗不比李少君逊色。她游日本奈良寺庙,写下“被一个和尚爱近乎”,但“他不说爱你”,只是“心情忽明忽暗”。和尚在念经,游客如云,唯独施施然看到并知道了其中有个和尚“动了心”。多厉害!难道她手机上安装了“情欲测试”软件?


施施然游斯里兰卡丹布勒石窟寺,遇上一群少年和尚。她写了一首《戒律》诗,诗中写道:“少年频频转头,他还不晓得情欲之苦”。言下之意是,整天念经,念经,不懂缠绵,转头走了,不懂女人想男人“情欲之苦”。


施施然游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爱琴海,写了一首《想和你在爱琴海看落日》。这样写的:“是的,就是这样  /  把你的左手搂在我的腰上 / 你知道我愿意将最满意的给你”。这一看就知道不是写家中的老公。老公要你教他怎样下手吗?


无聊啊。李少君还好意思一天到晚在台上喊叫诗歌要写“大我”,要写新时代,要写“家国情怀”。


李少君、施施然没有写一首对自己家庭有情怀的诗,那么,他们对国家的情怀诗有吗?有。


施施然写了《走在民国的街道上》等系列以民国为题材的诗歌,大家是知道的。她诗中的民国:“花香很近,没有愤世嫉俗,只有儿女情长”。


李少君的公开出版诗集《神降临的小站》中的一首《良人》诗,仿佛是施施然的民国同题诗。李少君诗中的民国:“---那是民国的一个初晴天/ 阳光明媚,春光烂漫/ 可以预料明天也准是一个好天气”。


奇怪的是,他俩对现代中国的鄙视和辱骂“情怀”也是“知音”般吻合。


新中国的现实是,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李少君口头上比我们说得多,说得好。可是他在诗歌中为何声音相反呢?


四川媒体华西都市报采访李少君,发了一篇《这个时代想做诗人,得在诗中修行》的报道。记者特别称赞他的《那些无处不在的肯德基餐厅》写得好:


“《那些无处不在的肯德基餐厅》描写了诗人夜半看到一景,那些看上去整齐的城市里,处处都有肯德基店,他倒不是要说美国连锁店之多,而是在诗中描述,那里收留了不少无家可归的人群和少女的寂寞。”


这么说,李少君亲自看到中国无家可归的人无处不在?亲自看到美国肯德基餐厅成了中国穷苦人的收留所?


不止这个。李少君还在《云国》诗中描写现代化的中国一片萧条,连虚度光阴的“烟霞客”也开始焦虑。

    

你看看,这和李少君笔下的鸟语花香的民国情怀相比,今不如昔,差之万里啊!


施施然懒得细说,她直接写出《批判记》,大声怒吼“最好来一次世界大战,最好把他们一个个清算,推翻,像砸日系车一样  全部砸烂”。还有更狠的辱骂。


李少君,施施然,诗坛上这一对红男绿女,他们不是没有“家国情怀”,只是错位了的“情”和“怀”。依我看,二人“病”得不轻。让人纳闷的是,李少君还带着“病”,俨然像个“诗歌大夫”,天天在为诗歌“救死扶伤”。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