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写作是自我的修行丨中国工业文学万里行东北站
详细内容

写作是自我的修行丨中国工业文学万里行东北站

时间:2019-05-18     作者:方五四   阅读



“东北的风真的很大,不仅随时吹乱我的头发,吹跑导游的话,还吹跑了那些总想上天的柳絮以及那些总想留住的往事和辉煌。”这是我在“找寻原动力——中国工业文学万里行东北站”活动开始的第一天发在朋友圈的一句话。如今,活动结束快一周了,东北的大风似乎仍然在吹,吹来的是关于活动过程中的东北方面的反应,以及活动中的点点滴滴。


“找寻原动力——中国工业文学万里行东北站”的缘起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已故作家——生于顺德容桂的草明先生。接过草明先生半个世纪前举起的工业文学大旗,去中国的工业发源地——东北看看,对于我们写作者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和幸福。在东北一周的行程里,令我印象深刻感慨万千的是几位老人。


草明老师的女儿——吴纳嘉老人已年逾八旬,特意从北京赶回来,全程陪同,当我在沈阳酒店门口见到老人时,不太相信她已经年逾八旬,她的身板挺得笔直笔直,说话不急不缓,吐字清晰。虽然用“健步如飞”来形容她走路略显夸张,但是提着大箱子,上下楼梯还固执的不肯让我们帮忙,确实让我们大大惊叹了一番。在谈到草明先生时,既深情又理性,深情是对一位母亲的深情,理性是对一位知名作家几十年的写作道路理性的归纳和总结。


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的写作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总是觉得自己的天赋并不够,不足以写出能够有一点影响力的作品,我常常问自己:“写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影响力不足以改变一点点世界的话,那写这些还有什么用?我所写的难道不都是废话吗?废话难道不都是垃圾吗?我为什么要把大好时光浪费在制造垃圾上面?”我一直找不到答案,所以自暴自弃,在放弃写作的边缘试探。直到那一天拜访九十高龄的东北知名作家李云德时,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李云德老先生是早年草明在鞍钢办文艺创作培训班时的学生,受草明的影响,一生致力于工业文学的写作,上世纪六十年代,其创作的《沸腾的群山》发行达三百多万册,影响了一代人。近些年来,李老由于患有小脑萎缩导致记忆力减退,几乎不记得任何事情,我们一行人拜访他时,他的口齿已经不太清晰,交流都有些困难。但是当拿起他的书时,他指着封面的大字颤颤巍巍又异常清晰的说“李云徳,李云徳就是我。”他翻开书,又找到了“李云徳”,指给我们看,喃喃自语:“李云徳,我,我写的。”


这就是答案。对于草明先生和李云德老先生这样的知名作家而言,写作既改变了某一行业在人们心目中的固有形态,让人们了解不同行业的境况,也影响了一代人的职业选择。但对于更多的普通码字者而言,写作有时候可能确实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甚至影响不了任何人,我们大多数正在写的人的天赋,可能也只是仅仅能记录自己对人生的感悟以及留下生命的印记而已。而生命是如此脆弱而美丽,终有一天,我们会丢下自己,我们忘了自己是谁,但是写作帮助我们记住这曾经来过的足迹,帮助我们记住我是谁。我们都会老去,而文字不老。


北方的春天,风大,柳絮满天飞。蓝天,白云下巨大的几层楼高的炼炉,异常壮观。尽管形色匆匆,然而每个人都有收获,工业文学之风把我们带到东北,东北的春风又即将吹到全国,这样的文学之旅,我们,一直在路上。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