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国外文人 >>综合 >>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看到的中国,居然是猥琐、残酷、贪婪的
详细内容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看到的中国,居然是猥琐、残酷、贪婪的

时间:2019-07-05        阅读

“现代的中国,已不像诗文里的中国,而是像在猥亵、残酷、贪欲的小说中所张扬的那种中国。 那醉心于窑器的小亭、睡莲以及刺绣花鸟之类浅薄欺诈的东方主义, 在西方早已经驱除干净了。 日本也应把那除了文章轨范和 《唐诗选》以外,不足以代表中国的汉学趣味好好地消灭掉。 ”

这是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对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国的印象。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拍了部享誉世界的电影《罗生门》,电影原著就是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作品。鲁迅是我国最早翻译芥川龙之介小说的拓荒者,192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日本小说集》里,鲁迅翻译了芥川龙之介的两个短篇小说:《鼻子》和《罗生门》。今天我们不得不佩服鲁迅当时的眼光。


1921年3月至7月,芥川龙之介以大阪每日新闻社特派员身份来到中国,在中国逗留了120余日,先后游览上海、杭州、苏州、南京、芜湖、汉口、洞庭湖、长沙、开封、洛阳、龙门、北京等地。他回国后,在报纸、杂志等媒体上陆续发表了《上海游记》、《江南游记》、《长江游记》,《北京日记抄》、《杂信一束》等系列文章。1925年11月,以上作品由日本改造社以单行本形式出版,总称《中国游记》。


日本大正时期,文坛流行着一种“中国情趣”。在 《谷崎润一郎与东方主义》 中提到:“所谓‘中国情趣’,是流行于大正时代的、针对中国的一种异国情趣。”他们眼中的中国并不是现实中的中国,而是日本文人凭借汉文典籍而构筑出来的理想的国度。

芥川龙之介同样有着这种“中国情趣”,自幼受到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包括 《西游记》、《水浒传》等等,芥川意象中的中国人是勇敢、智慧、优雅的, 是“杜甫、岳飞、王阳明、诸葛亮一类的人物”。芥川龙之介来中国以后完全颠覆了他以前对中国人特性的幻想。


芥川龙之介踏上中国土地的第一瞥,就被吓坏了: 刚走出码头,几十个黄包车夫一下子就把我们包围了……原本“车夫”这个词留给日本人的印象决不是脏兮兮的,反倒是那种威猛的气势,常给人一种仿佛回到了江户时代的心境、但是中国的车夫,说其不洁本身就毫不夸张,而且放眼望去,无一不长相古怪。他们从前后左右各个方向各自伸着脖子大声地叫喊着,不免令刚上岸的日本妇女感到畏惧。

“这不仅是我对上海的第一瞥,遗憾的是,这同时也是我对中国的第一瞥”, 芥川龙之介的第一瞥就没什么好印象。接下来更难堪的是,芥川看到的是大小便与尿臭。

“阴天下耸立的中国式亭子和泛着病态绿色的水池,以及倾入水池的一条粗实的小便,——这不仅是一幅令人备感忧郁的风景画,同时也是我们老大国辛辣的象征。我对着那个中国人的身影凝视了许久”


在九江,芥川从停泊在浔阳江面的船上,寻找着《琵琶行》里的景致;“却没想到从眼前的船篷里伸出来一个丑陋至极的屁股,而且那只屁股竟然肆无忌惮地悠然地在江上大便。”

在扬州古运河,芥川看到的是,“河面十分狭窄,水色出奇地发黑。……两岸是脏兮兮的白墙,时而是河岸已坍塌的长着的孤寂的原野。无论走到哪里,都看不到杜牧的名诗中‘青山隐隐水迢迢’的情趣……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这条大沟里的臭气。”

芥川龙一介的眼中的中国是肮脏破败混乱不堪,上海的光怪陆离过度欧化芥川是看不上的,到杭州寻找诗情画意,却又发现西湖是一个大大的水田;苏小小墓,也不过是毫无诗意的土馒头;兴致勃勃地乘上了扬州的画舫,眼前的景色却又令他感到大失所望,狭窄的河面,发黑的河水。现实的中国和诗中的中国完全是两个样,芥川的“中国情趣”被击毁了。


芥川龙之介带着中国古典美梦,本想要寻找王阳明、诸葛亮之类的人物,看见的却尽是肮脏粗鲁的黄包车夫, 贪得无厌的卖花老太婆,随处大便的男人,京剧名伶的鼻涕,脏乱差的情况让芥川彻底失望,“像中国这样低级趣味的国家是世界各地都没有的”“什么杜甫、什么岳飞、什么王阳明、什么诸葛亮,却似乎一个都找不出。”

憧憬中国最终被现实摧毁的芥川龙之介,从一个赞美者变成了一个蔑视者,愤愤而言:

“那天晚上,在唐家花园的阳台和西村并排坐在藤椅上时,我异常热心地讲起了现代中国的坏话。现代中国有什么?政治、学问、经济、艺术,难道不是悉数堕落着吗?尤其提到艺术,自嘉庆、道光以来,有一部值得自豪的作品吗?而且,国民不分老幼,都在唱着太平曲。当然,在年轻的国民中,或许多少还能看到一些活力。但事实上,他们的呼声中,尚缺少那种足以传达给全体国民的激昂的热情。我不爱中国,想爱也爱不成。在目睹了这种国民的堕落之后,如果还对中国抱有喜爱之情的话,那要么是一个颓废的感官主义者,要么便是一个浅薄的中国趣味的崇尚者。即便是中国人自己,只要还没有心智昏聩,一定会比我这样的一介游客更加地不堪忍受吧。”


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中对中国描述和批评,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巴金就是最有代表性的。

1935年,巴金在《几段不恭敬的话》中讽刺地说:

对于享过盛名而且被称为“现代日本文坛的鬼才”的芥川氏的作品,我就不能不抱着大的反感了。这位作家有一管犀利的笔和相当的文学修养是实在的。但是此外又有什么呢?就是说除了形式以外他的作品还有什么内容吗?我想拿空虚两个字批评他的全作品,这也不能说是不适当的。在这五百余页的大本芥川集里面,除了一二篇外,不全都是读了后就不要读第二遍的作品吗?

后来巴金说明了该文写作的缘起:“那个时候中国人在日本经常受歧视,我感到不痛快,拿起笔就有气,《几段不恭敬的话》便是为‘泄气’而写的。”


鲁迅一向是支持批判者的,在《灯下漫笔》中写道 :

“赞 颂中国固有文明的人们多了起来,加之以外国人。我常常想, 凡有来到中国的,倘能疾首蹙额而憎恶中国,我敢诚意地奉 献我的感谢,因为他一定是不愿意吃中国人的肉的!……所以倘有外国的谁,到了已有赴宴的资格的现在,而还替我们 谩骂中国现状者,这才是真有良心的真可佩服的人!”

据增田涉回忆,鲁迅曾对他说过:芥川龙之介写的游记中讲了很多中国的坏话,在中国评价很不好。但那是介绍者(翻译者)的作法不当,本来是不该急切地介绍那些东西的。我想让中国的青年更多读芥川的作品,所以打算今后再译一些。鲁迅是希望人们更全面更深刻了解芥川龙之介。

鲁迅是对的,芥川龙之介是个反战作家,文学作品中经常抨击日本侵略中国的大亚细亚主义思想。《中国游记》的最后,芥川 看到仅奉天一处车站就有众多日本人,不禁 感叹“差点儿赞成了‘黄祸论’”;对于日本用来掠 夺和输送中国东北部资源的“南满铁道”,更是直言其 “犹如一条蜈蚣在高粱的根部爬行”。芥川一直批判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扩张行径,专门写《将军》来讽刺日本武士道军神乃木希典。

芥川龙之介既讽刺日本也讽刺中国,对中国而言,主要来自于中国古典的美好想像却在现实中幻灭,落差感太大,所以愤愤不平,自然有很多欠妥之言。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