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男诗人 >> 诗人张执浩:做一个不知羞耻的人
详细内容

诗人张执浩:做一个不知羞耻的人

时间:2019-09-30     作者:张执浩   阅读


张执浩.jpg


诗人张执浩最近诗歌选,张执浩诗人简介:1965年秋生于湖北荆门,1988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曾在武汉音乐学院任教多年,现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汉诗》执行主编。主要作品有诗集《苦于赞美》、《动物之心》、《撞身取暖》、《宽阔》、《欢迎来到岩子河》、《给你看样东西》和《高原上的野花》等,另著有长、中短篇小说集,随笔集多部。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年鉴),曾先后获得过人民文学奖、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诗刊》2016年度陈子昂诗歌奖等多种奖项。


芡实与菱角

 

巨大的木盆漂浮

在更为巨大的水面上

年幼的我坐在水盆中央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陆地

前往芡实和菱角的家乡

巨大的秋阳照耀着平静的水面

我在明晃晃的年纪里就有了

湿漉漉的记忆,这记忆

通往芡实和菱角的家乡

大人们关心水下有什么

而我只对水面上的事物感兴趣

用力划动的木盆左摇右晃

我要去我从没去过的地方

我要采摘那些水中的果实

把它们运回到陆地

把它们的家乡运回到我的家乡


2019-9


光腚之年

 

我的光腚之年可以追溯到

你发来的这张图片中

在不知羞耻的年龄做一个不知羞耻的人

在知耻之后还有浪花积满眼窝

还有河水有去不回仿佛

它们早就明了今日之干涸

源于那一朵朵飞溅的浪花

跳得最高的将跳上河堤

跳得最远的将如此时的我

在远离那条河道的地方

使劲盯着身边的这条河


2019-9


插满烟头的烟缸


亚马逊雨林的大火还在烧

等到火势稍缓

才有机会凑近些看

那些燃烧过后的树木

一根根竖在浑浊的河床上

像上帝吸过的烟头

拥挤在这只水晶烟缸中

天呐,他该有多么苦恼

才会像昨晚的我一样

在黑暗中盯着最微弱的光

为那些从灰烬里脱颖而出的

活物而颤栗,而惊呼


2019-9


湖边的风

 

一生中我吹过三种风——

河风,江风和湖风——它们

依次经过童年的我

青年的我和现在的我

如今我在都司湖畔生活

傍晚去长江南岸散步

偶尔回老家看看岩子河

河风轻柔

江风强劲

湖风细若游丝

我长时间坐在湖边接受

这些丝状物的缠绕,我知道

在你们眼中这种被称为惬意的生活

实际上已经不是生活

沉浸在湖心里的云朵

甚至已经不属于天空

我在垂柳与水杉之间喝茶

我在睡莲和水藻留出的空隙中

看野鸭在湖面上钻进钻出

曾经想象过的风轻云淡

曾经向往过的波澜不惊

都被一一验证,变成了

我起身,皱眉,哭笑不得的

惊诧与满足


2019-9


闪电能模仿什么

 

暴雨来临之前闪电出没

心虚的人躲在窗帘背后

闪电在东,闪电在西

闪电撩开乌云一角随意抓拍

心虚的人在黑暗中不想让闪电看到

但闪电在南,闪电在北

闪电模仿完河流和树枝之后

又模仿了钨丝在灯泡里的颤抖

心虚的人把灯光拧得亮亮的

这明亮的光足以照见

他经过的所有的河道和树木


2019-9


照见

 

在月光下走着

走着,忽然发现

月亮落在了身后

在旷野中

一片清凉的

后脑勺一片灼热

忽高忽低的月亮

忽冷忽热

忽大忽小的天地间

除了你和我

再也没有别的事物

像我们这样沦陷过


2019-9


信条

 

烧鸡要在绿皮火车上吃

才能唤醒相应的味觉

或者在瑟瑟秋风中

抱紧一坛老酒

躲进桥洞独酌

机帆船开过来了

水手要到船头迎风而尿

然后打个寒噤猫回船舱

方桌上放着一只搪瓷碗

碗里装着花生米

他要用搪瓷杯喝酒

醉意中不停地用手指抠

那几个红字:“为人民服务”

越来越亮的月亮

要从背后照耀

江水和煤堆

八百里的路上只有我俩

我上溯的时候

你不要动


2019-9


尺度

 

我父亲喜欢用手指拃量树木

家具、衣服、身高和田畴……

拃过之后他会感觉这双手还有用

他迷信自己的手如同木匠

迷信那一截蘸了墨汁的绳索

弹在木板上的声音是有形状的

我兄弟买了一段软皮尺供我母亲

剪裁衣服用,每到腊月时

缝纫机半夜还在响,可我

整个童年都没有穿过几件新衣服

我兄弟有一支木制大三角板

涂了黄漆,刻度是黑色的

他在摊开的报纸上画几何图

但他从来不相信人能垂直于大地上

后来他当了父亲,他儿子

也不相信这么大的三角板有什么用

他买了一把卷尺闪闪发亮

他丈过自己的庭院,和前途

但很快就缩了回去

而我几乎是双手空空地来到了

没有他们存在的地方

没有土地,树木,没有庭院

我活在被丈量过的生活中

常常随手拿起身边的各种尺子

体味着尺有所长之苦

如果我的父亲现在还活着

他一定能丈量出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他手指成灰之前也许他已经

在心里丈量过了,不然的话

为什么总有人在耳边提醒我:

“不要相信你无法抚摸的生活。”


2019-9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