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观点策论 >>创作谈 >> 作家宋潇凌:从艰难中发现美与友爱
详细内容

作家宋潇凌:从艰难中发现美与友爱

时间:2019-10-05     作者:宋潇凌   阅读


从艰难中发现美与友爱

文 | 宋潇凌


有一年夏天,家里来了位青春美少女米兰。她从新疆沙漠边缘小城阿拉尔来,带来异域的美丽与神秘。阿拉尔有一望无际的沙漠、不死的胡杨、坚韧的红柳,更有一群充满传奇色彩的人们。我对这片陌生的土地充满了探秘的好奇。


少女米兰天真活泼,每天像唱歌一样给我说起很多家乡的故事。她姥爷——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在她紧张备考的某一天,严肃地对她说:孩子,你要好好学习呀——考上好大学,你就有了真本事。姥爷又说:有了真本事,你哪儿都不能去,必须回新疆!我很惊讶,太多的父母希望儿女凭借高考成龙成凤,进入一流大城市,甚至出国深造。竟然有长辈命令孩子必须回到家乡。

少女一番解释,我心中疑虑顿消。原来她姥爷是第一代兵团人,隶属于大名鼎鼎的三五九旅。他刚加入这支部队时还是个十多岁的娃娃兵,在翻越祁连山剿匪时,部队遭遇大风雪,伤亡惨重,他是抓住首长的马尾巴才得以活下来的。后来,作为通信兵的他全程记录了这支部队的光荣历程。所以他热爱并迷恋这片土地,对这片土地有着虔诚的敬畏。在这点上,他是固执的,也是无情的——他对儿子留在上海一度耿耿于怀,甚至差点断绝父子往来。


后来,机缘巧合,我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姥爷。这是一位像胡杨般遒劲顽强的老人,他总是努力挺直佝偻的腰身,走路风风火火。他喜欢时髦,有时候会像导演王家卫一样戴着墨镜装酷。他喜欢和年轻人打乒乓球,你来我往一个小时也不用休息。他还冒充外孙的头像在网上交了很多QQ好友,教导年轻人奋发图强。姥爷还是一位多情之人,喜欢和老眼昏花的妻子手拉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们俩都太老了,一个充当另一个的眼睛,一个充当另一个的耳朵。当妻子住院时,他就陪伴在床侧深情地朗诵爱情诗。对了,他的妻子,就是我在小说中提到的那位女拖拉机手,她驾驶着东方红拖拉机在广阔的田野上驰骋,那英姿飒爽的身影,总是令姥爷无限迷恋。


就是这样的一位姥爷,从不服输的姥爷,有一天,在和年轻人厮杀乒乓球时,突然扔掉球拍,坐在地上号啕大哭,因为他的女拖拉机手已病入膏肓,回天无力。


他是拿过枪打过仗的英雄、孤身闯沙漠的硬汉,是生意失败身无分文的失败者,是陪同身有残疾的女儿做过二十多次大手术的慈父,也是差点跟“叛徒”儿子断绝往来的绝情人,更是在妻子病床前像个孩子一样惊慌失措的丈夫……一段段故事,凝结成这位姥爷的人生截图。这些画面组合在一起,色彩斑斓,浓烈大胆,却也细腻委婉,散发着强劲的生命力。


对,是生命力!在我的理解中,这是一种有尊严的生命状态。它包含很多因素,爱、活力、勇气、智慧、创造力等等,它是内外兼修结出的一树繁花。


于是,我为姥爷和他的家人写下这篇小说《我迷恋人间苦》。经历再多的磨难,生命与生活依然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巨大魅力。这无疑是一个温暖的故事。开篇的惊人意外之后,是重重的反转,最后指向人性之光。

这是我喜欢的调子,在生命苍凉的底色(比如衰老、病痛、死亡等)上,尽量涂抹更多温暖与希望。正如诗人里尔克所说:“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被艰难包裹的人生。对于这个人生,回避是不行的,暗嘲或者堕落也是不行的,学会生活,学会爱,就是要承担这人生中艰难的一切,然后从中寻觅出美和友爱的存在,从一条狭窄的小径上寻找到通往整个世界的道路。”


我想从这位姥爷和他家人艰难的人生中,寻觅出里尔克所说的“美和友爱”的那一部分。



作家简介:宋潇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作家。出版发行长篇小说《单行道》《个别女人》《说吧 你到底要什么》、小说集《笑相逢》《我为谁守身如玉》。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小说月报原创版》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百余篇,有大量作品入选各类年度精选本,共计四百余万字。另有影视作品《吝啬男友》《另类村姑》《西域花开》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