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当代文坛 >>访谈 >> 翻译家刘文飞:托尔斯泰和普希金的优秀作品永不过时
详细内容

翻译家刘文飞:托尔斯泰和普希金的优秀作品永不过时

时间:2019-10-10     作者:新浪   阅读

俄苏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刘文飞和来参加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第三届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的很多外国友人都是朋友,在他看来,来到中国参加文学活动的很多外国作家都对中国有了越来越深入的理解。除了高楼大厦和崭新机场带来的视觉奇观以外,几番交谈下来,他们发现自己“对中国诗歌的了解远远不如中国诗人对外国诗歌的了解”,这种鲜明的感受让外国作家的心态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在10月7日-12日于四川泸州举行的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第三届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期间,刘文飞接受记者采访,就当代俄罗斯文学的发展状况谈了自己的看法。


  记者:本次国际诗酒文化大会邀请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友人,您也和其中的不少诗人、作家熟识,他们来到中国都有什么样的感受?


  刘文飞:泸州和中国所有的城市一样,都在日新月异地发展,去年我们来时机场还没有完全开通,今年已经可以直飞。的确,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际化文学活动正在举办,越来越多的外国作家、诗人都抱着友好交流的心态来到中国。可以说,每一个外国作家来到中国后,对中国的情感都在不断加深,可能有人来之前对中国还不太了解,甚至有些偏见,但来之后一定都有着新的感受和体会。


  我们常常听到外国人赞美中国崭新的机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以及各种各样的美酒美食等等,但其实他们在赞美我们物质方面的强大的同时,更看到了我们在文化方面的兴旺。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只有外国人来到中国切身体验才能真正感受得到。和中国诗人交流,外国诗人们都会发现,他们对中国诗歌的了解远远不如中国诗人对外国诗歌的了解,这种鲜明的感受都会让外国作家的心态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记者:中国文学源远流长,其中诗和酒构成了特殊的关系,从古至今善饮的文人雅客无数,您怎么看待文学与酒之间的关系?


  刘文飞:对酒当歌、斗酒百篇、把酒问月……中国传统诗歌文化中,酒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这一点毫无疑问。在西方历史上情况也差不多,迪奥尼索斯精神即酒神精神被认为是艺术的本源。但是近代以来,酒在中西方文化中的地位就有了区别,如果说在中国文学中酒还一直归于正面因素的话,那么西方文学尤其是俄国文学中以饮酒为代表的非理性精神,正在遭到排斥。俄国人认为,这种酒造成的非理性是应该被人类克服的东西,所以在俄国酒往往跟恶魔联系在一起。


  记者:多年来您一直致力于俄苏文学研究,在您看来当下俄罗斯文学创作有什么总体性?


  刘文飞:苏联解体之后的三十年来,俄罗斯文学的变化很大。具体表现在四个方面。首先,解体之初的俄国文学以现代文学为主体,但近年来又出现了现实主义回归的风潮;其次,和其他国家相比,俄罗斯文学的严肃文学和大众文学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张力,两种类型相互排斥、相互借鉴,诞生了“第三种文学”;再次,女性文学的兴起是俄罗斯当代文学的新动向。十九世纪辉煌的俄国文学基本上是男性作家创造的,在白银时代有着一批优秀的女性写作者,但她们的创作往往仅在诗歌方面,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在当下的俄罗斯,认真写作的女性作家比男性作家还要多;最后,俄罗斯的文学意识形态也在不断转变,苏联解体之初,俄国文学放弃了特别死板的意识形态,变成了非传统意识形态的文学,但近十年来,俄国文学中的宗教情怀再次占领上风,出现了一大批诉诸人类信仰问题的作品,在形式上回归了现实主义之后,一种新的以东正教为代表的宗教意识也在出现。


  记者:托尔斯泰、普希金等文学巨匠目前对俄罗斯年轻人的影响依然很大吗?


  刘文飞:非常大。我在美国、英国、俄罗斯都呆过,但我发现俄罗斯的情况和其他国家都不太一样。我不敢保证俄罗斯的年轻人一定比其他国家的青少年读文学作品多,但俄罗斯青年人对文学家的尊重和爱好,远远超过任何一个国家。


  托尔斯泰在俄罗斯社会不是作为一个作家存在的,而是作为一个神存在的。普希金也一样,到处都有普希金的纪念本,受到人们极高的尊敬,这些历史上的文学巨匠是俄国人心目中的神灵,更多地代表着一种文学精神,而不是简单的已经逝去的某些作家。在俄罗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公开说自己不喜欢普希金或者托尔斯泰,他们在俄罗斯是被崇拜、被敬畏的对象。


  记者: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作家受到俄苏文学影响很大,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改变,青年一代写作者更钟情于欧美、拉美的作家作品,您认为在未来中国文学是否还会受到俄罗斯文学的滋养?


  刘文飞: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的一流作家们提起托尔斯泰、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都赞不绝口,事实上这些杰出的俄国文学家也永远不会过时。普通读者往往跟随文学潮流,但一阵浪花闪过之后,真正禁得起不断反复细读的还是经典作品与伟大作家。年青一代作家的文学趣味和上一代有所不同很正常,在近代以来的各国文学史上我们都能发现,每过二十五年左右,就会产生新的一代文学人,和上一代人呈现出不同的美学风貌。但值得注意的是,对欧美文学的注目有时在一定程度上是出自对西方的向往,本身带有非文学因素。俄苏文学传统中对思想力量的关注,对人类终极观念的理解和世界文学大家精神相通,莎士比亚、歌德、卡夫卡也同样关注这些问题。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