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诗歌阅读 >> 诗人熊曼:山中时光(诗歌外三首)
详细内容

诗人熊曼:山中时光(诗歌外三首)

时间:2019-10-25     作者:熊曼   阅读


熊曼.jpg


诗人简介熊曼,1986年生于湖北蕲春,现居武汉。有诗歌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长江文艺》和《星星》诗刊等,作品曾入选多种选本。2018年参加诗刊社第34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少女和理发师》。


山中时光


微信朋友圈越来越嘈杂,而博客越来越寂静了,很好。博客就作为一个资料库存在吧,不需要围观。


2019年10月5日,我们娘儿俩去爬浠水三角山。包车去百余里外的三角山,车费往返花费三百,门票吃饭花费一百多,爬一趟山花费四百多。 嗯,在我妈眼里,这就是典型的吃饱了没事干。但我不觉得可惜。


在老家呆了几天,无忧无虑,吃得好,睡得香。平时在武汉都是11点半以后睡,失眠也是常事。但在老家却能沾枕头即困,然后一夜酣睡至天亮,太神奇了。


我想了想大概是因为:一是离土地近,从二楼推窗望出去,外面是广袤的稻田,菜地,连绵的远山,空气中有一种清冷氤氲的独属于田野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二是因为爹妈在身边,心里安定。


唯一的不好就是感觉农村太寂静了,是那种与世无争的寂静,一种自生自灭的寂静。我扪心自问:你受得了这种寂静吗?答案是,受不了,我只能回来待几天,当作度假和对城市生活的短暂逃离。


这里土地广袤而清冷,昼夜更替,四季分明。但一天和一年没什么区别。只有老人和厌世者能够忍受这种单调,只有孩子能够不被这种单调影响,并从细微的事物中发现别样的乐趣。


夜里八点以后镇上一片漆黑,人们早早的上床睡了,第二天再早早的起来,开始新一天的劳作。人在这种环境里,不能不被裹挟着,熄灭欲望,接受日子的寂静,与一棵树一棵草没啥区别。但人要活着,要吃饭,要繁衍,要融入环境,行事做派要符合规则,日子还不能过得太差,否则会被人看不起。


人们一刻不停的劳作,只是为了看起来过得还不错。他们不和外面的人们比,只和身边的熟人比。


人们聚拢在一起谈论的大多是房子车子,谁家的孩子出息,谁家的孩子顽劣,谁家的媳妇去外面打工跟野男人跑了,扔下孩子不管......


在高度物化的今天,无论是生活在城市的人还是农村的人都没法幸免被物化的命运。但人们谈论的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事情大家不关心。


愿他们能够团聚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

饱受丈夫冷落的女人

月子期间口渴难耐

她舀了一瓢凉水喝不久死去

留下一个瘦弱男孩

男孩很快有了后母

后母给他生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他被迫迅速长大

但偶尔会感到愤怒

他试着反对一切世俗真理

直到世俗彻底绕开他

他活着但不再有好果子吃

终于他感到受够了

选择在一个冬日离去

我想他应该去见见他的生母

问问他的未解之谜

他们应该拥抱,哭泣,原谅彼此

两个苦命之人

我愿他们能够团聚

在未知之地

将不曾得到的爱相互拾起


它的花期很短


一生中的某些年

一年中的某些天

一天中的某一刻

我会站到那棵树下

喏,就是那棵正在开花的桂树

它的花朵密密匝匝的

看得出来

它在加速透支着自己

它的花期很短

应该值得被谁珍惜

每天我从树下经过

有时会停下脚步

嗅嗅它的香气

有时我在树下吃一只苹果

平时五分钟能吃完

这时需要十分钟

更早以前我在树下接听电话

听筒里的声音

带着远方的晴朗和吱吱的电流

进入我的耳膜

让我的脸颊有点发烫

我的影子在身后甩来甩去

像一条芬芳而无奈的尾巴


意料之中的事


小乌龟在清晨死去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春天时人们从外面带回它

有时喂它清水,饭粒和虾肉

有时什么也不喂

当它被遗忘时

约等于一团静物

默默承受着作为玩偶的命运

直到秋天来临

直到它死去

两只前爪依然保持着向上攀爬的姿势

那永不屈服的姿势

它被人从水中捞出

留下一只玻璃缸在桌面上

空空的玻璃缸

从前生活过水仙,金鱼和乌龟

如今盛满

椭圆形的空气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