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梅依然:我用肉体与灵魂合唱
详细内容

诗人梅依然:我用肉体与灵魂合唱

时间:2019-11-05     作者:梅依然   阅读


梅依然2.jpg

诗人梅依然


诗人简介:梅依然,四川遂宁蓬溪人,现居重庆。于2003年底开始诗歌创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女人的声音》《女人书》《蜜蜂的秘密生活》等。曾获《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现代青年》年度最佳青年诗人等奖,入选重庆市首批“巴渝新秀”青年文艺人才。信奉:用心灵的深邃来保证自己的与众不同与自给自足。——玛丽娜·茨维塔耶娃 主张诗歌写作就是“个人表达”。


梅依然3.jpg

诗人梅依然

梅依然.jpeg

诗人梅依然


蜜蜂的秘密生活(组诗)


1、无垠

 

悄无声息

我们把自己从一个房间搬到另一个房间

以完全的姿势

我们侵占了彼此的嘴唇、乳房

钟表仿佛一颗蜥蜴的心脏在房子中跳动

——我们是彼此唯一确定的目标

 

我多么熟悉这样的时光:

自然黯淡的时刻

我们的身体

在明暗的交界处重合

——阴暗的一面一定要被反映

另外的部分会被涂上一层柠檬的光泽

 

“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一起

做着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事情”

——为了下一个丰盈的季节

我们反对自我的悲悯

反对盲目的支出

反对一切无用与无力之物

 

“炽热的心与冰冷的窗台上的雨伞的相逢……”

我们并不擅长爱的语言

一个矿工举着钻头探测

“生命的终极之处是什么……”

——我们的田野荒芜

正等待被处理

 

2、辩解

 

通过一根管道

你向我输送一些日常的

必需品

一般情况下

这是被允许的

 

有时候,则是需要忍耐

——我们必须要去学会理解

比如理解:

一种球状物的孤独

——“丧失与平衡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平面”

 

如何分辨你与我存在的体系

如何看待

历史在某一页停顿

然后转入另一个页码的事实

 

当你再次穿过我的身体

如果我还能够保持一种理性

我以为会读到下面这部分内容:

坚强与软弱

荒凉和慰藉

 

3、爱的标记

 

时间拥有一双魔术师的手

依次开启我肉体的空房间:

年轻、甜蜜、欢愉、孤独、痛苦、绝望、衰老……

每一个都贴上了标记

主题鲜明:“你是——我的”

 

无论是

我和你的故事

还是你和我的故事

都是以并列的方式进行:

两条线索明朗而又隐秘

 

我们如此矛盾着。关键——

“我”自始至终强调的都是一种自我批判的态度

“你”却代表经常性的警告:

爱情如同一只新生的羔羊

随时企图离开“我们” 这座草场


4、困惑

 

我们经常性专注于一件事情:

试图从中获得

更多——

我们学习遗忘术

学习能量代换的方法

 

一部关于中国式婚姻的电影

一大袋日常喜爱的食品

一本女人喜欢翻阅的杂志

它们从不同的角度

反映了我们的现状和观点

 

“你是我的全部”

“我是你的”

这是恋爱场景中

设置的蜜语

并不适用于我们平常的生活

 

会有什么能够

让我们的精神独立于肉体之外而存活?

或是我们的肉体只是一座空城?

我们的痛苦

在彼此的身体轻轻飞盈

 

5、空白

 

午夜

我是否能够带着未成型的计划

驾车驶离小镇?

 

风已从山谷中撤退

明晃晃的车灯可以反映出一条

道路的晦暗不明

 

固定的线路

一开始便已设定

在一座婚姻的房子中

 

我们始终是缺少技艺的园丁

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

而根源,正来自于我们对爱的渴望

 

如何学会控制自我的欲望

如何绕过绝望的雷区

而痛苦,多么适合于治疗

 

啊,我的思想停滞——

“我想……”

我已向我的时代透支过多


6、边缘

 

深蓝色的海水

翻腾不安

我们难以成眠

 

月亮的面孔

像一块大奶酪

飘浮于夜晚的窗台

 

不谈政治

不谈经济

也不谈婚姻生活

 

我们无法明白:

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之间的这种

对立的姿势是如何形成?

 

这危险的行为

不在我们的控制

范围

 

月亮来了,又离开

独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我们获得永久的孤独


7、体验

 

除了天生敏锐

如一头母狗的能力

我不再依赖别的事物

 

我喜欢你的气味

是一种四月里野兽的气味

在我的空房间铺展

 

飞翔,上升,气流的挤压、喘息

然后坠落——

这便是我得到快感的整个过程

 

8、方式

 

你是我的幸福

奔跑如一头金钱豹

我善于修辞:

时间——就是一个充血的实物

在突然之间的松软

 

忽略长长的购物单上

“我”的站立

没有其他的方法

我们不计次数地免费使用了彼此的生活

——如此概括了我们卑微的一生

 

9、辩证法

 

如果

乳房只是作为一个“个性”的符号

悬挂在我的胸前

那么

原野上奔跑的孩子

穿过树木的阳光

天空一闪而过的白色的鸟

以及我们正亲吻呼吸的嘴巴

都将是一道伤口

——我们制造如此众多的伤口

并冠名为“绝望”

 

10、形而上学

 

世界是圆形的

我感觉到

我的浑圆与你的

壮硕

传递某种特别的信息

 

星空下

我们睡在一张黑色的地毯上

万物之间

我保持着我的神秘性

你维护你的秩序

 

当我完全容纳了你——

就像一个好客的主人

接待了一个不请而来的客人

面对痛苦

我们总是自成一体



我湿润的嘴唇,请你品尝

梅依然


进入一首诗的内部


当夜晚降临

我感觉到自己的内心

在某个地方停留

花坛中,一条蚯蚓借着雨水的力量

钻出泥土

它穿过石头的裂缝, 偶尔驻足凝望

毫不在意前方是否有危险存在

——爬行或者凝望

随后,消失在一丛兰草下

不留下一丝痕迹

我感觉到

时间在我的血管中流淌

时缓,时急

甚至,我听得到它们的声音

汇入了一条河流

我享受这样的时刻

——我仿佛只在此活着:

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不知道下一刻自己要做什么

坦然接受,并任它悄然消失


童话人物


我对你诉说:

我的方法多么拙劣

总是纠缠于女人与女人的事物之中

“这个世界严酷,充满斗争……”

为此,我为自己努力

塑造一个“超人”的形象

她喜欢童话

经常做着白雪公主的梦

梦见——

自己是如何地被继母迫害

自己又是如何地战胜自我的恐惧

与这个世界做斗争

“她聪明、美丽

有一双纯澈明亮的眼睛……”

诉说到这里,我无法继续

不管我们曾经做了什么

生活总是超出我们日常的预想

不容我们后悔


无垠


悄无声息

我们把自己从一个房间搬到另一个房间

以完全的姿势

我们侵占了彼此的嘴唇、乳房

钟表仿佛一颗蜥蜴的心脏在房子中跳动

——我们是彼此唯一确定的目标

我多么熟悉这样的时光:

自然黯淡的时刻

我们的身体

在明暗的交界处重合

——阴暗的一面一定要被反映

另外的部分会被涂上一层柠檬的光泽

“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一起

做着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事情”

——为了下一个丰盈的季节

我们反对自我的悲悯

反对盲目的支出

反对一切无用与无力之物

“炽热的心与冰冷的窗台上的雨伞的相逢……”

我们并不擅长爱的语言

一个矿工举着钻头探测

“生命的终极之处是什么……”

——我们的田野荒芜

正等待被处理


生活


如果我们触及了一个灾难

一场饥饿

那么意味着:

一个故事的开头

——中间省略

……,并非不关键

最重要的是结尾:如同一个女人肩头的披肩

只暴露了部分内容——

她们诞生,她们死亡

——无人干预

这就是我们另一半的

生活:渴望而不可及


唯一性


对于我们

时间正在死亡

太阳抛出无数条线索

你想抓住哪一个

我的乳房在你的手中

被捂得发烫——这是婚姻最初的模式?

母亲建筑了一座迷宫

我是她生命的一台关键设备

“我是谁”

“我为何而来”

生活是一个大设计师

将我们齐整整的摆放在家庭的位置

父亲和母亲

妻子、丈夫和女儿

这个世界多么具有喜剧性

我们如此而活

却不知自己最终将会汇入哪一条河流


辩解


通过一根管道

你向我输送一些日常的

必需品

一般情况下

这是被允许的

有时候,则是需要忍耐

——我们必须要去学会理解

比如理解:

一种球状物的孤独

——“丧失与平衡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平面”

如何分辨你与我存在的体系

如何看待

历史在某一页停顿

然后

转入另一个页码的事实

当你再次穿过我的身体

如果我还能够保持一种理性

我以为会读到下面这部分内容:

坚强与软弱

荒凉和慰藉


方式


你是我的幸福

奔跑如一头金钱豹

我善于修辞:

时间——就是一个充血的实物

在突然之间的松软

忽略长长的购物单上

“我”的站立

没有其他的方法

我们不计次数地免费使用了彼此的生活

——如此概括了我们卑微的一生


辩证法


如果

乳房只是作为一个具有“个性”的符号

悬挂在我的胸前

那么

原野上奔跑的孩子

穿过树木的阳光

天空一闪而过的白色的鸟

以及我们正亲吻呼吸的嘴巴

都将是一道伤口

——我们制造如此众多的伤口

并冠名为“绝望”


永恒的艺术


一块铺满褐色石头和草叶的土地

方格的木栅栏

也门铁、蔷薇伸展着枝叶

明亮的光线穿过楠木的阴影

停驻在藤椅、吊床、遮阳伞以及长条桌上

我们把自己摊开

——一张哥特式的画布

仿佛一切都崭新如初

且充满善意

我感觉到自己

好像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

时光,惯于使用

一个艺术家的手法:

让我们一起分享这午后的阳光、风鸣

和美味的食物

但我们依然能够清楚地区分:

“我是谁”

“你将到何处去”

万物美好

如果你从没有来过

在这充满栀子花香的空气中

怎样留下我湿润的嘴唇

请你品尝


-end-


致:第一读者


窗孔,及窗孔内的生活

黄桷树上,鸟鸣声像雨滴落

穿过静默无声的

台阶——朝圣者的台阶

这条道路虔诚而悲悯

仿佛没有尽头

万物——有灵

万物——有序

我用自己的肉体

与灵魂合唱

赞美着这个世界——

我也对着她倾诉

诉说很多有用和无用的话

这个世界呀

一直期待读者的出现

如同我的需要一样,真实

而迫切。

读者存在吗

聆听者呢

其实:我们也并不缺少读者

其实:从出生到死亡

我们一直是

自己的,自己的

第一个读者

也是最忠实的那个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