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男诗人 >> 诗人蒋志武:大部分事物都无迹可寻
详细内容

诗人蒋志武:大部分事物都无迹可寻

时间:2019-11-08     作者:蒋志武   阅读


蒋志武.jpg


诗人简介:蒋志武,男,湖南冷水江市人,80后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有诗歌刊发于《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钟山》《天涯》《山花》《芙蓉》《大家》《清明》《飞天》《西部》等多种期刊。入选《扬子江评论》2018年度文学排行榜及多个诗歌选本。曾获《鹿鸣》年度诗歌奖,深圳青年文学奖,广东有为文学奖等多种奖项,2016年参加江苏作协《钟山》第三届全国青年作家笔会,出版诗集《万物皆有秘密的背影》等三部。


色彩的钟表(组诗)

蒋志武


夏天来了


正午,晾在阳台的衣服

被风高高翻起,当你午睡时

记忆的火花

生存在何处?

 

夏天了,冰在太阳下破碎

离建筑物不远的空地

蜗牛在那里游历了整个下午

它的地域是宽广的

 

未出生的孩子

隔着肚皮倾听外部世界

一个被对方包围的游戏

让生活有了假想敌,蝴蝶的嗓音

细听,如咆哮,来自于内部的声音

永远迷人,汹涌

夏天来了

 

色彩的钟表

 

太阳的边境是月亮,继续爱

要回到生活的原位抚摸

许多身体的隐痛

被我强压下去,盛水的杯子

在桌子上放置了很久,没有人依赖它

夜晚,大地静音

大部分事物都无迹可寻

 

纪念一座防城或空椅

可以省略隐喻,生和死都没有时间

真正能感觉到速度的是

思考、生病,告别

渡轮上挤满了去对面的人

而你在其中被挤压得

喘不过气来

 

用尺子量一颗心

雷霆在深深的青草丛里偷偷

埋下爆发前奏的嗓音

我们在黑夜中仰望自己

色彩的钟表

 

虚无与艺术

 

虚无与艺术,母亲之河

在亲情面前深不可测,夜加深了孤独

从痛苦到一本书

需要很多人的眼泪,星星也有

自己的屠宰场,而天堂是一根舌头

 

闪电喂养了今夜的石头,谁拥有完整的时间

就有资格拥抱死亡

我们在落日的余晖中寻觅旧日气息

高于晚霞的地方,有人哭泣

也有人接纳新事物

 

深夜,幼虫在灯光下进食

没有杀戮之日

所有的沉默都活着,所有的喧嚣

都为死亡祭奠

 

深秋的山野

 

深秋的山野

对谁说话都是荒芜的

我怀念培育青草的那一小撮泥土

和一缕缕温暖的阳光

 

这些年,出入时间的盛宴和旷野

在青年为梦寻找归宿

又要在不久的中年去寻找身体的药方

那摆放在岁月之中

敞亮的欲场,使我忘记了危险

 

停下来,在深秋的山野

看深埋地下的根须,保持着镇静

往往暴露于众目睽睽的东西

背后都有两个相互取暖的影子

 

四朵桃花

 

四朵桃花在一个枝头上,紧挨着

褐红色,看上去十分轻柔

蜜蜂在花蕊中滚动,它将全身的针

扎在了这里,在桃树下,我有红色的欲望

并将身体慢慢缩紧

 

红色,就是我灵魂的色彩

在春天的新生事物中,时间喷发出来的火焰

正撞击着蔓藤爬升的围墙

而真正的诗人都是一朵桃花

在春天造梦,日夜兼程赶往果实的肉身

 

我爱一切幽暗,也爱绚丽的外表

当四朵桃花同时开放

就会有四个梦带着土地的青铜

演奏,并穿过富有弹性的地面找到它们

深埋于地下的栅栏


春天的玻璃


越擦越干净的是人心

春天的玻璃不需过多的清洗

它们已在冬天的寒冷中

练就了不死之身,透过玻璃

我反复观察一只鸟

它那具有天空气质的眼睛

瞳孔放大到了极限

 

在春天,在一块玻璃板上

俯瞰脚下的空洞和凌厉的山峰

那些肆意向上生长的树木,石头

以及一些不安的虫草

它们相信阶梯,也相信自己

 

在一块破碎的玻璃旁边

春天和我都显得黯淡无光

它们勇敢无畏地摔碎自己

最后,让死亡抱紧了更为锋利的刀口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