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男诗人 >> 安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人罗亮
详细内容

安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人罗亮

时间:2019-11-08     作者:罗亮   阅读


罗亮.jpg


诗人简介:罗亮,六十年代末生人,居合肥。先后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工学士、MBA;高级国际商务师;安徽省诗歌学会副会长,诗或对其诗歌评介散见于《名作欣赏》、《诗刊》、《诗歌月刊》等刊。著有诗集《密室喧哗》。


.1

夜晚


夜晚,一切都熟睡了

只有针睁着一只眼,插在它如麻的往事里


而红木家具,贯耳瓷瓶熟睡了

有着富裕的安逸

有人来回走动

拖着忧悒的狐狸的尾巴和阴影


有人在窗口吞食白色药片,有人了望大海

这是个分裂的季节


可以好,这么好;也可以

坏,且

很坏


.2

征途


象征的东西是多余的,对我来讲

它们或过于直接,或来得太慢


比如舞台上的马

哭泣的袖子


生活中我们来到村头


当我出征,你好心送来净水

一根百里香的树枝


但我轻轻,出于礼貌,出于客气,出于过去我们

使用过“留恋”和“泪花”这些词汇


说:“谢谢!”


.3

复议


在董事会室,水神留了下来

他递给我一张涂鸦,他三岁女儿的,说:“这个您看看,她三岁了。”


“很好。”我说,“请鼓风三级。”

关于公司蓝图

多年来令我忧思,殚精竭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

我们向何处去


感谢水神,感谢水神三岁的幼女

她用一只胖胖的熊指点了迷津


她是群英会的一员,扎上辫子,可以坐上我们这帮峨冠高戴的人群之主席


.4

根雕式发问


我不是为了听音乐才成为盲人的

扶着门框,按着墙

我喜欢一种依托


青年有青年的梦想,老者

蓄须;我是经过四边形,三角形,妥协的圆(叫椭圆)

和体外的斧头的


有人发觉赤足上的玻璃

在幻想处疼痛


但他错了,我也耳聋

去年冬天失去通感的能力


我十分想出走

但春天来了,我万分被动


.5

游子心


在一个很小的范围,我慷慨陈词,吐出内心之言

大街上车水马龙,太阳火辣

照在淝河两岸


人人都拥有一只虚胖的气球,橙色的;捉着它

向前滚动


越来越大,越来越耀眼;越来越使我们的腮帮肿胀

但泡沫论者

告诉我们


不要过于激动

不要急于彼此交换心爱之物

保持到终点者,获胜


.6

随笔


他变得越来越轻,体重上

蹲着一只小鸟

对着灯光织锦


活着,就是完成这魔术:


从黑色礼帽中变出灰鸽子,一共三只,连续出现

有些词是名词,可以华丽物修饰,也可直接露出胸部


有些词是动词,在黑暗处抽烟

发出轻微的叹息和沉闷的呼吸声


他走之前

一个女人拂动裙裾


那鸟飞之前,未掉过一片羽毛


.7

纯白


晚上,他唤她娘子,自称末将,他喜欢这样

戴着高帽子,铜盔,穿越时光隧道

白天,他在市场购物,突然想起这个故事

一个很美的故事,所以他想演下去

他用了假肢,唤来蝴蝶;跳着穿过商场的走廊

他要做完一些往事再回来

他要回来的时候,能屏住呼吸

像往常一样,拎着塑料袋,无所事事;大白天,阳光照着第二家超市


.8

瞬间III


在春天,西红柿和一二两红酒。

但我又想到鲲鹏,东海,一小团乱麻

隐私,阴影;同父异母的三姐妹;一根快要断的钢丝

和失去作用的屠龙之术


人们逼我说出来的话,我说了

人们逼我做出来的活,我做了

(他们又是一对同父异母的鲁莽兄弟)


我又不以为蠢

蠢是现在的特征


正如春,柿红,酒被斤两约束,梦见鲲鹏和东海


.9

歌唱


次面的鸟,无法看及正面

无法

与众人调侃;把微笑笑到深入。在阁台的高层

雌性的风的

安静的

吹拂下

流出月白色的眼泪


非珠非玉

非盐非雨

――不古书


就在那儿,月白色的亭子,背面,身侧,手旁,道左,光亮后,副官之席


.10

920日记



当有些事情发生,词语是那样无力

坚硬的,柔软的;重的,轻的

生的,死的――他们犯忌了!

仿佛马是纸马,鹰是绢扎

时间是一瘫积液

蚂蚁也无力顶起昨日暗藏过的食物


刻意的发明是多么多余

他们流露出的表情是多么幼稚


当有些事情发生,一个诗人发现

大半时间里的他是羞耻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