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草根文学 >>综合 >> 网红宿管作家汤杏芬 六年写六部小说
详细内容

网红宿管作家汤杏芬 六年写六部小说

时间:2019-11-21     作者:侯婧婧 丨 南方都市报   阅读


网红“宿管作家”汤杏芬:

六年写六部小说 高校开讲写作课

侯婧婧


近日,给大学生开写作课的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简称杭电)宿管汤杏芬登上微博热搜,还被《人民日报》微信转发点赞:“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在一段由校方推送的视频中,她身着墨绿色旗袍,向杭电的同学们分享写作经历和体会,言语平白却不乏见地,迅速折服一众网友。


今年50岁的“汤阿姨”,服务着4栋研究生公寓的2000多名学生,在校园中以“好心肠”和“辣手段”出名。在本职工作之外,她以“长姐似母”为笔名,6年间发表了6部共200多万字的中长篇小说,去年被吸收为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


汤杏芬说,学校团委今年组织开设的“写作与沟通”选修课是以系列讲座的形式,分享者有多位,自己受邀主讲了11月7日的一堂课,“很感谢学校的雅量‘不拘一格降人才’,让我圆了一次教师梦。”


汤杏芬感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到了今天。她的前半生堪称跌宕,数次面临着“推倒重来”:出身农村,书只读到小学五年级,曾在老家务农为业;结婚后先是与丈夫开夫妻店,而后又独力撑起了一家面馆;机缘巧合之下,她进入高校宿管中心,成了个“孩子王”……没想到,她会因为写作这个业余爱好得到这么多肯定。


回顾来时路,她说:“没有什么比人的适应能力更强大,只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无论哪种角色,都可以演绎好的。”


自学成才


1969年,汤杏芬出生在杭州市余杭区的一个小山村,是家中长女,下有两个妹妹。这正是她笔名的由来。她认为“长姐似母”是一种风范,也是一种责任。


因为家贫,读完五年制小学,汤杏芬就辍学了,替多病的父亲和辛苦操劳的母亲分担农活。读书时,她的语文成绩最突出,务农之后,依然留下了读书、写作的爱好。


汤杏芬说:“我很小的时候就会编故事,很多人都说我讲的话让他们听不懂、没有听的欲望。既然如此,那我就跟自己说话,把心里的事全都通过日记,用文字描述出来。”


孤独的青少年时期,汤杏芬爱好上了文学,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还因此留下过许多“奇人轶事”。比如小学四年级的暑假,她父亲的一位朋友来做客,留下一本繁体竖排的《七侠五义》,汤杏芬竟躲在房间里读完了。后来,她又迷上了《收获》杂志。她特别喜欢那些中长篇:“就觉得,看起来真舒服啊!”


读得多了,她也开始从中“取经”。最初是在日记中、以杂文的形式记录生活,后来“倾诉得不够过瘾”,便试水了小小说、短篇小说,接着是中篇和长篇,越来越接近专业的文学创作模式。


笔耕不辍


在漫长的时间里,写作甚至不算是汤杏芬的“副业”,而是她的业余消遣。


婚后,她与丈夫迁居杭州临平,开了一家夫妻店。待孩子上高中之后,喜欢研究美食的汤杏芬决定自己另开一家面馆。


不过,汤杏芬并没有放弃写作,只是写作工具从日记本变成了电脑,从单机进化为互联网。2008年,她在杭州本土网络社区“19楼”开通了个人博客,存放随笔散文,由此正式进入“网络写作”阶段。笔名“长姐似母”,江湖人称“长姐”。


写着写着,她的个人博客逐渐从无人问津攀升到了全站点击量前20,拥有了大批蹲守“催更”的粉丝,也因此结识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文字爱好者——她称之为“文友”。


几年前,“19楼”决定关闭博客功能,汤杏芬深感可惜。好在,这群文友并没走散,她们的线上群聊活跃至今,有时也在线下小聚,聊写作聊生活。


之后,汤杏芬入驻了“红袖添香”等文学网站。最终,她又回到了“19楼”旗下的“九阅小说”,发布了《浮萍本无根》、《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是傻瓜》等连载作品,涉及都市、婚恋等类型,最长的一部有191章。


登堂入室


2015年9月,“长姐”又有了一个新身份。她进入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成为一名宿管。


起因是丈夫觉得做餐饮实在辛苦,不想让她独力撑持下去。恰好,一个文友问她,要不要到杭电当宿管?汤杏芬原本怀揣着教师梦。可转念一想,当宿管同样是“守着孩子过”,应该也很开心。


就这样,她“占楼为王”——孩子王,被称作“汤阿姨”。日常交际圈变成了高校学子,汤杏芬又开始重新琢磨相处之道。她发现,95后大学生有一套独特的思维方式,与其严加管束,不若巧意引导。比如用诙谐的留言进行劝喻,常能事半功倍。


在学校里,同学们普遍欢迎这位“麻辣宿管”,愿意对她交付信赖。生活境遇的变迁,也影响到了汤杏芬的写作主题。2018年,她完成了一部《宿管阿姨和楼里的娃》,有十几万字。


不知是谁先发现了,学校宿管当中竟然隐藏着一位“文学扫地僧”,报料给了当地媒体。杭电不少教师开始传阅她的文字。该校社会学教授王国枫说:“第一次读她的小说《浮萍本无根》时,我以为是一位专业作家写的。让我想起了著名作家野夫的经典作品《江上的母亲》,抬头低头都是命运的悲怆。”


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读过之后也给予好评。2018年7月,身为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的夏烈正式代表协会,邀请汤杏芬成为会员。接到这个消息,向来“随缘”的她大哭了一场,“不仅仅是因为激动,更多的是释放这一路走来的诸多不易。”


从业余写作者晋身“网络作家”之后,汤杏芬有了更多登台开讲的机会。今年11月,她受学校团委之邀,担任本学期“写作与沟通”公选课的第三位主讲,主题为“粗缯大布,腹有诗书”。汤杏芬说:“这个主题选自苏轼的一首诗,意思是虽然身着布衣,但也不影响我们饱读诗书。”


课后,同学反映,“听汤阿姨讲自己这么多年的写作经历,对写小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如今,汤杏芬仍以宿管的身份,服务着4栋研究生公寓的2000多名学生。她说自己忙得“脚不点地“,以至于今年“只写了一些杂文、出了个小说大纲”,但日常的写作练习还是可以在每天来回两小时的通勤地铁上进行、以微信朋友圈的图文形式发出。


在她看来,写作这件“喜欢到骨子里面的事情”,就如同刷牙、洗脸。“一天不刷牙、不洗脸的话,会是什么状态?很难受。一天不写也是一样。”


对话

我不知道家里电视机是怎么开的


南都:从专业角度看,你的文字很有“章法”。你是否接受过相关的写作训练?

汤杏芬:没有,我也就小学那几年听语文老师上过作文课;小学毕业之后,一直没有得到系统的写作训练,也没有机会听写作课。全靠自己摸索着写。

我觉得自己写得还不够好,有时候也很苦恼,我要怎么样才能提升一点?这一次学校开“写作与沟通”课,我讲了其中一讲,其他主讲老师的课我也会蹭听。


南都:无论是开店还是当宿管,你并不清闲,怎么保证写作时间呢?

汤杏芬:这种(兼职)状态我觉得挺好的,至少你心里不会觉得那么空啊。比方说你本职工作做完之后,你闲下来干什么?我当然不是说干一些其他的事情不好,只是觉得既然很喜欢写作这件事,有时间去做,内心会更丰富一点吧。


南都:也就是说,你是用别人娱乐的时间来写作的?

汤杏芬:对。说起来也许有人会不相信,我到今天都不知道家里电视机是怎么打开的,两个遥控器,没弄明白哪个是开哪个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