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男作家 >> 江西上饶诗人作家傅菲
详细内容

江西上饶诗人作家傅菲

时间:2019-11-25     作者:傅菲   阅读


傅菲.jpg


作家简介:傅菲,本名傅斐,诗人、作家,1970年生,江西上饶人。乡村研究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滕王阁文学院第三届特聘作家。。写诗十余年。二零零二年开始写散文,散文常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花城》《天涯》,收入百余种选本。著有《河边生起炊烟》《我们忧伤的身体》《木与刀》等散文作品十余部。有散文集《屋顶上的河流》(作家出版社,入选二零零六年度“二十一世纪中华文学之星”)、《星空肖像》(百花文艺出版社)、《炭灰里的镇》(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生活简史》(百花文艺出版社)、《南方的忧郁》(花城出版社)、《饥饿的身体》(北岳文艺出版社)和诗集《黑夜中耗尽一生》(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故物永生》获第二届三毛散文奖散文集大奖,《草木:古老的民谣》获第十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年度散文家”提名。创作的散文《每一种植物都有神的面孔》获2019百花文学奖散文类奖。傅菲是江西第三个获此荣誉的作家。


近年来,傅菲以“饶北河系列”散文享誉散文界。自2015年起,傅菲在全国省刊及省刊以上刊物年发表量已连续5年名列全国前茅。今年是傅菲散文创作的丰收年,已获第二届三毛散文奖散文集大奖、华语文学传媒“年度散文家”提名奖、中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2019年11月16日,傅菲创作的散文《每一种植物都有神的面孔》因“探寻生活和心灵的真相,关注底层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心的挣扎,传递个人生命的体验以及对生命和自然所发生的温暖,直指人心和人性”而获第十八届百花文学奖。在同一天,傅菲创作的散文《山居四季》(四题)荣获储吉旺文学奖。


百花文学奖散文奖授奖词(授给傅菲)


之前,我臆想,花瓣落地会像一具尸体摔在地上,轰然作响,事实上,悄然无声,只是在枝头上削去了踪迹,在空气中晃了晃身子,甚至来不及喊一声痛,脱下鲜艳的舞衣,轻得连大地都没有觉察到飘落的颤动。傅菲,探寻生活和心灵的真相,关注底层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心的挣扎,传递个人生命的体验以及对生命和自然所发生的温暖,直指人心和人性。


著名作家、学者祝勇对傅菲的评价:


傅菲的焦点没有放在“散文家钟爱或倾诉衷肠的对象”:南方乡村的“河汉、炊烟、静谧的黄昏、低矮飘忽的雾岚”,而是投在“底层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心的挣扎”。在他看来,“生活其实是一把锉刀,锉开底层人的手、脚、脸,流出的血已经结出厚厚的痂壳。”因此,空间对他来说也仅仅是一个舞台,他甚至痴迷于把舞台缩小在一条街(枫林街)的范围内,在他看来,这样的空间已经足够。在那里,时间闪展腾挪,他静静地打量着时间在人的面孔和内心里的发酵,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化学变化。


著名诗人、诗评家、《诗刊》副主编李少君对傅菲的评价:


傅菲就有着这样的明显的特点。傅菲是在《天涯》发表散文最多的江西作家。他的散文,大多通过对普通生活的细微观察、描述、解剖和反省,呈现出日常世界琐碎无聊的底色,有着一种深沉刻骨的悲剧感,一种直面俗世的现代感,同时有满怀同情与关怀。……但他仍然热爱着和守护着普通的世俗生活。最终,傅菲在文章中总会透露出一丝温馨,一些温暖的亮色。


评论家胡颖峰对傅菲的评价:


生命与时间的关系,是一个有深度的作家常常会涉及的。作家关注时间与生命的关系,也就是关注人的弱小。因为人最绝对的弱小,就是面对时间的弱小。时间如此漫长,无始无终,可是人呢,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几十年的存在,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许多文学作品,其重心就是生命与时间的关系,越是进入现代,这种倾向越是明显。


这些作品再次让我看到,时间是作品里重要的东西,离了时间,离了生与死,这世上还有多少让我们挂念的东西呢。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