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小说推荐 >>中国当代 >> 作家陈步松原创小说《突围》
详细内容

作家陈步松原创小说《突围》

时间:2019-11-28     作者:陈步松   阅读


作家介绍:陈步松,笔名陈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协长篇签约作家,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海内外文学》和《民族文学》、《当代作家》、《长江文艺》)、《长江》丛刊等多种文学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出版有长篇小说、小说集四部。中篇小说《包谷酒人家》选入《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中篇小说《生生死死》获恩施州首届“清江文学奖”、长篇小说《苍天有眼》获州“五个一工程” 奖。现为建始县文体局(文联)退休干部,任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突 围

陈步松(土家族)


日子像老人脚步慢慢地走着。后来进入腊月就不是走了,而像是年轻人跑的,大步大步逼进年关。向炎黄老人就想起老家这时已经热火朝天地开始办过年货了,心里就像一壶水烧热了,有些热热的激动,又有些痛痛的憋闷。


向炎黄到底没有忍住,就向儿子提出来一件事情。他一副郑重其事的神态望着儿子说:帮我买张火车票,我要回去一趟……


向炎黄还没说完,儿子向长江就有些生硬地说:要过年了,这么远,回去做什么?屋卖了,在哪里过年?


向炎黄不在乎地说:回去了,哪里都可以过年,我弟弟、妹妹还在那里,可以去他们家过年,还有几家亲戚……


儿子很不高兴地撇了他一眼:自己有儿子孙子一大家人,怎么要跑别人家去过年?


其实向炎黄老人是有他的家的。秋季时候,他儿子向长江将他接到了这个大城市,住上了高高的39层一套新房,一伸手就能摸着天,似乎已经接近美丽的天堂。老人的儿子向长江读大学后在这个大城市的一家大公司工作了多年,孙子向大海也大学毕业了,也在这个城市工作,而且谈了一个女朋友,但他们没有这城里属于自己的房子,不能结婚,女方说结婚必须得有自己的房子,言外之意很明显。老人儿子就回老家去要把老房子卖了,凑钱在工作的这个大城市里买房。老人十分不愿意,他们老家的地方很不错,山清水秀,同时国道从门前过,交通十分方便。这是一栋很好的房子,是他和妻子竹儿辛辛苦苦修建的——竹儿挑石头,和泥,他就砌墙,他是砌墙的老师傅,主要靠打夜工,硬是修起了一栋石木结构的好房子,里外粉刷得白白亮亮的。竹儿就是为修建这房子累病的,加之儿子要读大学,没钱治疗而慢慢拖死的。他经常去她坟墓前看她,抚摸着坟头说,你虽然不能动了,但我能动,我会常常来看你的。还有他父母亲、大哥……他说,只要我在,逢年过节我都会来给你们烧张纸、上炷香的。虽然他们死了,但他总觉得他们还在身边不远的地方。因此他最希望的是不离开老地方。但儿子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一栋房子是浪费,特别是年纪大了,没人照顾不行,老了就要跟着后人走,好让后人照顾。他不是为了有人照顾,他为了顾全大局,特别是孙子的婚姻大事,必须要把他那房子卖了去凑个购房的首付。虽然各方面条件都好,但三大间正屋加三间厢房连同土地山林才卖了30万,首付也是30万,很快就在城里买好了新房,孙子在新房里结婚了。


当时村里许多人都说他不该卖掉那么好的房子和土地山林,这里是土家族传统文化圣地,又有奇山秀水的风景,正在搞旅游开发,很快就是一个热闹地方,将有大作为的。离开这熟悉的自由老家,去到那个陌生的大城市,整天被关在一个盒子似的房子里,上不沾天,下不沾地,四处高楼像密集的炮楼,人车像汹涌的洪水,你却谁也不认识,像条小虫子掉进蚂蚁窝里。可是人老了,也就身不由己。


虽然儿子不答应买火车票,但老人依然是一副郑重其事的态度说:我真的要回去,我有大事要办——回去给你妈,给那些亲人们上个坟,烧张纸,上炷香,放封炮竹,问候一声……从从古到今都是这样的。我也对他们的坟堆说过的。人说了话是要算数的。


向长江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有些生气地说:千多里的路程,就为这么点儿小事回去一趟?哼哼。儿子说着竟冷然笑了两声。


老人仍然一副郑重其事的态度说:这怎么是一点小事?


不是小事那还是什么大事?


当然是大事,这是我们几千年的传统,规矩!日子好了,先辈都不认了?


儿子有些不以为然地说:真是个老古董。现在这些东西都在淡化,它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老人生气地说:几千年的传统规矩,怎么能淡化呢?没有先辈哪有我们,没有根哪有树?


我们并没有忘记他们,在心里记着就行。儿子这样说。


没忘记,就要有没忘记的表示。年年过年过节我都上了坟的,怎么能一下子就断了呢?就说你妈,虽然变成了那么一个土堆,可她还有儿子,有孙子啊。别人坟上都热热闹闹的,就她坟上冷冷清清?别人会怎么说?我们心里过得去吗?


俗话说:人死一股风,一去永无踪,再热闹,再烧纸,死了的人能收到吗?都是假的,迷信!


老人有些气愤地说:你又凭什么他们不能收到?你这么说,他们在天之灵都要心里难过!我们祖祖辈辈住在那个山沟里,现在一下住到了这么大的城市里,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后人们的奋斗,也是祖辈的恩德,不能忘记了先辈和传统规矩。古话说,前人有恩,后人有福。你给我一千块钱,我回去一趟!


你以为回去一趟容易吗,去来车费,看望亲友,等等开销,一个人最少要两千多块钱。你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走?都这么忙,又有哪个能陪你回老家去?就是有时间回去,两人要四五千块钱,就为上个坟,搞那么一点形式,划算吗?我们不是钱多,学有的人每年旅游,旅游过春节。我们刚买房子,还欠很多贷款。人要现实一些,既来之则安之,入乡随俗,这大城市的人哪个还兴这些古老的形式?


老人就不再说什么,但他可是满脸的气愤和委屈,那眼睛里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泪水。


向长江又安慰老人:过年都是往家里走,怎么能让你一个老人往家外走呢?这里日子美啊。


没想到老人竟然气愤地说出一句:老家才是我的家!我情愿在老家种田吃苦,我乐意!


儿子就吃惊地望了老人一眼,好像他不认识老人似的。好久才平静心情地说:爸爸既然到了这么好的环境里,也就不要无事找事,还想着老家的那么些不必要的事情。


孙子也听到了一点端倪,走出房间,脸上冒着怨气地对老人说:爷爷现在主要是好好享福,不是天远地远地想些不起作用的事情。想吃什么都给你买,今后百年归天了,我们把你的骨灰送回老家,和亲人们安葬在一起。


老人听到骨灰二字就浑身一惊,一阵惶恐,他就是害怕火化!


儿子又安慰说:给爸爸说,你来和我们在一起了,我们就是你最好的亲人,最亲的亲人,你还想那些死人做什么嘛。


老人感到委屈地说:我不是觉得你们不亲……

 

老人在一种极度憋闷中慢慢挨着沉重的日子,就好像这日子是铁做的,怎么也挪不动。他整天忧虑着,思索着,也没有想出一个什么好的对策。


一晃过年就是明天!老人从身上进行了一番搜索,到底找出了几十块钱,他再次将钱好好装进衣袋,就拄着拐杖出门了。他乘电梯下到一楼,感觉像是从天上下到人间,然后去到对面的街上,总觉眼花,头晕!


老人问一个门面:有香纸没有?年轻女子说:有。随即拿出一包餐巾纸给他:这个香。他说不是这个。女子说我这纸很香,怎么不是香纸啊?他进一步解说:我是买上坟用的香签和纸钱,我们那里叫的“香纸”。女子生气地说没有。


他就顺着门面往前走,边走边问门店,说买什么,都望他怪怪地或生气地回答说没有。


老人仍然往前走着,可是他走一条街道没有香纸,又走一条街道也没有香纸。他叹着气,这城里什么都有,怎么就是没这纸钱和香签呢?这可怎么办呢?


老人不甘心,还是边走边问,边问边走。后来有人告诉他:买这些东西要到郊区去,也就是到城的最边上挨农村的地方去找。


老人打听了好些人,到一个公交点乘上一辆公共汽车,又转了几趟公交车才终于来到了城郊。他一条一条街道打听,最后来到一家小卖部。他慈祥地笑着说:请问这有上坟的香纸吗?


大概六十多岁的女老板十分热情地笑着,用生硬的普通话说:有,有专门给亲人上坟用的香签、像人民币的纸钱。


老人听了高兴地笑着,眼睛一下子有了神采,脸上的皱纹颤栗地笑着,这是他好久以来没有了的高兴和安慰。他有些激动地又问:有炮竹吗?他说的是方言。


女老板略微思索一下,热情不减地笑着说:你是说鞭炮啊?


老人也热情地笑着说:是的。我们那里说的炮竹。


女老板依然笑着并带一丝遗憾地说:哎呀这个鞭炮,没有啊,现在到处都不准放鞭炮了。


老人还是微笑着:我知道可能没有,就问一下。不要紧,只要有纸钱和香签就行,阳间阴间一样,真正起作用的是钱。有钱就好。


女老板赞许地笑着说:你老说的真是。买好多吗?


老人缓缓地摸出一张伍拾元的钞票递给女老板:就买这么多钱的,不找数了。


女老板很快拿来一个黑色的方便袋,把纸钱和香签放进去,满满的一袋子,热情地递给老人。老人笑容满面地伸出双手接住并抱进怀里,如获至宝地继续笑着。


女老板笑着说:你老真舍得呀,买这么多纸钱和香签。


老人收缩一些笑容庄重地说:我那些亲人们在世时都不容易啊。特别是我大哥,1950年去当兵抗美援朝,还只有20岁。是农历十月份去的,腊月,母亲给家里每人缝一套新衣服,做一双新布鞋,同时也给大哥缝一套新衣服,做一双新布鞋,放那,心想他会回来的。第二年又到了腊月,大哥没有回来,母亲给家里每人缝一套新衣服,做一双新布鞋,又给大哥缝一套新衣服,做一双新布鞋,心想说不定他大哥过年就会回来。可就在这年过年的前几天,同乡战友的爹来说信,他大哥在一次突围战斗中牺牲了。后来也得到政府通知,他大哥确实牺牲了,是烈士。母亲差点哭瞎了眼睛。一家人商量,虽说大哥死了,哪怕不见尸,还是要按照这一带土家族的传统规矩,进行安葬。请人用木板做了个简易棺材,将母亲给大哥缝的两套衣服、做的两双布鞋放进棺材里,再用纸写上大哥的生辰八字放进去,请道士写了个灵位牌子,办了个祭奠仪式,按土家族人的规矩,还为他跳了一场热烈的《撒尔嗬》,就将棺材埋了,做了座大大的坟。母亲哭着给他烧了很多纸,这晚母亲梦见大哥回来了……


我爷爷奶奶,也都是苦了一辈子,做(劳动)死的,死的时候还在田里。我的爹妈苦了大半辈子,还是饿死的……我屋里人(妻子)害病,有一分钱要让儿子读大学,没钱给她治病,是硬拖死的,唉,想起他们我难受啊!现在条件好些了,给他们多烧点钱,让他们宽绰一点,买点好吃的……说着他流出了大大的几颗泪珠,滴打在怀里的纸钱袋子上,啪啪地响。


女老板受到感染地看着老人,充满敬佩地说:你老真不错啊!亲人们过世那么久了,还念着亲人的苦情恩德。唉,现在像你老这样的人,太少了哟。


老人擦擦泪水说:人啊,越是过上了好日子越是不能忘记死去的那些亲人,不能忘记牺牲的那些烈士英雄,没有他们哪有我们,哪有现在的好时代?是他们吃了苦,才有我们的甜,是他们有恩德,才有后代的发旺。


女老板敬佩地看着老人:你老说得真好啊!看来你老一定有大福的。你现在住在那个小区吗?


住在文华园。


女老板一惊:哎呀那离这里很远啊!


老人脸上泛起几丝苦笑地说:是啊,我转了好些公交车才来到这里的。还多亏一些好心人为我指引,不然我是怎么也走不到这里来的呀。

女老板一脸的感动,关心地问:你老回去还有公交车钱吗?


老人微笑地说:还有。说着掏出衣袋里的钱,让女老板看:还有20多元,够了。


女老板充满怜悯地看着老人:就这点钱了?


老人微笑着说:没找儿子他们要钱。吃的穿的用的都不要我操心,我又不需要买什么,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女老板转身去拿来老人给的那张伍拾元钞票,还给老人:这钱你老拿着用吧,身上总要有几个钱的,人老了,找后人要钱,还不是有些为难。


老人严肃地将钱又塞进女老板手里:这怎么行?


女老板还是要往老人手里塞钱:怎么不行嘛。这么几张纸钱、几根香,好大个事嘛。送给你。你让我好感动啊!拿着。拿着吧!


老人还是说不行,肯定不行。我给我的亲人烧纸上香,肯定要我出钱,不然怎么是我的心意呢?那就等于是你烧给他们的,我就没有尽到责任,没尽到心。你快拿着!


女老板没说什么,眼眶已经湿润,很感动地望着老人:听你口音像是四川人,老家很远吧。


老人微笑着:不是四川,是离四川不远的湖北恩施。


女老板感兴趣地说:哎呀听说那里是个好地方啊,我们这里的好多人去那里旅游,回来都说那里的山美水美,人也好啊。我就想去呢。


你去吧,有腾龙洞、大峡谷、清江画廊、神奇石门河、野三河,好看极了,是仙境啊!还有处处的山民歌,听得让人年轻啊!我老家就在石门河不远。张献忠当年被困石门河,夜里鲁班带着神仙们下凡来凿开了几道石门,在悬崖半空架起了石桥,让他逃走了……


 

共有4页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