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作家神姿 >>美女作家 >> 四川美女作家严优
详细内容

四川美女作家严优

时间:2019-12-12     作者:严优   阅读

严优 - 副本.jpeg


作家简介:严优,作家、专栏作者。北大中文系高材生,著有解读中国上古神话专著《诸神纪》,此前出过长篇历史小说《小妹挂帅》《华丽之伤》,儿童故事集《我曾养过一群猫》和当代中短篇小说、杂文若干。曾获《中国作家》新人奖、冰心儿童文学佳作奖。


1576136309463284.jpeg

作家严优


四海八荒的上神是有据可循的


“天地有几层结构?”“人是女娲造的还是她和伏羲兄妹结婚后造的?”“三皇五帝是怎么竞选的”“嫦娥为什么要奔月呢”……当被熊孩子问起这些问题时,你该如何回答?


今天,川籍作家严优从匈牙利回到故乡,在成都言几又书店举办新书《诸神纪》的分享会。她和读者聊上古时期的“女神”,“从补苍天、奴太阳、到带孩子、撩汉子,没有什么是不能干的。”她趣味横生解读古蜀神话。


谈到写这本书的初衷,她说本来是讲给孩子们听的神话,后来分享到网络得到了读者的喜爱,就有了写作的冲动,未来计划出一本少儿版。


严优表示:“神话虽然是人类童年期的产物,但并不只是讲给儿童听的奇奇怪怪的故事。它还具有美学价值、哲学价值、世界观价值。” 哪些热门剧的人物是瞎编的? 严优认真分析了时下热门剧,很多神话人物有些不是完全没根据。比如《大鱼海棠》,稍微接近上古神话。《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活了一万岁的青丘,九尾狐白浅,被设定为“四海八荒”地位极高的女上神,这些人物都是有据可循的。《海上牧云记》就属于完全自己编造的神话,不是真正的中国神话。


《诸神纪》像是一本炎黄子孙复杂的家谱:“谁是最后的大神?非中原系的上古大神是从哪里出现的?后羿射的十个太阳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国神话体系中到底有多少女神?”这些问题严优都以“轻学术”的方式在书中讲述。


严优介绍,她的书中有一篇是古巴蜀神话专章,也有很多三星堆的背后故事,她说这是献给故乡的诗篇,这也是她写这本书的私心。成都是历史古都,有很多神话人物和故事和这里息息相关。她的书从古蜀文化的蚕丛、鱼凫、杜宇、鳖灵、五丁力士再到建木。严优说,建木是宇宙中心,目前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专家认为这种神树的原型有可能就是建木。她通过这本书还要向已经去世的四川神话作家袁珂致谢。


孩子为什么要读神话?

作家严优来南昌开讲


最近一部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获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也让人们对古老神话有了全新的认识。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嫦娥奔月……这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对于今天的孩子们来说,读神话是否与学科学相悖?读神话有什么意义?昨日,北大博雅讲坛第199期在南昌青苑书店举行,作为北京大学出版社为弘扬传统文化和推广全民阅读而打造的公益高端文化平台,也是北京大学的首批重点文化品牌,此次北大中文系出身的作家严优带着新书《我们的神》与读者分享中国神话的秘密。“古老的神话流传至今,依然启发着孩子们的想象,激发着现代创作者的灵感。”严优告诉记者,《我们的神》是她继《诸神纪》之后,为孩子们读懂神话而出版的儿童读物。她希望能通过相对体系化的知识输出,让孩子们对中国的神话世界有个整体的印象。


在严优看来,神话虽来自远古,但今天的孩子阅读起来,从中依然能获得许多教益。神话能滋养孩子的日常生活,启发他们的想象力与创新力,丰富其文史知识库存,潜移默化地建构孩子的精神世界,获得许多遗留在神话中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精神遗产。与从前不同,现在的孩子接触科学知识越来越早,但严优认为,神话与科学不是对立的,神话在今天更多是作为一种文艺形式,凭借其汪洋恣肆的想象和精彩的描写叙述,带给人们强烈的心理和视觉冲击力。“没有对千里眼的想象,哪来望远镜、电视机;没有对顺风耳的想象,哪来电话、手机,其实二者犹如一场心醉神迷的古今对话。”(徐蕾 李昱雯)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