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小说选读 >>精选小说 >> 马金莲中篇小说《盛开》选读
详细内容

马金莲中篇小说《盛开》选读

时间:2020-01-06     作者:马金莲   阅读


作家简介:马金莲,女,回族,1982年生,宁夏西吉人。2000年开始写作,著有长篇小说《马兰花开》,中短篇小说集《父亲的雪》《碎媳妇》《长河》《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等。作品多次被各种选刊、选本选载。曾获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五个一工程”奖、鲁迅文学奖等奖项。现居宁夏固原。


中篇小说《盛开》节选

文|马金莲


接着是一串绿叶衬托的红玫瑰。


玫瑰之后是一把刃口上沾血的刀。


我逐条下拉,把收到这些信息的时间断断续续连起来,一共花了一个多小时。我知道她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并不只盯着我一个人说话,可能她同时在跟几个人发信息,或者她在和约会的男士面对面地聊天或做着别的事情,甚至不排除身体的纠缠交织。


说明她的无聊症又犯了。


我集中精神吃饭,暂时不回复任何信息。


妈,是太平姨姨?她又给你买啥了?


女儿打量我变幻不定的神色,猜出个大概。


爱人停下吃饭,筷子敲着碗沿,还买啊,你看这家里,还缺啥?还有地方放吗?你快叫她刹住!都买的啥啊,乌七八糟的,中看不中用,白烧钱不说,看着都折磨人!


我大口吃饭,给他一个坏笑说,我们这种中年大姐嘛,肥腻、无聊,除了买点商品哄哄自己高兴,还能咋的?难道像你们男人出去勾搭一个,再来个第二春?


这一招十分有用,他被戗得无话可说,推开碗筷落荒而去。


我们结婚十八年,磕磕碰碰常有,最近升温了,大有再不克制就可能上升到离婚的地步。因为他有出轨的迹象。他死活不承认。但我从掌握的种种反常迹象推断出一些间接证据。然后用这些证据推出一个结论,他和他们办公室的一个小干事玩暧昧。他立场坚定,口风很紧,死不认罪。我死缠烂打,揪住不放。这段时间我们两个人说话都阴阳怪气,火药味呛人。


这样的状态,让我感觉活得很累。心里苦闷,只能拼命干家务,靠劳动麻醉自己疼痛的神经。


今天太平以她独有的方式冒了出来。我忽然发现,我早该想到联系一下她的。我的烦恼,也许可以跟她吐吐。


我把手机划开,又关上。关上,又划开。我还是犹豫难定,女儿午休去了,我放下手机去洗碗。算了,不说了。事情只是一点苗头,也许压根就没有,只是我的猜测罢了,我们两口子关上门闹翻天,也终究只是我们的家务事,真要跟她泄露一个字,这事情就变味了,性质也就跟着不一样了。我还是打落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吧。


洗完锅碗,我给她回过去一个笑脸,打一行字:有空就整理。



节选自《小说月报》2020年第1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