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董哲池:七月的风 盛产夏季的温柔
详细内容

诗人董哲池:七月的风 盛产夏季的温柔

时间:2020-02-28     作者:董哲池   阅读



微信图片_20200228140152.jpg


诗人简介:董哲池,四川达州人,笔名:芝麻小轩。



■ 侧面


我把愿望藏在街角

像情窦初开的少女般

走向懵懂的青春之门

美丽的晚霞,犹如你热烈的爱

染红了半边天


我学着像夕阳一样稍稍偏斜

把我们前行的路,照的更加明亮些

那,风起涟漪的湖面

裹着这锦绣画卷

缠缠绵绵,痴痴念念



■ 夏日初心


你微笑的眼睛

像盛开的喇叭花

在星光下飞舞涩涩青春

那飘香肆意的藤萝

缠绕着这悠悠的城堡


我的某次低眉或浅笑

那俏皮的麻花辫子

便亲吻着你滴满汗水的脸庞

手指轻扣这恼人的琴弦呀

像远处,偷偷地遥望的你

可曾明了我一样的遥望呢?



■ 回味


矜持的喇叭裤

被初夏的风吹得咧嘴大笑

古老的石板路

暧昧地轻扣那水晶鞋

漫步在竟是拐角的陌生的街

灯红酒绿夹着飞驰而去的车辆

留下伊人昏黄模糊的背影

蓦然惜别,昨日未尽的遗憾

眼睑藏起这无用的哀愁

凌晨的光,依然挺拔

愿风暖有人作伴,日长无事思量。



■ 加油在路上该死的警报


我警告你

别再提示我

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去


劣质的视频

颠簸着汪锋愤怒的嘶吼

那似要燃烧的音符

掰裂我的嘴

摇晃着我的头

踏动寂寞的左脚

竟然还调戏着,

在方向盘上装模做样跳舞的拇指姑娘

超车道上飞驰而过的惊骇

是我狰狞的五官

还有被痛苦扭曲的安全带


落日的余晖

阳光扑在我的前挡玻璃上

我瞧见了

他早已垂涎我的秀发

大胆用余温亲吻着

可是风儿也追来了呀

放肆又恣意抚着那笑靥

那个沧桑的男人

带着我的灵魂飞出了天窗

乱了发

醉了夕阳


我飞驰在奔向你微笑的途中



■ 列车


列车刚走

我便狠狠地想你了

这个有爱的城市

突然少了一张酷酷的脸

那英俊的轮廓,那宽阔的肩

那个笑起来娇羞却又分外热情的男子

是的,都是你 ,正是你

我的世界少了一个特别的你

瞬间变得安静又孤独

那狡黠的坏笑,让人迷恋

那深情的眼神,让人沦陷

那专属的味道,让人沉醉

那离别的拥抱,教人泪流满面

翻涌的心跳啊

无限忧伤

头像暗了

夜更深了

可是,我的思念呢

没有因为灰暗而止

不会因为夜深而淡

随你奔涌而去

一定有我狂热而又浓烈的执著

切盼列车归来




■ 灵感在夜里


入睡前

思绪放肆成了习惯 

时尔微漾

时尔激荡

轻舟与湖面碰撞出一组动情的对白

直至对岸那昏黄的灯熄灭

次日醒来

半眯的双眼

钻出了暖暖的窝儿

日程琐事被时间强行拉出了门

昨夜那精彩的对白早已过了万重山



■ 谢谢你来了

你悄然来到我的身边

照亮了寂寞的夜空 


你的降临

欣喜了我的全世界


你的呼唤

载着我朝你飞奔去


你的思念

把我的眷念同样拉得很长很长


你的吻

融化了我含着冰的双唇


你的爱

温暖着我的整个人生


我最亲爱的

谢谢你来了 



■ 一个人的一场电影


左边一个空位

右边一个空位

毗邻两对情侣各自精彩

我没有肩膀

但我有一双倾听的耳朵

和怪异的眼睛

跟着K和cream

哭得淋漓尽致

人散去

留下了一堆纸团

走出影院

天就快黑了

我的悲伤竟不够悲伤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