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化故人 >>综合 >> 清代初期女诗人徐珠渊
详细内容

清代初期女诗人徐珠渊

时间:2020-04-19     作者:朱毓麒   阅读


徐珠渊(1649-1688),女,字善怀,江都人。


徐珠渊的家境并不宽裕,但她自小喜爱读书,喜欢诗歌。虽是粗通,却也不俗。


徐珠渊年刚及笄时,有人来提亲。一北方的富家子弟欲纳其为妾,来时车服华丽,很有气派,其母见后动了心,“将许之”。但徐珠渊见其为人与做派,虽然出身富贵,其实乃一纨绔子弟,便哭着对母亲说:“儿何归乎?儿愿得侍文人,为东坡之朝云足矣。”她一心只想嫁一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就像朝云为苏东坡之妾那样,也就心满意足了。这一消息传出去以后,安徽宣城的施国章“闻而怜之,便聘其为侧室”。


施国章(1619-1683),字尚白,号惠山,清初著名诗人,与宋琬有“南施北宋”之名。顺治六年(1649)进士,授刑部主事。康熙六年(1667)清廷裁撤道使被罢归,居家10年。


徐珠渊归施国章时,施已闲居在家,徐自然随其读书、识韵、作诗、唱和。在施的熏陶下,徐的学识与诗艺都大有长进。


婚后4年,徐珠渊生一女,不久夭折。其间,朝廷多次征召,施国章均称病不就。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儒,在其叔父的一再催促下,施国章方进京应考,授翰林院侍讲,结束了10年闲居生活,也与徐珠渊天各一方。


自施国章上京师后,徐珠渊十分牵挂夫君,尤其是怀念花前月下两人唱和的日子。春天,她写《春日望北信》诗:“九十春归感叹生,黄梅时节乍阴睛。香闺有泪无人见,且倚阑干听鸟声”;秋天,她写《怀北劫寄》诗:“雨滴梧桐秋不堪,忆君唯共接清谈。老天如识妾心苦,北地风霜尽入南”。字字句句,如泣如诉,一片痴情。施国章在京师读到她的诗后,也感其情真意切,便将其接到京城一起生活。


这种和淮南一样的夫唱妇随的日子仅仅过了3年,施国章却一病不起。这时,施的两个儿子都已先后南归,只有徐珠渊一人在施身边。徐焚香吁天,割股和药以进,且誓于神灵曰:“主公平生德积于躬,纵必不起,亦望能延续其生命,得与其子一别。若这样一位儒林之人死于妾妇之侧,不仅主目不瞑,妾妇亦于心不甘。”她悲痛之极,长号达旦,如是者三昼夜。


谁知,施国章忽苏醒,并能粥食。他的儿子闻报后,当即赶赴京城陪侍。二个多月后,施国章才病逝。


施国章去世后,徐珠渊朝夕思念,常常对着他们夫妇生前的唱和诗恸哭不已。


徐珠渊曾写过一首《寄北》诗:“风紧牵离别,灯残人未眠。此身无羽翼,安得到君边。”施国章和诗曰:“莫怨经年别,天寒耐独眠。老夫魂欲断,梦不到君边。”徐珠渊又曾写《北寄小镜》诗:“六月扁舟别故山,劳劳旅况几时闲。伤心不启匣中镜,千千依依伴客颜。”施亦和诗:“白头相许伴青山,天意驱人不放闲。寄到菱花将锦字,断肠独自照离颜。”丧夫后,徐珠渊就念念想想,看看写写,每每写后又自焚其稿,以这种方式与亡夫在冥冥之中交流。5年后,竟如是抑郁而死,年仅40。


人们都说:徐珠渊深情如许,真不愧为施公之朝云。施国章的儿子有感于徐珠渊割股作羹疗生父事,觉得庶母操志如此,诚为可敬,不仅将徐珠渊与施国章合葬,而且将其事迹载入《施氏家风述略》中,并将能搜集到的徐珠渊的遗诗,附于施国章《学馀堂文集》之后以传世。


时人对徐珠渊的诗评价不俗:“句语清真,绝无脂粉之态,尤为难得。”阮元在《广陵诗事》中称其诗“虽不工,而意殊婉笃”。清《晚清簃诗汇》亦收有徐珠渊诗作。


朱毓麒(朱玉其)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