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李昀璐:我的身体里有一只坏掉的钟
详细内容

诗人李昀璐:我的身体里有一只坏掉的钟

时间:2020-05-03     作者:李昀璐   阅读

1588514628852340.jpg

诗人简介:李昀璐,1995年生,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学院,诗歌、小说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扬子江诗刊》等。


■ 那些我们曾爱过的玻璃碎片


那辆中断的列车

轨道已被废弃了

庞大的身躯,在旷野中

如同一个被拉长的僵硬问号

被中断的,另外的一些

少年时不敢言说的梦想,丢弃的画稿

征服蓝色光芒的梦想


红色珊瑚礁中,鱼群穿梭

在季风与洋流的变化中选择方向

——谁想选择后退呢?自由是咸的

也是苦的


比远方更远的灯塔零星闪烁之后终于熄灭

风暴瓶*中冰凌横生,摇摇晃晃指示天气

最后在雷鸣争吵中,变成

一地曾被爱过的玻璃渣


*风暴瓶:一种可以指示天气的玻璃瓶


■ 我的身体里有一只坏掉的钟


坏掉的钟,忽快忽慢

开心时走得飞快,一杯酒才端起

春风就谢了,桃李飘零

就再也想不起来了,故人的脸

窗外也许还有嘀嗒的雨

也快飞的凝固

抬眼已是冬天,而钟开始变慢

一个个午后被拉得漫长

自己与自己相对,都再无话可说

山外落雪,红茶已冷

日光迟暮,想看晚霞的人

需要耗尽比别人更久的一生

才能为墙上的影子染上五彩的颜色


■ 秋风词


我低头一遍遍看表

母亲提醒我加衣裳,秋已凉

她自己添了件旧衣,高领

中长款,能遮住腰,有扣子

秋风在外,击打门窗


我并未比陪伴母亲多年的外套

可给她更多暖意

甚至很多时候,成为了

秋风的一部分


■ 临江


想看看,月亮最后会

落在哪一口井里,我们

要打捞哪一年陈酿的

漂浮光影


长江太辽阔

怀抱月光的时候,

我也是一只洁白的碗


■ 水上来信


水波上的来信,短暂的

遥望,朝天门处

寒光细碎,一地冷花


桥横跨两岸,像

温柔的触手

远游者,伫立桥下

山城借火


每个人身后都有,纵横的轨迹

使得看起来,如同一颗神秘的彗星


成为彼此的异乡吧

像长江和嘉陵江

风雪夜归,百川到海

甘愿放弃自己的姓名


■ 当我谈论春天的时候


我在狭小的屋子里消磨了很多时日

风声盘旋,却无法在阁楼

吹出一尺原野


蓝花楹占领了街道,无声的起义

轰轰烈烈的紫色烟云侵蚀着天空


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春天

已经无限逼近了,唯独你还是很遥远


万物都不停歇的走进自己的季节,我在寒夜

惧怕疾病和死亡,惧怕战争和衰败


我还没有拥有一面自己的花墙,花盆里

薄荷冒出了嫩绿的新芽,它生长得太缓慢

同伴早已在屋外生出了

新的分身,它还在惧怕寒冷和水分


寒冷中时间很慢,黑夜也很长

水盆中夜栖的月亮停留,时间越来越短

它还要走很远的路

——你窗外的月光

也有潮湿的水汽吗?


我终于可以在五月和你叙述,三角梅

爬上了红色的砖墙,雨季

在不远处,倾盆的水光在云端蓄积


终于要有翻滚的云海,遍地的碎光

美好的季节即使结束

也未让人,格外惋惜


哪怕没有真正拥有过它



■ 十六岁


总有人想要试图修改回忆中的

十六岁,删减怯弱的野花和热烈的

夕阳,它始终在窗外,隔着玻璃

冷静地反光


而我想打捞自己无意义的沉浮,因为

一株樱花只要规范的生长,就可以在行文中

隐去叶片,花期和寒冬中的颤抖


一个人要独自看多少次晚照才可回望晴空

才能原谅少年疯长的卑怯和

风中一地的绯红


■ 少年游

——兼致谢池


有些事物,一直在很远的地方

卧在冷光中的山峦,起伏

园中始终寂静。打马疾行的少年

来看望青翠的忍冬,洁白的指尖

蜷缩年轻的月亮

事事相关,又件件无关

艳阳高照,清冷横生

热闹像是很遥远,又像从未到达


■ 玫瑰星云


“玫瑰星云是我见过最美好的事物

感谢您,让我知道了她的存在。”*


光,在玻璃瓶中转动

显出慵懒的疲态,为了找到一个

合适的容器,它不远万里

天空太空了,蓝色

让它几度溺水


相似的蓝色。桌上的车票

会指向哪里呢?哪怕挣扎于

无边潮浪也要撞进咸味的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玫瑰


出发吧,去找自己的花

橱窗中飞扬的裙裾

或是掉色的游戏手柄


地图上的东南方

夏日的海上

热带气旋束成一把

——陌生的地名像一个个咒语

开启了高原上一个个辗转难眠的夜晚


书页在风中翻起又落下

迟疑的手。公式无法推算

一颗麦子成熟的时刻

永不凋谢的少年,手捧着

金色黄昏


收割的季节

想起夜空中低声呼啸的飞行器

如何摘下星夜的花呢?

无尽的黑暗里

尘埃和光,相拥旋转


绯红的星云,在时间之外

冰冷而空寂


收纳人间灰烬里,不肯熄灭的梦


往前走吗?义无反顾的那种

甚至无法判断长大和衰老何时开始

却永远不想看到边界——为什么要有界桩


为什么世上会有得不到的花,哪怕

我抬头便可见到它


流星降临的夜晚,月光发红

血液一样的火光

有多少忘情的盛开

就有多少掷地有声的破碎

有多少沸腾的时光,就有多少

坍缩的黑洞

——什么样的花能配得上黑色花圃?


白。白光斑驳

黑板上字迹散落,万物初生


*我的第一个教师节收到的贺卡上,学生写的句子



原载《寻云者不遇》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