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诗途 >>组诗集合 >> 诗人庄凌:风突然有些激动(组诗)
详细内容

诗人庄凌:风突然有些激动(组诗)

时间:2020-06-23     作者:庄凌   阅读


庄凌7.jpg


诗人简介:庄凌,戏剧影视学硕士,作品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等,曾获2016扬子江诗刊年度青年诗人奖、第五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诗歌一等奖、首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等,出版诗集《本色》。


风突然有些激动(组诗)

庄凌



枇  杷


以前在北方只吃过枇杷

没见过枇杷树

现在居住的地方园子里

有几棵枇杷树

三月份我就在等枇杷变黄


今天下班我去看它们

枇杷早已黄了,离家出走

一个老人正用拐杖

敲打树上残存的果子

像敲打她所剩无几的时光



错  觉


下午我坐在朝南的阳台上

阳光从我的右前方暖暖地照过来

我总有一种错觉

感觉自己是面朝东方

太阳是八九点钟的样子

仿佛新的一天才刚刚醒来

其实我害怕黄昏

之后是一个人空洞的辽阔

是不是人生在世也是错觉

阳光充满了怜悯



彼  岸


在长江坐渡船

我想起了电影《江湖儿女》

巧巧坐船去寻她心爱的男人

这船上的男女老少

也像个小江湖

一个老太太不断捶着自己的腿

嘴里念着《圣经》

而那个外地口音的中年男人

在电话里讨价还价

背书包的中学生坐船去上补习班

而我像个古人

想听两岸猿声



再  见


我在房间里呆呆地坐了一个下午

直到太阳坠落我突然很想他

想他抱着我时动情的样子

想他离开我时冷漠的眼睛

夕阳已经原谅了黑夜

但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一只鞋子被人群挤掉了

剩下的那只也石沉大海



异  乡


火车到站天色已晚

没有接站人,也没有目的地

出站口遇到一群上前搭讪的的士司机

与家庭旅社老板娘

“美女去哪?我送你吧?”

“美女,要住宾馆吗?”

我就像一块肥肉

老虎狮子一哄而上

不知为什么我却突然觉得温暖

得到异乡的热情欢迎

我和他们笑笑又摆了摆手

一个人钻进茫茫夜色

夜色有多宽阔,孤独就有多宽阔



五祖寺的樱花


五祖寺的樱花开了

开开落落像下了一场雪

寂静被寂静覆盖

人世间的很多痛苦仿佛也没了声音


寺院的老和尚说

多年前有位日本作家

带来了几株樱花树苗

它们不问庙堂,只臣服水土

在哪里盛开,哪里就是福祉



下雪了


终于等到一场大雪

天鹅绒降落

漫天雪花飞舞

我也飞了起来

轻飘飘的

仿佛每个人的命运也不再沉重

雪花一点一点把这个世界变白

我也一点点变白

我几乎已经遗忘了

这纯洁的颜色

如今,只剩一片雪花

能找到你内心的感动



桂  花


晚上在小区散步

闻到一阵阵桂花香

我追着香味一路找寻桂花树

它却跟我捉迷藏

青春都藏起来了

那个芬芳的男孩

如今又在哪里安身立命

桂花,桂花

整个夜晚都像是乌有时光




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

看着天边的白云自由自在

梦也无边无际

秋天阳光依然温热

我们不曾失去什么

一阵风吹过

抚摸着我的脸和手

我闭上眼睛,叶子就慢慢落下

风突然有些激动

掀起了我的裙子

那些枯草呀又开始返青



秋老虎


处暑已过

秋老虎还在发威

街上依然闷热,高烧不退

每天和一群男女老少

一起蒸桑拿

我的盛夏已随蝴蝶飞走

爱情却没有成熟

但我的心依然火热

二十四只秋老虎,有一只是我



橱窗里的人


楼下的时装店橱窗里

摆着几个造型各异的塑料模特

每隔一段时间

她们就被换上新潮的服装

让我羡慕

每天下班路过

我都驻足一小会儿

和她们打声招呼

这个小区,我连个打招呼的人都没有

真希望有人偷偷看我



葬  礼


我穿上黑西装,戴上墨镜

去参加自己的葬礼

亲戚朋友都来了

还有人声情并茂地

朗诵了我的一首诗

我在人群里默默地看着

自己与这个世界告别


真的一切都放下了吗

连悲哀都没有了吗

梦醒后

我又进入了更漫长的睡眠



儿  子


地铁上一个小男孩找到一个空座位

拉着妈妈坐下

妈妈摸摸他的头,说:“宝宝你坐吧”

他坐下很自然地拿过妈妈的包

紧紧抱在胸前,生怕飞走

我突然想要个这样的儿子

我们一起长大



妹  妹


你站在铁轨上拍照

曲曲折折的梦就有了方向

你的笑容如一朵栀子花

白云不愿飘散

火车不愿打扰

诗歌就该这般安静

我突然想起卧轨的海子

和他远方的姐姐

尘世太粗野了

他们就成了虚构


刊于《草原》2020年第4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