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短篇小说 >>一池小说 >> 作家杨长春短篇小说《出行记》
详细内容

作家杨长春短篇小说《出行记》

时间:2020-07-07     作者:杨长春   阅读


作家简介:杨长春,1975年出生,湖南郴州人。现供职于郴州市苏仙区政府办。发表小说,散文作品若干。

 

出行记(短篇小说)

文/杨长春


  庄牯出行的这天终于到来。日子是良艾向卖酒佬讨的,为此还费去几斤糖果的钱。她巴望这趟出行能带来好运。

  这个叫荒冲的村子仍残存着传统的诞育风习,初生小儿三日后,择双日,好天气,由其父抱至大街转一圈,谓之出行。

  庄牯二十出头时与刚死去丈夫的良艾成家,不久,下田洒农药中毒,一瘫就二十多年。如今,一日好似一日,站起来能走,走起来不瘸不抖。一个瘫了近二十年要站起来的人,犹如十月怀胎孕出的婴儿,异曲同工又意义非凡。良艾毅然决定将庄牯当作初生小儿带至街头转一圈,既祈福,也合传统的礼数。

  这一天已是初秋时节。良艾较往昔起得更早,天刚刚破晓,灰色的天空还挂着一轮苍白的半月,星星和虫鸣全都隐蔽了,远山、房宇、树木轮廓模糊,一切都像凝滞的空气一样沉睡了。

   在门前几丈之处,有一株上百年要两人才能合抱的古枫,枝桠粗短,枫叶稀疏。良艾在头顶高的树皮贴上一张四方四正的红纸,用煤球灰垒起三堆土包,插上三炷香,点燃数叠黄色纸钱,然后虔诚地祭拜三下。零星的火苗映照着她那又粗又黑的脸庞,照见了她那夺眶而出的眼泪。一种令人窒息的喜悦充溢她的身心,她默默地思忖着:二十多年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明日的生活将铺就一条平坦的道路啦……

  吃罢早饭,已是日上三竿。良艾和庄牯踩着吉时的钟点开始出行了。后面跟着一条叫虎子的黄狗。

  良艾是生平第一次穿上衫裙,是件黑色的短袖连衣裙,裙子下摆的蕾丝绸直垂到小腿肚上。她的头发用红皮筋扎成髻,一贯凌乱的额角头发用清水熨平,闪闪发亮,粗糙之中透出一股纯朴的妩媚。良艾二十多岁就像上了年纪的人,然而过了二十年,却看不出确切年龄来了。如今出行的这身装扮却仿佛不到四十的模样。

  庄牯呢,身穿宽松的印花纯白棉竹衣裳,脚穿一双淡蓝色的老式北京布鞋,空吊着双手,由良艾搀扶着跨过门坎,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去。

  迎面碰上的是隔壁邻居破烂王。在这方圆几里的山林野地,就居住着三户人家。先前偌大的荒冲村,自开创工业园以来,土地荒芜了,房宇拆卸了,由于安置房未砌起的缘故,有出路的人都领上过渡费居住在外,变得七零八落了。家境困顿的由政府在此砌了一排临时安置房。房子是用空心砖砌成的,盖的是石棉瓦,没粉刷的外墙张着大大的裂缝。每户四个小间,一溜排开,远远望去,跟农村的牛栏、城市的工棚一样。

  在三户中,除庄牯外,一户就是卖酒佬,他是个年近半百的长着红脸膛、暴眼睛的胖子,专门煮酒卖。这会,早开着他的皮卡到镇上做生意去了。另一个就是打了大半辈子光棍的破烂王。破烂王,姓王,专收破烂,四方脸上鼻子、眼睛、嘴巴搭凑匀称,只是眼旁一条蚯蚓似的长伤疤,显出他的恶相。他出门稍微要迟些,每天早上需把收集到的酒瓶方方正正地码在空坪上,把破烂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扎好,再装上三轮摩托车。

  他本就骑在摩托车上,溜眼瞧见庄牯两口子出行模样,又跳下车笑着向他俩打拱手道:“好极了,天大喜事,恭喜!祝贺!”

  “托福,托福。”庄牯一边应承一边用苍白浮肿的手抖抖索索上烟、点火。

  “抽喜烟,好!枯木逢春。庄牯哪,你的第二春又来了。咦咦,瞧你细皮嫩肉,一晃睡了二十年,还是年轻人样。”破烂王看似跟庄牯说笑,一双放光的眼却直勾勾盯着良艾。

  “玩笑玩笑,全托你的洪福。”庄牯乜斜着眼,直看他转着结油痂的头,久违的阳光和陌生的眼光像未适应似的。破烂王吧嗒吧嗒抽着烟,身上的狐臭,衣服的破烂味,口中吐出的烟臭,让良艾一直紧捂住鼻子,皱着眉头,不时扯着庄牯的衣角往外冲。破烂王看出她的厌恶,便立刻黑着脸膛,朝旁狠狠地啐了口浓痰,风一般骑上他的车颠颠歪歪地离开了。

  黄狗在空坪上嗅转了几圈,像猜中了主人要出远门一样,“嗖”地一声窜向长满青草的小径。

  “虎子。”庄牯轻轻“嘘嘘”几声,黄狗马上掉转头跑至他的膝头“呜呜”嗅着,伸出舌头舔吸着他的手掌,摇着尾巴老实地跟在后面了。

  良艾走在头里,身后跟着庄牯,庄牯身后是黄狗。他们走草地、横马路、跨西河、绕过松杉林、爬上木子公园、直达卧仙亭才息住脚。回头张望,远处的松杉林青翠欲滴,空旷的田野路河纵横,抱团的芦苇遍布四周,零散的瓜棚七倒八歪。亭边池塘,杨柳拂岸、荷叶如盖,浮萍聚处不时响起泼刺的鱼跃声。几只喜鹊落在月桂树上“啾啾”地叫,黄狗绕着树干徒劳地往上攀爬,呜呜地惊吓它们扑翅飞去。

  卧仙亭离镇街仅咫尺之遥了。开发区、镇区以及更前方的市区已经融合一块。火柴盒似的标准厂房一座紧挨着一座;一幢幢带湘南特色的民居排列有序;高高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在灼热的阳光下,显得那么低沉那么肃穆。

  坐在亭栏小憩片刻,良艾凝神眺望,向喘着粗气、额头渗汗的庄牯征询道:“有两条路到镇街,往左穿越中学,往右绕过加油站,再经棉被加工厂,你看往哪边?”

  “……往加油站吧。”

  “噫,还是初恋难忘呵。”良艾用手碰碰他,微笑又带揶揄的口吻说:“就晓得你,想细琴了么?”

  “哪里,还不是你常在我身边唠叨?要不,我哪里晓得。”庄牯偏过涨红的脸,用颤栗又伤感的语调说:“要不是弹棉花的老张硬是嫌弃我孤苦伶仃又没文化,这个细琴……成了也不一定哩。”

  “后悔了不是?”良艾继续开着玩笑却又神情严肃地说:“也许成,好却难说。细琴命也是苦,父亲老张早十年前过世了,老公海牯去年得了癌症走了,如今孤儿寡母开店,难哪!”

  庄牯用手擦擦额前的细汗,默不作声。西边天上响起嗡嗡的轰鸣声,他瞪眼瞧瞧,瓦蓝的天上除漂浮几片云朵之外,空无一物。

  “蠢哪,看飞机,在响处是看不到的,要往头顶看。”

  庄牯按着良艾的话,转身一抬头,果见一架银光闪闪的飞机越过头顶上空。他不由努了努嘴,笑了笑。

  细琴的棉被加工厂是横街的一家很小的作坊。乌黑的机床占据了大半门面,上方的四梁八柱跟挂蚊帐似的,边缘一根横梁镶嵌着小电机,又圆又大的磨盘上也坐着一个,合上闸,磨盘便在白白净净的棉被上来回地碾压。

  庄牯眯缝着眼,瞧着这制棉花的家什,侧身对良艾嘀咕说:“这根本不像我们那会的搞法。我记得我们那会,棉花匠弹棉花,背上背一个弓样的东西,用圆木锤在弓弦上弹,嘡——嘡——嘡——,跟拉大提琴一样,满空中飘着棉花糖似的丝絮……然后跪在台上用更大的磨盘来碾。”

  “我们那会?现在什么年代了。”良艾吃吃笑将起来:“天上一日,世上千年。二十年前的我们那会,多落后呀。”

  良艾感觉捏着庄牯的手一下被他甩开,便赶紧闭了嘴,讨好似的报他一个浅浅的微笑。

  店门前东一堆扎成捆的加工棉被,西一堆用麻袋装着的棉絮。一个剪着齐肩短发,满是黄脸皱褶,花衫衣饰陈旧,驼着背的中年妇女,端坐在机床前的板凳上,茫然地望着行走的磨盘出神……

  “要去打声招呼么?”良艾轻声地对庄牯说。

  “不了。”他的眼神迅速从店中收敛过来,朝前走去,无端地感慨:“人哪,老成这样,这细琴,哪还有当初的一点水灵模样?”

  良艾跟上去说:“时间就像把杀猪刀,谁又能逃出它的手掌呢?”他俩肩并肩,沿着红绿相间的铺路砖,慢慢悠悠地走。一直跟在身后的黄狗满载着稀奇,赶在前面去了,前面的路长得像是没有尽头。

  悠转到哄闹、嘈杂的菜市场,出行就接近尾声了。良艾接听个电话,脸色凝重,眉头紧蹙,踌躇再三,终于向庄牯说:“文明村镇大检查,为今天的出行,组上的卫生我也懒得搞了,现今非要回去不可了。”

  “我还想再转转。”

  “你的意思要我先回去?那可不成,担心你会走丢的。”

  “不要紧的。”

  “硬要转,假若记不得回家的路,就到豆腐店小梅那里去,她有我号码,我再来接你。”

  “不要紧的。”庄牯不耐烦地说。

  也许不要紧,也许转转也好。毕竟二十多年了,逝去的已太多,来的又太快,转转就转转罢。良艾望着庄牯踽踽而行的背影,如此默念着,就朝家的方向打了转身。

  良艾从组上保洁回来,已是烈日当头了。心正不安地默念着庄牯晓不晓得回,会不会走岔路?却见黄狗已趴在大门口伸出舌头歇着凉,庄牯躺在床上悄无声息的,大约走得累坏了罢。良艾把马甲、小红帽、袖章一一脱下,挂在墙头上,便去操办中饭去了。在煨汤的空隙,她悄步走到床前,俯身贴近庄牯的面,瞧他安详的紧闭的浓眼和厚厚的嘴唇,忍不住轻吻了一下。

  “走开!”庄牯冷不丁吃了火药似的一声吼,手臂用力挡开良艾,良艾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怎么?”良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双诧异的眼惊恐地望着他。

  “怎么?你心里知道。”庄牯瓮声瓮气地说。

  “我又知道什么?到底出什么事了,别吓唬我呀。”

  庄牯此时又闭紧着口,仿佛有些话想说又说不出口,不说出来又十分难受。在良艾的逼视下,他才最后说:“我在街上游荡,听见有人闲扯,说破烂王这个不是人的东西,差不多跟组上的留守妇女都有扯不清的丑事。”

  “……反正,不关我的事,不能光听那些闲人瞎说呀。”良艾电击似的全身抖动了一下,眼窝里渐有晶莹的东西在溜转。

  “开始,我也不信,后来一想起,破烂王那身狐臭……我刚瘫下去头几年,你身上不也是老沾着狐臭味么……”庄牯的脸在痉挛,身子在抽搐,声音更是哽咽下去:“你,不把瘫子当人,欺负瘫子……”他把头深深地埋进了枕头底下。

  良艾的脑壳仿佛起雾了,混混沌沌,两腿不知怎么蹒跚到了厨间。在灰墙上面密密匝匝写满正字的旧画报上又划上一笔——每当庄牯打一次、骂一次,她便委屈地记上一笔。在狭仄、闷人的厨间,良艾走、坐、站都不自在,只用粗硬的手指在不停地绞弄着,眼睛里像有颗豆大的沙粒样艰涩难受,脑壳里一会空白,一会悲愤,一会胡想……不晓得哪个缺德鬼,把十多年前的老账翻出来碎嘴饶舌,大约见不得庄牯好起来罢,可庄牯实在没有得罪哪个呀。……破烂王也是个鬼东西,尽管帮衬了蛮多,但有时又死乞白赖,说什么瘫子和我他都肯养,也不惧怕别人脸色,弄得我甚是左右为难。……也恨自己怎么就半推半就了呢,后来,我不也拒绝了么,破烂王至今脸上不还是挂着蚯蚓似的长伤疤?……又有什么法子?要买药钱,要糊口,自己又挣不到……庄牯也只晓得恼我,有难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只晓得躺在床上,帮不上一点忙。我要是一狠心,谁照顾你这瘫子呀,这会,你倒硬心肠怪我?良心都喂狗啦!

  湿热的厨间弥漫着焦糊味,窗外明晃晃的阳光照耀在药渣堆成的小山上,照耀在丝瓜棚上的黄色小花上,照耀在上下翻飞的几只花白的蝴蝶上。良艾在正字上面用力地划了几个大大的叉字。

  庄牯阴沉的睡房,传来深山老林里的牛铃一样隐约的叹息。良艾迟疑一下走进去,只闻得满屋里一股坟墓般的气息,墙上一座椭圆形木制挂钟不知疲惫地嘀嗒了二十年,就跟眼前的庄牯一样,只有心脏还在跳动着。黄狗半蹲在床前,伸着舌头,眼窝子湿漉漉地望着床上的主人,那神情好像在问:你睡了二十年,难道还没有睡饱么?

  “既如此,那又怎样?”良艾的手紧紧抓住腰间的衣襟忐忑地问道。抓着抓着,手心里又渗出汗来。

  “人生无意义……不如瘫去。”庄牯把脸转向墙壁,良久才吐出这么一句难受的话。

  摆在桌上六大碗碟饭菜的热气早已消散了,冷却了。

  “难道饭也不吃了么?”良艾的手几乎要把衣襟搓烂了。庄牯仍旧紧闭着眼,呼吸均匀,仿佛睡去一般。

  良艾用手拉他、扯他,用手腕去扳他的脑壳和脖子,脖子竟似铁一样硬,那身躯竟比刚瘫下去的时候更沉、更重……

   “如果你,这一坎硬是过不去,或者硬是嫌弃我,那么,就好聚好散吧。”良艾自怨自艾,像跟躺在天边又毫不相干的人在轻声地说。

  “怎么散?”庄牯一骨碌爬起来,死鱼似的眼瞪着良艾,肥头大耳上稀薄的头发顿时根根竖直,脸上竟泛着兴奋的油光。

  “怎么散?亏你说的出口?!”良艾心里恨恨地念着,唇腔哼哼几声,舌头僵硬,再也说不出半句来。这个休眠了二十年,从二十年穿越过来的庄牯,正在陌生地、可怕地在她眼中模糊,一道裂痕正在扩向无边无际。她的脑壳像西瓜样被铁锤猛敲打一下,汁囊四处迸散……

  太阳无情地烘烤大地,枫叶在炙人的热风中飒飒作响。卖酒佬房顶上的石棉瓦溢出阵阵白蒸汽,袅娜地飘向蔚蓝的天空。卖酒佬此时正在酿酒,酒蒸龛下面的灶膛里的火燃得旺旺的。丢在厅屋旮旯的稻谷、大米、高粱和玉米,混着酒糟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卖酒佬把刚滗出的烧酒装在塑料壶,才搬至门外,猛听一声刺耳的哀嚎从良艾屋里传来,只见良艾跣足蓬头冲门而出,双手抖向天空……远处,破烂王骑着满载破烂的三轮摩托车飞驰而来,无忧地高声唱着“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老歌。卖酒佬把塑料壶摆放在门口,用印花手帕擦擦汗流迷糊的双眼,定了定神,满脸不解地自语起来:“唉,这瘫子刚好,瘫子婆又疯了,这出行的日子难道我看错了不成?”

  这排像牛栏又像工棚的低矮住处,在安置房落成的时节很快地被夷为平地。破烂王办了一场婚酒,新人竟是良艾——他一生当中,唯一沾过的女人。

                                                

 

原载《湘江文艺》2020年第3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