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期刊 >> 1982年深圳第一份文学杂志诞生
详细内容

1982年深圳第一份文学杂志诞生

时间:2020-08-08     作者:魏沛娜   阅读


“《特区文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和深圳特区同生同在的文学符号,用文学的形式告诉人们‘深圳和深圳人’,这是当年它对深圳的意义,也是我们对它的感情。”今年六十多岁的张黎明自退休后一直住在惠州一个水库边,每天打理瓜果蔬菜,过起清静的“山居生活”。近日,深圳作家张黎明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对于三十多年前参与创办深圳经济特区第一份文学杂志的往事,她回忆起来仿若昨天发生的一样。1982年春,《特区文学》正式面世,这是深圳经济特区第一份正式出版发行的大型文学杂志。张黎明参与杂志的创刊工作,并当了几年的编辑,她形容这段初创的岁月是人生“永远的财富”。


一定要办一份特区的文学杂志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前,只有鲜为人知的文学杂志《深圳文艺》。特区成立后,张黎明记得,大约1982年,时任深圳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伟彦亲自和她说,一定要办一份特区的文学杂志,问她是否愿意去当开荒牛。张黎明立即说好,“办杂志就办杂志,当开荒牛就当开荒牛”。自1979年中回到家乡深圳后,张黎明已经习惯了这样那样的第一次,“开荒”的尝试对她来说已属家常便饭。“当时我在深圳特区报,离开初见规模的特区报去开‘特区文学’的荒地,不过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和平常。”


《特区文学》的创刊筹备工作由当时挂职深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韦丘负责,他住在深圳市文联,而那时的文联在旧城区边上的市文化局内一间不到4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办公。“说去《特区文学》开荒一点不假,《特区文学》比深圳特区报更一无所有,没有办公室不说,没有编辑没有发行,当年特区报还有个李伟彦的家可供开会,这里是什么都没有。”张黎明说,她去韦丘的住处也算是编辑部“报到”,见到韦丘借住在当时文化局二楼的一个小房间,其实他的办公室和住处就用文联的几个高柜子隔开,只能容下一张桌子、一张单人床。“七八平米那样小,胖一点的人都不能转身,幸好韦丘抗日时期打过游击,不怕吃苦,床铺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物件,枕边有一摞摞的稿件,有种打起背包就出发的游击感觉。”


除了张黎明,书法家何玉生那时也加入了创刊团队。韦丘领着他们上上下下跑,从组稿编稿排版到发行,他都亲历亲为,一点也不含糊。一发现好文章就高兴得不得了,不但改稿,还写信给作者。“我们有时也在广州文德路广东省作协韦丘的家中‘办公’,那是特区文学的广州‘联络站’,从联系作者到校对,从他家的客厅到卧室,处处可见特区文学的‘办公’痕迹,为了深圳特区第一份文学杂志,他贡献了自己的家。”


1984年达到近17万发行量


在张黎明的眼中,韦丘不仅是一位诗人,还是一位严厉的主编。比如,他对稿件处理比谁都严格,所有来稿不但要登记还要给作者复信,第一次说来稿收到了,采用不采用都要第二次复信,或退稿或告知哪期刊登,第三次寄出样书,一本书和一篇剪下的刊发稿。有时候大家太忙,他甚至自己亲自动手给作者写信,他说这是对作者的负责。


一本杂志三个人,组稿审稿排版看大样,还要联系印刷厂,找纸张,那时候的纸张奇缺。对于这段经历,韦丘生前也曾经撰文回忆介绍道,当年的深圳特区,只有一家外资兴办的彩印厂,印彩色封面没有问题,可是能印内文的印刷厂却是一间也没有。只好到广州去印。那时还没有电脑排版,是由排字车间的工人用手把一个一个铅字排出条样,然后由编辑把条样剪剪贴贴,拼成大样交回印刷厂拼版。那时只有韦丘一个人会干这种活,然后又是校对——一校、二校、三校直到终校,他一个人是怎么也干不了的,只好动员老伴、儿女来帮忙。韦丘写道:“创刊号终于面世了,反映还不错。当然,用现在的要求来看,自然是蹩脚得很。可是读者绝不会知道,那是我们全家人关着门干了将近10天才搞出清样签字付印的。”


可喜的是,《特区文学》自1982年问世后,发行量也直线上升,在1984年达到近17万的发行量,并由季刊改为一直发行至今的双月刊。


“必须通过作品来使读者了解经济特区”


《特区文学》创刊之时,韦丘就为杂志的定位提出“必须通过作品来使读者了解经济特区”。万事开头难,但在深圳市的有关领导和宣传部大力支持和鼓励,又有“特殊政策,灵活措施”的政策做后盾,更得到本地、内地和港澳地区以及海外的华文作家和作者的踊跃来稿,给予整个编辑部很大的信心。


此外,韦丘多次强调联系培养深圳青年作者,而这个任务则落在年轻的张黎明头上。张黎明告诉记者,当时《特区文学》和深圳特区报一起举办了五四征文比赛;在深圳青年联合委员会江照辉亲自筹划支持下,成立了青年文学社。韦丘亲自给深圳的文学发烧友上课,还开辟了文学青年的作品园地,编辑部成为文学青年聚集讨论作品的地方。《特区文学》还多次举办全国性的文学活动,全国各地来参加活动的作家一拨一拨,像王蒙、北岛、程乃珊、赵丽宏、周梅森等都来过。


后来,《特区文学》编辑部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通心岭10栋某单元;又增加了刘起裕和林小丁两个人,他们起初没有地方住,条件不怎么好,可大家干起活很卖命。“编辑部一出书,要从广州拉书回来,我们人手不够,文联总动员,几乎可以看见的人都来帮忙,你别以为有多少人,深圳市文联常务副主席汤洪泰亲自带队,搞音乐和舞蹈的洪流、顾小玲,还有办公室的,连书带人一部面包车装下全文联。”张黎明介绍说,编辑部有个自封雅号:快乐编辑部。那时候已经有了四五人,大家从来没有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过矛盾,编辑部充满笑声。


作为深圳经济特区第一份也是唯一公开发行的纯文学杂志,《特区文学》至今已走过38年的岁月。谈起它创办的意义,张黎明不无感慨地说:“《特区文学》无愧是当年深圳灵魂的一张名片。它立足本土,深受深圳人的喜爱。”


来源:深圳商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