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短篇小说 >>一池小说 >> 钟欣短篇小说《你为什么跟踪我》
详细内容

钟欣短篇小说《你为什么跟踪我》

时间:2020-08-31     作者:钟欣   阅读


作家简介:钟欣,1989年大暑生于广西钟山,有小说作品发表于《民族文学》《广西文学》《湖南文学》《椰城》《红豆》等刊物。现居黄桃。


你为什么跟踪我

钟欣


走到建政路,那个男人仍在跟踪我,似乎要跟到我的住所为止。我就住在建政路。我不敢再继续往前走了,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钻进去。我从后视镜看到了他。他身材魁梧,至少比我高出一个头,对付我绰绰有余。看到我上了出租车,他仿佛有些焦急,前后看了看,似乎也想拦一辆出租车下来,继续跟踪我。但是迟迟没有第二辆出租车来,我走出很远,他都没有再跟上。

他至少在人民公园就开始跟踪我了。人民公园人多,我不好判断,也没有注意到他。在人民公园走了一圈,从南门出来,在一个摆卖毛笔的小摊前停下,拿起一支标价为99元的毛笔准备试一试时,发现他也突然停在一个饮品摊前,装模作样地看价目表。老板问他想喝什么,他半天都没有回答,总是往我这边瞄。我不由得吃一惊,马马虎虎地写几个字,就放下毛笔离开。他也随即离开饮品摊,继续跟踪我。

我还不敢确定他是在跟踪我,又在官塘逛了一圈。官塘的几条巷子摆满了各种廉价的衣物,一堆一堆的,像一座座小土丘,到处弥漫着灰尘和异味。前来挑便宜货的人很多,净是些中老年妇女。我憋着气四处走,不时停下来,假装挑拣衣服或者鞋袜,用余光往后瞥。他一直和我保持十到十五米的距离,我走他也走,我停他也停。我的冷汗一个劲地往外冒,身子都开始颤抖了。我又离开官塘,走进文化大院,走到建政路。我脚步加得很快,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走的。想不到他还对我紧跟不放,也三步并作两步走,仿佛吃定我了。

我在出租车上绕了半个南宁,又回到了建政路。起初,司机一直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我让你往哪里走你就往哪里走就是了。于是,他从建政路驶到了园湖路,又从园湖路驶到了北湖路、明秀路,最终绕到民族大道和东葛路,从古城路回到建政路。

我走下出租车。暑气已经减退了,夜幕也渐渐降临,华灯初上。建政路比白天热闹了许多,各种地摊陆续摆了出来,附近的居民和几所高校的学生也开始蠢蠢欲动,使得原本就已经很狭窄的马路更加拥挤。我不敢确定那个男人是否一直守在这里,四处张望了好一会儿,才敢往住所走去。我边走边不时用余光往回看。但是,人太多了,加上天也慢慢黑了,我实在没办法辨别,回到楼下,又前前后后看了很久,才敢开门进去。

第二天去上班,一路上也有人在跟踪我。开始我也没注意,在粉摊前吃了碗老友粉,付了款离开时,一个还剩下大半碗粉没吃完的中年妇女随即站起了身,离开粉摊。这个中年妇女有些虚胖,头发枯黄,穿得也不是很讲究,一看就知道是从乡下来的。她吃的是三鲜粉,好些块肉还留在碗里。看到我回头看她,她表现得有些不以为意,扫了扫桌面的二维码,冲粉摊的老板说:“支付了啊。”

她一直跟我到公交车站,我在公交车站停下来,她也在公交车站停下来。我又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她却伸长着脖子往后面看,似乎也在等待公交车。把脖子缩回来时,她的目光在我脸上停了一瞬。我挪了挪脚步,站在离站牌更近的地方,假装看站牌。她没有挪过来,而是掏出手机,举在脸颊上,似乎在和谁通电话,声音很小,表情很严肃。我回头看时,她也恰好抬头望向我,继续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我不想在这里等车了,想躲着她走到下一站。这一站和下一站的距离不算远,走路也就三四分钟的时间。但是刚要起步,车就来了。

车上很空,一排排的座位都没有人。也只有我在等这趟车,我的前后都没有人上来。我走上车,中年妇女还在打电话,与此同时一直瞄着车上的我。我好像还听到了她说:“他上了86路公交车。”我上的正是86路公交车。

我扫视着车上的人,走到最后一排。坐在最后面,才不会有人看我。86路是乘客比较少的路线,每个站都很少有人上下车。但是开到南湖公园时,却突然上来了好几个男人。这些男人好像是一伙的,操着我听不懂的方言,谈笑风生,嘻嘻哈哈地往车厢后部走,坐在我周围的座位上,把我团团围住。他们肯定是接到了中年妇女的电话才在这一站上来的。但是,他们却表现出对我视而不见的样子,仍在用自己的方言大声谈论。好像是壮话,我听不出来。他们边说边笑,还不时相互传递手机。其中一个男人,好像就是昨天跟踪我的那个,接过另一个男人递来的手机,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我不敢看他和别的任何一个人,也只是假装埋头玩手机。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突然翘起二郎腿,装作不小心踢了我一下。我冷不防吓一跳,手机差点掉下来。他却若无其事的样子,没有对我表示出任何歉意,继续和自己的伙伴高声谈论,声音大得好像要把整辆公交车都扛了起来。我偷偷瞥了他一眼,把自己缩回来。

距离公司还有两个站,我就提前下车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上班的地方在哪里。他们没有跟着我一块儿下车,只是看到我下车时,突然全都不说话了,也不再相互传递手机。他们好像把所有的目光都盯向了我的后背,像是要把我盯穿似的。下了车,我也没有往车上看,胡乱找个方向走去,绕了很多个弯,才来到公司楼下。

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我就要迟到了。但我还是四下里看了好一阵,确定身后没有人再跟踪我,才敢往公司所在的大楼走去。两个保安远远就望着我了,看到我走过来,分别咳了一口痰,啪啪吐在地上,吐完,乜斜着眼睛看我。这是两个还很年轻的保安,看上去才初中毕业,没有理由年纪轻轻鼻喉就有问题,在看到我的时候吐痰,一定是故意的。他们可能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只是我平时觉察不出来而已。他们很有可能和中年妇女以及那几个男人是一伙的。

果不其然,他们表现得很反常。我走到他们跟前,他们突然跟我打了声招呼,说:“来了?”几乎是异口同声。我在这里工作半年了,他们从来没跟我打过一声招呼,我也没有跟他们打过招呼。我打心里瞧不起他们,也不可能和他们谈到一块儿去,为什么要跟他们打招呼呢?他们却突然跟我打招呼了,他们心里没有鬼,有什么?我没有应他们,瞟了他们一眼,就往大厦里面走去。

下午下班,在公交车上,居然又遇到了上午的那几个男人。依然是86路公交车,他们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而且好像知道我必将走上这一趟车似的,专门把早上我坐的座位留空。我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那个空座位,没有走过去,而是在后门附近的一个空位坐了下来。他们看到我了,但是对我视而不见,照旧相互谈论。我想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便竖着耳朵仔细听,听了很久,却一句都听不懂。其中有一句像是骂人的,听起来有点像“做死他”,但我不确定是不是。

他们没有在南湖公园下车,又往前耗了几个站,到了中医一附院,还是不肯下。我不想跟他们耗了,在这一站下了车。还好他们没有跟着下车,我下了车往车厢上瞥了瞥,他们还在继续大声说笑,似乎是完全不知道我已经下车的样子。但是有一个在打电话,和那个中年妇女一样,说话小心谨慎,害怕被谁听见似的。车慢慢开走了,我在周围观察了好一会儿,才敢往住所走去。

我以为这回应该不会有人再跟踪我了,但是,当我吃了晚饭,走到住所楼下准备开门时,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了我的身后,站在我身后两米远的地方。他背着一个印有熊大、熊二和光头强的书包,好像是刚放学回来的,看着我选钥匙,目不转睛。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确定他是否也住在这幢楼。我看了看他,把钥匙放下,又往后看了看。更远的地方,一个小老太婆蹲在一个破烂得快要不能用的簸箕前,手举辣椒,喊道:“指天椒,正宗的天等指天椒!”声音不大,但是能够听清,每喊几声,就往这边看来。

我最终没有把门打开,退了出去,让小男孩去开。他却迟迟没有走上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冲他轻蔑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我没从老太婆的簸箕前走过,而是走了另外一条岔路。进入岔路口时,我又回头看了看。老太婆不再举着辣椒吆喝了,而是在偷看我,好像想看看我要走到哪里。小男孩也不再站在原地,而是走到了门前,眯着眼睛往门缝里看,看了一会儿,又回过头看我。我不想和他对视,便彻底离开了。

夜幕降临了,街上的人成倍增加,人挤人的,很难前行。我不知道老太婆和小男孩或者其他人是否在跟着我,多次回头,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人太多了,根本看不出谁在跟踪我。我在街上绕了好几圈,把全身的汗水都绕出来了,才再次往住所走去。住所的楼下一片漆黑,需要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才能看清路。居然还有人在跟踪我。我走到门前准备开门时往后看了看,一个人也走到了隔壁的那栋楼下。看不清是男的还是女的,身影很模糊。但是为了不让我怀疑,故意取出一串钥匙,假装开那栋楼的门,却换了一把又一把钥匙,都没能把门打开,最终还是从里面出来的一个人把门打开的。

我想带把刀在身上。我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随时都有可能遭到迫害。我有一把小水果刀,长约二十公分。我想把它绑在小腿上,遇到危险就抬起腿或弯下腰拔出来。古装电视剧里经常有这样的镜头,韦小宝好像就是这样的。而且,绑在小腿上也非常隐秘,一般人不会想到那儿还会有什么东西。

我拿小水果刀和小腿比了比,比小腿略短一些。我找来了两根鞋带,在小腿上垫了一块布,就开始绑起来。绑得不松不紧,没有把腿勒疼,也不至于走起路来,小水果刀会从刀鞘滑下来。我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又一圈,走的同时,多次抬腿或弯腰拔刀,都能轻易把刀拔出来。拔出刀,我又在空中胡乱挥了挥,感觉不太坏。

第二天出门,我就把刀绑在小腿上了。我果然没有杞人忧天,一走到小巷,就发现又有人在跟踪我了。这次不再是个妇女了,而是一个看起来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他挎着一个棕色小皮包,穿得也很正式,白色衬衣、黑色西裤和皮鞋,衬衣扎在腰间,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精神。我在昨天早上的粉摊前坐下,要了一碗老友粉。他居然也明目张胆地跟着坐在我旁边,并且也是要老友粉。为了打消我的猜忌,他假装埋头玩手机游戏。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游戏,但通过声音,可以确定那就是游戏,而不是在和谁聊天。他玩得很投入,目不斜视,脑袋始终没有抬起来,好像一点也不担心我会偷偷溜走。

我的粉先到,他的粉随后也到了。他还在继续玩游戏,我吃了将近三分之一,他才开始吃。但是他吃得很快,我吃完站起身,他也吃完了。我付了钱,他也跟着付钱。我故意先不走,假装翻看自己的包。他却不以为意,瞟了我一眼,就往前跨步走了。他所走的正是我要走的方向,一直往前走,也不回一下头,料定我会跟在他身后似的。太欺负人了!我没跟着他走,决定绕远一点,到别的公交车站搭乘别的公交车。

我走到了东葛鲤湾路口,准备搭乘30路车。30路车也能到公司,就是下车后还需要步行一段路。东葛鲤湾路口人比较多,车也比较容易等。我一到站,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人在跟踪我,车就到了。车上很多人,没有空位了,我只能站着。30路车的上一个站就是中医一附院,不知道那个小伙子是否也上了这辆车,我前前后后瞧了瞧,没有看见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我下了车,走到公司楼下时,他竟又赫然出现在了我的跟前。他应该早就等在这里了,故意向一个过路的姑娘问路。小姑娘对他爱理不搭,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连忙摇头离开了。问路哪有问路人的,还是个一看就知道不愿意搭理人的姑娘。至于伪装成这样吗?他又四处看了看,继续往前走。我想避开他,却已经来不及了,被他追到了跟前。我激动得差点要弯腰拔刀了,发现公司大厦门口的那两个保安在,才没有这么做。他们是他的同伙。

“帅哥,你知道绿珠大厦怎么走吗?”他这么问。

绿珠大厦就是公司所在的大厦,也就是跟前的这一幢。我也不想搭理他,狠狠瞪着他,浑身都发抖了。他却不当一回事,继续说:

“跟着导航走到了这里,但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我依然对他怒目而视,没有回答他。那两个保安望向这里,从数米开外喊过来:“这里就是绿珠大厦了。”说着,又使劲咳了一下,吐出一口痰来。

我转而把目光瞪向他们,忍了很久,还是没有把刀拔出来,我不是他们仨的对手。还好他们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联起手来对付我。小伙子小跑到两个保安跟前。保安指着大厦门口的小牌,说:“没错了,这就是你要找的绿珠大厦。”故意把调子提得很高,说话间瞥了我一眼,显然是说给我听的,好让我打消对他们的猜疑。伎俩也太低了!而更加可笑的是,小伙子竟对他们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说完也不回头看我,往里边径直走去。

两个保安看了看我,又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早啊。”

我依旧没有理睬他们,瞪着他们,也往大厦里面走去。刚走到门口,又听到了他们咳痰的声音。我回过头,他们啪地把痰吐在我身后一米的地上。我举起手指着他们,突然大声说道:“别欺人太甚了!以为人多我就会怕你们吗?有种放马过来!”略微弯下腰,做出准备拔刀的姿势。他们却继续假装没听懂我的意思,甚至假装被吓着了,摆出一副面面相觑的样子,很久都不再说话。我定定地瞪着他们,决定只要他们往前挪一下步,就立马拔刀挥向他们。他们却似乎意识到时机尚未成熟,或者猜到了我有备而来,犹豫许久,都一动不动。我也冒出了一身冷汗,浑身瑟瑟发抖。

公司的人事部经理这时也到了,是个比我大整整一轮的高挑女人,远远就喊了我一声。两个保安扭回头,望向她。我也望向她,身子还在瑟瑟发抖,并且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快要瘫软在地。她问我怎么来得那么早,吃早餐没有,好像一点也没觉察出什么不对劲来。两个保安又相互看了看,走回岗亭。她也看了看他们,笑着迎向我,走到我跟前,又问:“怎么还不上去?”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跟她一块儿走回了公司。

为了避免还被跟踪,下午下班,我推迟了一个小时才离开公司。情况还是不太理想,一出门,就又遇到那两个小保安。他们挤在一起,窃窃私语,看到我出来,就做贼心虚了,装模作样地往两个方向来回巡逻。我不想像往常那样直接去等公交车,便沿着相反的方向走,准备走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再乘车。他们没有跟过来。走到拐弯的地方突然回过头,我也没看到身后有什么可疑的状况。但我还是不太放心,不时回头看,同时把脚步放得很快。

我误打误撞地走到了一家快餐店,店门上的牌子写着:5块钱吃饱,8块钱吃好。突然就笑了出来。平时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回到住所附近吃过饭了。我往里边瞧了瞧,人还不算少;又四下里看了看,好像也没有人在跟踪,我就走了进去。服务员问我想吃饱还是想吃好。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至少看上去不像个成年人。我说:“既要吃饱,也要吃好。”她噗嗤笑了一下,说:“那要兜着走吗?”露出了两个小酒窝。我想起了“吃不了兜着走”这句话,突然就不高兴了,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就是多要一份打包带走啊。”我不需要多要一份打包带走。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要了份10块钱的。有一条小鱼和几块排骨,还有一些红薯叶和几片青瓜,一碗紫菜鸡蛋汤。米饭是满满的一碗,吃完了还可以再去盛。小姑娘说着,又冲我笑了笑,两个小酒窝再次露出来。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这么对我笑过,包括我上大学时暗恋过的那个女生。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难道是在对我施美人计吗?饭菜会不会有问题?她前面所说的兜着走难道仅仅是打包带走,而没有吃不了的意思?我有些害怕,看着饭菜,久久不敢动筷子。

小姑娘也不再去迎接其他客人了,站在一旁巡视吃饭的人们。我抬起头时,恰好和她的目光撞在一起。她又对我挤出了笑容,看着我笑,好像是在示意我吃。我又望向饭菜。饭菜看起来好像还真不错,色泽鲜艳,不像是用地沟油做的。鱼也有三根手指并拢那么大,排骨还是用菠萝焖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总共八块。换了个店,10块钱是没办法买到的。我还是不肯动筷子,又抬起头望向她。她竟走向了我,像大军压境一般,站在我跟前。

“怎么还不吃呢?”她问,笑容依旧。

我瞪着她,不答话。她又继续说:“是不是还需要辣椒或者什么的?”

我仍旧不答话,仍旧瞪着她。她就把笑容收起来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心翼翼地问:“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还是没有说话,瞪着她,又望向周围的人群。店里很热闹,但都是男人。她也再次望向四周,问我怎么了。我咬着牙,使劲瞪着她,哼了一声,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她从背后哎了一声,说:“你怎么不吃就走了?”我还是没有答应,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她没有追出来,其他人也没有谁走出来,我回头看时,只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在晃动。我拐了个弯,沿着另外一条路走去。如果没有记错,我已经走到新民路了。这条路有些冷清,车辆很少,行人就更少了。我不时往后看,好像真的没有人跟踪我了,我始终没法看到身后还有行人。但是,走到一个路灯底下,另一个小姑娘突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是一个身穿校服的小姑娘,背着书包,绑着马尾辫,跪在地上,跟前用粉笔写着:求两元钱回家车费。看到我走过来,又马上把头垂下去。真好笑,把书包当了都不止两元钱,何苦这么来着?何况,粉笔从哪里来?随身携带的?哪个学生会随身携带粉笔呢?肯定有问题,说不定就是专门守在这里准备对付我的。我不想戳穿她,加快脚步从她面前走过。

果不其然,她突然叫了起来:“哥哥,求求你给我两块钱吧,我已经跪了整整一天了,现在天又黑了,再不回家,我爸爸妈妈一定会急死的。”她仰着脑袋望着我,向我伸出手来。我回过头看了看她,她眼睛都红了,快要流下泪水来。但我还是不打算搭理她,扭回头又继续往前走。她果然哭了。刚跨出脚步,我就听到她的嘤嘤啜泣声,听起来哭得很伤心。就爱跟我来这一招。我有那么容易上当的话,就活不到这一刻,而是死在快餐店里了。还好,她也没有跟上来,我走出十多米远回头看时,只能看到她趴在膝盖上。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能放松警惕。他们人多,到处都有耳目。何况,他们跟踪我,怎么会那么明目张胆呢?都是偷偷进行的。这是小人惯用的伎俩。再说,或许他们是在欲擒故纵呢?他们远比我想象中的要狡猾得多。

我脚步越发加快了,三下五除二,就又走到东葛路。走到东葛路,距离住所就不远了,不用再坐车,也可以很快走到。我又回头看了看。身后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正在遛狗。两人的狗相互撕闹着,他们也聊得有声有色,女的还突然打了男的一拳,说了一声“真讨厌!”他们不像是跟踪我的,更像是一对婚外情人。但我还是不敢疏忽大意,边走边用目光扫视四周。

平时一片繁华的东葛路,变得比新民路还要冷清了,不仅少有行人,连车辆也几乎没有。路灯一盏连着一盏,笔直通向路的尽头,白茫茫的一片,让人无所适从。看着这一排排路灯,看着那看不到头的尽头,我突然就不想继续往前走了。现在看似没有人在跟踪我了,实际上他们或许早就守在我的住所。他们已经摸清我的住所,哪还用得着费力跟踪呢?这些家伙,实在太狡猾了!我不能让他们得逞,不回去了。

但是,不回去,我又能去哪里呢?我不知道。我站在路边,思索着自己要何去何从。但是,尚未思索出个所以然来,一个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就是他,一直跟踪我,至少从昨天就开始跟了,我刚才好不容易才抽出身给你们打电话。”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回过头,想看看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却还没来得及看到她,就先看到两个身着警服、戴着大盖帽的男人。他们朝我跑过来,跑得那么快,像飞一样。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当即启动应急预案,弯下腰,把手伸进裤筒,拔出小水果刀。我以为我会比他们快一步,想不到是他们比我快。我刚站起身要把刀挥向他们,他们就已经扑到我身上,一人一边,拽住我的双手,反剪在后背。他们力气很大,我一下子就动弹不得了。而被他们反剪双手之后,小水果刀也随即被他们夺过去。

“你为什么总是跟踪我?”

那个女人已经靠近我了,但不敢靠得太近,站在两三米远的地方,用手指着我。我抬起头,终于看清了她的脸。是一个长满雀斑的职场女人。


原载《椰城》2020年6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