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走进贞丰作家协会是怎样的感觉
详细内容

走进贞丰作家协会是怎样的感觉

时间:2020-10-09     作者:湘诺   阅读


我们来到贞丰的时候是晚上八点,晚风携着城市的灯光把我们周身打量了一个遍,或许是初秋的缘故吧。


这是前几日,我去贞丰的第一印象。,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我们在某个地方的相遇,会是那般如此值得回味和记忆。


来贞丰,我们是从兴义出发的,这让我有几分感慨。因为来兴义之前,有好几年大家都未曾遇见了,只是在平时,彼此偶尔通过网络寒暄一下。


那天,参加完婚礼后 ,我们与毛哥一起坐车返程,一起去贞丰古城,这让我满心欢喜。


来到贞丰,在毛哥、康哥的安排下,我们放好了行李,打的来到了贞丰古城,与贞丰作家协会的几位老师会合,然后,大家开启了夜间行走古城之旅。我们一路走,一路看,聊文学,聊古城历史,聊了很多,大家都特别开心。


在聊天中,我了解到贞丰县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境内有很多景点,想必,贞丰古城也始于唐代,或者更长的年代。我没有确切去打听它的时间有多久远。不过,从古城一路的漫步,我似乎感觉到我自己回到了古代,整个古韵的气味,充斥着我的视觉神经,一时间,我还真的看得眼花缭乱了,竟然用不出任何形容词来描述这其中的魅力。想了许久,才说了一个字“好”,惹得大家大笑起来。


有人说,因为喜欢一个人,才会爱上一座城。而我,来到贞丰,并不是这样的,却无端的喜欢这座城!我想,这就是贞丰古城经久不衰的文化底蕴吧。


白墙青瓦的古代建筑,接地气的把几个朝代的时间打在我们眼里,似乎时间在这里是唯一的过客。漫步在贞丰古城的巷道里,有丝丝的细雨飘落下来,湿漉漉的地面,加上灯光微微的点缀,整座古城像极了雨巷的丁香姑娘,是那样的朦胧。说实话,那一刻,我还真没有理由让自己离开那里。


从古城大西门进去,我们遇到谭家大院,我冒冒失失的走了进去,院里布置井然有序,院角右侧有音乐小屋,小屋里挂满大大小小的吉他,有让人想冲上去弹奏一曲的冲动。从谭家大院再往前走,你会遇到一所故宫缩小版的建筑,那便是文昌宫了。


走进文昌宫,有种让人走进书香门第的感觉。但仔细看,你会发现文昌宫布局上几乎呈现出对称,有前殿,有左右配殿和正殿之别。特别是在整个建筑群的前面,有长方形的荷花池,整个荷花池的正中央横向建有桥,这便是进出文昌宫的径道,整条道和池水加起来,池水被道一分为二,像极了一个“中”字。文昌宫的整体建筑呈现出前低后高,又是那样的错落有致。


从文昌宫出来,左转步行不到百米,你会看到一口古井,古井背靠一面石岩,石岩上有流水不断滴落,古井侧边有一凉亭,凉亭上有一块布标,带着远古的气息把“大水井”三个字直溜打到人们的眼底。此时,面对大水井,一转身便会看到一道木门,木门边挂着“贞丰县作家协会”的木雕字,推开门,院子里有花草靠在墙角,正生机勃勃的在夜幕下,在挪步向前,便是木质架构的房子,再往里走,便是贞丰作家协会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整整齐齐堆着一些书籍,走近一看,每一期的《贞丰文艺》都依次被排列在上。这其中,还有贞丰作家们个人出版的著作。当然,我最熟悉的一定是那本《泼诗水墨卷》了。因为那本书是贞丰青年作家毛宏、杨永康、刘凤与我等九个人合著的。


离开贞丰作家协会办公室,再往古城里面走,还有很多古建筑,不用我说,来游览的人必然很多。只要你把自己置身其中,定然会不念过往,不想明天,就活在当下的光阴里,哪怕是就坐在那样的时光里,不言语,也是一种安宁。


来到贞丰作家协会,走进贞丰古城,是一种旅行,也算是两全其美之事。毕竟每天忙于生计的我,忙碌的日子里,面对许许多多现实的压迫,固然堆积许多情绪。我打道回府,必然要路过贞丰这座城市,停下来,在古城里走走,我便不再是贞丰的过客了,从古城走走,我心里的沉重便少了许多,这足以让我释然一些残酷,少一些惭愧。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早,早餐过后,康哥作了我们的向导,再一次带我们仔细重游了贞丰古城,没有夜色和灯光,古城又是另一番景致,显得端庄和素雅,给人温馨和向往。


逛完古城后,我们驱车来到董箐,毛哥很早就到了董箐,对这一天所有人员的所需,都详细地安排好,特别温馨。他的热情把我们每个人都从心底深深地感动,是的,和他认识这么多年,相处了这么久,这些我早就预料到了,因为他的为人和他的文字太像了,给人非常特别朴素和温暖,是那样的美好。


他一一给我们介绍着董箐,董箐的布依渔村从北盘江河畔一一的排列过来,座落到我们眼眸里。那层峦耸翠,一排排独具民族风情的布依小楼沿江而建,错落有致,纵横于山水之间。


抬眼望去,青山相扶,绿水相送,让人忘记了城市的喧嚣,心沉寂下来,有天人合一的境界,让我们心灵得到飞翔!


当然,从董箐码头出发,坐着游艇顺着江走,有遇到三峡的感觉。穿涯而过的江水,曲线优美,又似乎很是温柔。其实,贞丰就是一座这样的城市。


当然,逆水而去,顺流而返,我逐渐明白,这水,是最神奇的艺术家和创造大师。它们的每一笔里写满了山川和大地,写满了云雾,写着雷鸣电闪,写着自然万物,也写着芸芸众生,写着自然与乡村和城市的对话。


所以,大胆的说,有点夸张,不过也是如此,贞丰这座城市,有一半是水写成的,里面充满灵性和美感。那些大大小小的河流,脉络清晰地从贞丰这块土地布置到北盘江,勾画点染,肆意而多情地书写着无休无止的情爱,把水与大地的命运紧紧雕刻在黔西南的版图里,构成贵州不可缺失的水墨,由此勾勒了中国山水唯美的一角。



如果天气晴朗,在董箐湖边的路上走走,假装被沙滩上细碎的沙子埋住双脚,用意念写一个人的名字,放在心底,水面微凉,泛起晨光和晚霞,更是一种美丽。


是呀,去过董箐,看了一些水,我突然明白,水是可以写文章的,它写的文章,可以柔美,可以优美,更可以壮美。它写的文章也可以随性调理,增删,甚至调节着自己的性情,是那般得心应手。



我想,这或许是我来贞丰的意义,以后,我写的文字,一定要写成有像水写出的文章一样。想想,确实,不管是大禹治水,还是都江堰、大运河......不都是这样吗?


所以,我的时间,我的生命,也是这个道理,它们行走起来,就像水流动起来一样,创造着无数的奇迹。


湘诺,原名赵永富,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第五期高研班学员,中国公益网全国大学生新闻艺主编,贵州省诗人协会、黔西南州作家协会会员,四川南边文化艺术馆第三届签约作家。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