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高逼格大学生诗群的缺席,是这些年诗坛风气变坏的主要原因
详细内容

高逼格大学生诗群的缺席,是这些年诗坛风气变坏的主要原因

时间:2020-11-23     作者:行顺   阅读


这几天,写了两篇诗评,写完之后,突然有点悲伤。

 

因为这两篇评论文章并不是真正实质意义上的诗歌批评。只是出于内心深处正义感的涌动与情感上的不可抑制。


批的不是文化上的单一,不是对诗歌理论的挖掘与开拓,而是基于和专制与垄断下的诗歌权力的不共戴天。


几曾何时,我们的诗歌批评,主要目的不再是对诗歌多元化的促进、理论的深入研究与探讨,而渐渐地沦为与诗歌权力的斗争上,变成了长期而持久的所谓的反腐、寻找公平公正的战场。


虽说这两者不是完全没有关系,但就此刀戎相向,总让人感到悲哀。——让80、90后甚至更年轻的写作者把才华与精力浪费在与权势的斗争及话语权的争夺而不是诗路的实践与建设上,太可惜了。


遗憾的是,即便是深入其中的人,也一直不明白,所谓的话语权最终是建立在实力文本的基础上的。

 

虽然我是80后,但我觉得80、90后的写作者在许多方面是不如60、70后的。


60、70后在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正值思想大解放时期,他们得以全方位解绑,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理论主张,开拓出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写作路径。

 

80、90后是没有这样的写作群体和写作气象的。如果说部分80、90后的写作者略有建树,也是因为当年60、70后对写作路径的探索与实验,给了他们更多的可能性。


而现在,年轻的写作者不再去想法完成思想的核爆,而是或被迫或主动地全身心投入到争夺现实中的蝇头微利上,如果这是诗坛生态使然的话,不能不让人感到悲伤。


上世纪80-90年代,各种各样的诗歌运动都是由大学生发起的,从朦胧诗开始,北岛、杨炼、顾城、于坚、海子,都是大学生,他们的成名主要依赖于在大学时期或大学毕业不久写出的具有开创性的作品。


当年的大学生劲头十足,具有挑战权威的意识,重塑诗歌精神的主张与追求。就连评论家,也是像徐敬亚这样的刺头儿,常敢为天下先。


而这些年出现的较有实力的诗歌红人,如郑小琼、余秀华、刘年,张二棍,都是底层得不能再底层的草根。让人奇怪的是,这二十年,本应该是诗坛新生代的大学生诗群好像消失了,最起码,没有了当年的红旗招展。


大学生诗人群体把诗坛的实力派宝座让给学历更低更市井的草根诗人了。


本来应该在诗坛叱咤风云的大学生诗人群体出现了断层,甚至一些较有诗歌传统的高校也不再出现让人亮眼的诗人了。


这些年,诗坛风气的变坏和高逼格大学生诗群的缺席几乎是同步发生的。


偶尔浮现出一两位新生代诗人,才华却用在如何向名家的下跪炒作上,完全没有了当年60后诗人依靠作品打天下的硬朗品格与风骨,及在诗歌建设上的雄心与抱负。


记得有一次我说中国诗歌网举办的征文比赛不公平,有个大学生诗人问我,你敢直接留言吗?


看他问得如此小心翼翼,当时我觉得挺搞笑的,如果连这都瞻前顾后,顾虑重重,那还写什么诗呢?那还算什么年轻人呢?


我只感觉一些“大学生诗人”行事很谨慎。谨慎本来是个好品格,但如果在写作者身上就显得驯顺、奴性。一个人没有敢作敢当的性情,很难让他有胆量和勇气在写作的路径上探索、实践。


按理,相比每隔几年就涌现出的草根诗人,大学生们受到先进的高等教育,应该更能解放思想、形成潮流或风气才是,像那些应运而生的互联网弄潮儿一样。但这些年互联网上神人辈出的现象并没有反映在新生代的诗人身上。


我和很多年轻的写作者打交道,发现他们具有统一的精神面貌:熟知诗坛诸般不公但亦能忍气吞声,周游于各大诗群但没有相应主张,给人的感觉是服从性的功利主义教育把年轻的写作者骨头都磨得软化了。


我觉得年轻的写作者应该思考的是:如果没有完整的人格,藉凭借完整人格建立的文本体系,如何能获得自信,找到身为一个写作者的尊严呢?


这里我并不是号召大家挺身而出,充当造&反&派的角色,只是希望在人生最美好的黄金年代,写作者能具有一种强健的风骨,并把这种精气神反映到作品中,像当年的就敢于承担现在已成大神的60、70后前辈诗人一样,把汉语的边界再往前开拓一点。(当然,把这个问题完全全归咎于年轻的写作者有些失之偏颇,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


在诗歌写作上,大学生具有天然的优势,最有时间和条件诗文唱和,形成流派,以崭新的面貌立于时代的潮头。

 

如果写诗的年轻人都硬气一点,强健一点,那些歪门斜道的东西自然就会少了,诗坛的风气是不是就能慢慢得到改善呢?


毕竟,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


我们要努力去打破这个僵局。


原载《诗道不孤》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