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武汉大学张箭飞:湖北之美需要更多作家去书写
详细内容

武汉大学张箭飞:湖北之美需要更多作家去书写

时间:2020-11-23     作者:文俊 | 湖北日报   阅读


沈从文的湘西、鲁迅的浙东、老舍的北平、张爱玲的上海……中国南北的山水地理不同,孕育出了风格各异的文学,也让作家笔下的风景成为旅行者的圣地。


风景离不开文学,凡属有一定开发历史的热门景区,无不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


当代文学中,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贾平凹的商州乡村,阿来的嘉绒藏区,迟子建的冰雪北国,刘震云的延津世界等都具有代表性。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的高密东北乡成为旅游热点,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日前,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专访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张箭飞,这位研究“文学与风景”的知名学者近期因对“天山与崇高美”的讲解引来学界和网络关注。但对自己生活着的湖北,她想说的更多,因为“湖北的自然条件非常好,需要更多作家、学者去写出它的美!”


旅行者必须是有文化的,否则只是一个游客


记者:您翻译了《风景与认同》《寻找如画美》等多部著作,现在又在翻译《风景与诗学》,您认为,何谓风景?


张箭飞:风景是人地互动的过程和结果,没有无人的风景,“绝地海拔”也是在照相机下才为人所知的;风景是一种文化建构,移居海外的华裔仍受文化影响,在花园里种植蔬菜;风景也是个动词,人的参与是对环境的扰动。风景的三个要素则是地方、地点和场所,时间与天气,植景。当我们讨论风景时,要有问题意识,如分析《魔山》中风景的象征意义,就要察觉风景在讲谁的故事,以及风景叙事中蕴含什么价值观和信仰。


风景是崇高、秀美、如画、牧歌、田园。崇高让人类对自然产生敬畏和恐惧,秀美能带来愉悦的心情,如画则给人们呈现仙境之感,牧歌和田园则带给人清新朴素、悠然自得的桃源生活。但再美的风景,如果没有人的衬托,也不能算作风景,因为有了人的参与、制造、观看,才能形成完整的风景体系,衬托出风景更高的神韵。


记者:横看成岭侧成峰,文学作品可以关注不同的方面。在写作和阅读中,如何关注其中的风景元素?


张箭飞:作家发现地方,创造了地方,让这些地方的风景成为向往之地。托马斯·曼的《魔山》的背景是一所疗养院,《傲慢与偏见》的灵感来自查特沃斯庄园。后者的作者简·奥斯汀出生于英国乡村的富足家庭,她的作品基于英国乡村和乡绅生活。英国乡绅为没有爵位的上流社会的人,在乡下或海外有产业。由于乡绅拥有足够的财富和闲暇时间,因而发展成为“风景的样板”。


当我们讨论“风景“时,我们其实也在讨论我们生活的地方、我们委身的空间、环境、生态系统,我们的梦境;我们身处风景之中,创造并消费风景。


风景的最重要的意义是塑造族群、地区、国家等认同。技术的进步不断刷新我们感知风景的方式,丰富我们对于风景的理解,甚至让我们重新爱上熟悉的地方,无所不在的景观变成朋友圈的照片,有史以来风景的呈现从未达到如此空前的盛况。


但亲眼看到风景是不够的,你必须会观察,会描述,会感动。一个旅行者必须是有文化的,否则,就只是一个游客。


在风景学家眼中没有穷山恶水


记者:“与爱同行 惠游湖北”活动举办以来,湖北成为热门旅游地,您曾参与多地的旅游规划,您如何看待湖北的“风景和文学”?


张箭飞:文学可以帮助发现地方风景,没有沈从文,湘西凤凰古城可见度会低很多,不会有现在这么热门。我走过世界上很多地方,湖北的自然条件非常好,藏于群山万壑的生命秘境神农架,喀斯特地貌发育完全的恩施,都可以和欧美大片中的爱尔兰神秘之地媲美。仅就近年开发的景区来说,黄陂就是我的“英国湖区”,英山森林覆盖率70%,超过日本……。


风景的可见度需要文学去支撑,作家需要和地方的风景资源互动,有的地方就是靠一个作家支撑起来。从这个角度说,湖北的作家做得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湖北作家去书写湖北文学的故乡,创造独特的文学风景。


记者:旅游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往往相互矛盾,您曾多次提到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刘亮程的担忧“诗经里那些优美的比兴,随着完整的风景被破坏,以后还会出现吗?”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箭飞:这种对田园景观消逝的担忧源于对风景的认知的局限。荒漠里的骆驼和绵羊是一种风景,大漠上风力发电也是一种壮观的工业景观;雪山对人类来说是高高在上的,但这种壮丽的风景却是因遥感技术的出现才能被人感知。在风景学家眼中没有穷山恶水,采矿污染带来的问题也可以成为审美对象,比如湖北的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就做得很好。


同时,旅游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需要管理部门的规划。《风景与认同》一书也论及的峰区或湖区的难题,其实也在困扰着当代中国。19世纪初期。英国暴发的工业家就在湖区建造的豪宅,“ 颜色俗气,位置扎眼,只是为了抢占风景,不像当地的古旧民居那样隐入风景,不露痕迹”。 类似的现象正在中国一些景区不断涌现,只不过可能是,工业家的豪宅换成了星级旅游饭店,而许多世代隐入风景的民居要么被拆迁,要么被改造成统一的风格……后来,英国通过一系列的议案限制进入或开发湖区,从而保护作为英国之象征的湖区生态和如画美。


湖北的街道和景区要多种植本土植物、乡土植物


记者:您常称武汉大学为“植物园大学”,经常给学生和社会大众进行植物科普。很多人认为植物科普与文学专业风牛马不相及,但您开设了《植物与文学》一课,带领同学们观察舒婷、余秀华、王安忆等中国作家笔下的植物写作。您如何理解植物与文学之间的关系?


张箭飞:一部中国诗歌史也是一部文学植物史、博物史,此说一点也不夸张。在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305首诗,有135首写到了植物,多用来赋、比、兴。浪漫主义的《楚辞》中,白芷和泽兰出现的次数最多。但现在这一伟大传统有失传的危险。我们越是步履匆匆,则离万物之心越远。在一些著名的当代作家作品里,有不少“博物学短板”所造成的硬伤。在人居环境日益封闭的城市化过程中,被化学产品和加工产品包围的我们逐渐忘却一些药用植物常识,很少清晰地意识到人类与植物须臾不可分离的关系。


应试定位的语文教育和写作训练已使我们的孩子闭着眼睛就能写“春游记趣”“冰峰奇遇”“最美秋夜”……各种范文都在教你怎么把一点稀薄的“经历”或“发现”诗化为普遍的哲理。


我常给学生推荐《珞珈山植物原色图谱》《笔记大自然》等书籍,不是每所大学都叫5A景区,坐拥151科,725种草本,数千株古树…就连门口百草园都没时间看一看的孩子终于进了大学,而且进了中国最美大学武汉大学,为什么不抓住天赐良机,重与自然结缘?无需户外单反、帐篷,跑到遥远的地方露宿野营,逐景而行,自然就在门口,拿出手机和笔记本,观察和记录最美四年的“时时刻刻”,必然取得兼具科学、美学的观察能力,创意写作、技术写作的能力等。


记者:您多次呼吁,希望湖北的街道和景区多种植本土植物、乡土植物。为什么?


张箭飞:湖北的植物有多丰富?我在长阳采风时到一农户家讨水喝,发现她家后山上有50多种珍稀植物。中国是世界花园之母,湖北(西部)贡献甚巨。湖北土壤、气候条件优越,乡土植物有5000余种之多,尤其是鄂西北山地,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天然孕育了一些特有植物。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湖北门户被列强打开后,欧美来华的植物学家、传教士和商人等盯上了荆楚丰富的植物资源,植物猎人纷至沓来。比如珙桐,西方称之为中国鸽子树、手帕树,英国植物猎人威尔逊在辗转中国多地之后,最终在宜昌山中找到了光叶珙桐,采集了1万多枚种子寄回英国,并最终发展成欧美各国普遍栽种的著名观赏树种。还有湖北枫杨、宜昌猕猴桃、奇异果和冬青叶鼠刺(又称月月青)等,被带到世界各地。


湖北有这么好的植物资源,但是在湖北的很多景区,大家都爱大面积种植格桑花、三角梅等南美植物,缺乏湖北特色。现在贵州、四川多地以“珙桐之乡”命名,打造风景区,但珙桐的故乡湖北却“放弃”了美丽的它。我建议园林部门和风景区多种珙桐、月月清、叉叶蓝、银莲花、宜昌斑茅、荚蒾等湖北乡土植物,打造出自己的文化特色,而不是一味地追捧网红花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