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奖项 >> 首届青稞文学奖在九寨沟颁奖
详细内容

首届青稞文学奖在九寨沟颁奖

时间:2020-12-20     作者:肖姗姗   阅读


冰封雪凝,玉树琼枝。12月18日,在冬日童话世界九寨沟,首届“青稞文学奖”颁奖典礼以文学的力量,予人以无穷温暖。


7部(篇)获奖作品展示了深受青稞文化影响的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等五省区独具特色的民族个性,以真诚质朴、奇幻灵动的文字为这片神奇的土地讲述了一个个丰满的故事。


青稞文学奖自今年年初面向全国征稿以来,得到了广大作家的积极响应、踊跃赐稿。一百多部作品经过审读、初评、终评,最终产生了7部(篇)获奖作品。其中,长篇小说奖1部、中篇小说奖4部、影视剧本奖1部、荣誉奖1部。


藏族作家梅卓的长篇小说《神授·魔岭记》获“长篇小说奖”,藏族作家扎西措《破晓》、彝族作家吕翼《竹笋出林》、藏族作家次仁罗布《我的汉族爷爷》、藏族作家何延华《寂静的雪山》获“中篇小说奖”,藏族作家万玛才旦和龙仁青共同创作的《天湖》获“影视剧本奖”。


在评委会给长篇小说《神授·魔岭记》的授奖词中,如此写道:这是一部以藏族不朽经典史诗《格萨尔王传》为灵魂的神奇小说,它以勇敢少年阿旺罗罗在经历自我磨砺和修炼而成长为一名新一代的神授艺人为主线,在历史与现实、神话与世俗、人类与自然的对话中充分彰显藏族文化的精神特质。作者立意深远,着墨精微,其奇异的想象又建立在广博的民族性和地域性的知识基础之上,既扎根于大地,又飞翔于蓝天,成功抵达了作者所期许的打破“梦境、虚幻和现实之间的壁垒”的审美境界。


获此殊荣,梅卓很激动。她直言“青稞文学奖”是一声号角,鼓励更多的写作者伏下身去,像青稞一样,扎根大地,更好地书写。“这份光荣也将激励我保持虔敬之心,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继续向前。”


“中篇小说奖”获得者之一何延华,感叹家乡一直是她创作的源泉,即使常年在外求学、工作,但他对家乡和土地的感情,却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加深。“高度文明的现实社会中,我仍然喜欢描写农村,歌颂劳动……父辈的辛劳令我感伤和怀念,新一代农民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令我喜忧参半。一方面,我希望他们能够在外面的世界闯出一方自己的天地,另一方面,出于对土地的热爱,我希望他们能有所坚守。《寂静的雪山》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写成。”


次仁罗布听闻自己获得首届“青稞文学奖”,深感意外,直言将以此为新的起点,继续创作。吕翼直言:“青稞和小说,都是世界最伟大的粮食,它们伴随人类成长,给予我们无尽的营养,它们生命力如此顽强,它们的爱博大无边,让一个写作者就此着迷。我向它们致以深深的敬意。我愿意在写作这条路上,继续,再继续。”扎西措认为,文学奖项的最大闪光点在于,把一个优秀的文学作品推介给更多更高的平台,从而深刻诠释它所代表着的一个地方独特的自然风光、人文风景、进取精神并同时得到文化艺术的双重洗礼。龙仁青说,他与万玛才旦的共同创作的《天湖》是写给故乡的一首赞美诗,是唱给故乡的一首赞歌。“我们的声音可能不够浑厚,但我们相信,我们是虔诚的,真心的。”龙仁青还透露,该作品正在积极筹拍影视剧,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在更大的屏幕上与大家见面。


对于“青稞文学奖”的设立,四川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侯志明直言这是四川文坛的一大盛事,给文学事业的进一步繁荣发展和作家协会的工作指明了方向。“阿坝州委州政府历来高度重视文学事业的发展,据我所知,以州政府作为主办单位的文学活动除今天这个青稞文学奖之外还有一个阿来诗歌节。这在四川乃至全国都是少有的。”侯志明点赞,阿坝是一块最适宜文学生长的土地。


值得一提的是,首届“青稞文学奖”还特别增设了荣誉奖,以奖掖征稿时间范围内已获得过重要奖项的优秀作品——著名作家阿来的长篇小说《云中记》在中国文坛摘奖无数之后,回归家乡阿坝,站在他文学的起点,拿下首届“青稞文学奖”荣誉奖。


阿来坦言:“人类的进化从来都是非常多的曲折,我认为灾难,尤其是自然灾难,我看到残酷,又看到死亡、伤残、血全面地洗礼,让人类重新认知生命本身本质性的力量,也重新认知认知人类和大地的关系。”阿来坦言,他将这些想法都沉淀到了《云中记》中。


对于“青稞文学奖”,阿来认为这个创意和名字非常好,“青稞是一种独特的植物,生命力顽强,不断向高海拔进取。如果要赋予它某种象征意义的话,那就是高原族群的共同的生命力的体现,是非常丰厚的高原文化。”阿来希望,将来有一天提到“青稞文学奖”时,大家想起的就是金秋十月,青稞成熟,一片金黄的景象,“辉煌、灿烂、明亮!”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