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奖项 >> 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一半给了“后浪”
详细内容

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一半给了“后浪”

时间:2021-01-01     作者:罗昕   阅读


2020年12月29日,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九次代表大会开幕式当晚,第七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南京举行。赵本夫的《天漏邑》、周梅森的《人民的名义》等47部作品,李静等6位文学编辑和文学新人获第七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另有朱辉的《七层宝塔》、胡弦的《沙漏》、王尧的《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韩青辰的《因为爸爸》和钟山杂志社获第七届紫金山文学奖荣誉奖。


紫金山文学奖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每三年评奖一次,是江苏省最具权威的政府文学大奖。第七届紫金山文学奖是对2017至2020年三年中江苏省文学创作成果的一次整体展示,也是江苏新老作家代表的一次集中亮相。


江苏省作协党组书记汪兴国介绍,本届紫金山文学奖的申报作品总数有436部(篇),为历届之最。这次获奖者(含共同获奖者)中,有赵本夫、周梅森、储福金等江苏文学的领军人物,有长期坚持创作的小海、祁智、庞余亮等中年作家,但更多的是一批已经迅速成长起来的青年作家,45岁以下的青年作家有25名,占全部获奖人数的46%。这样的阵容和梯队,展示了江苏文学的强劲活力。


比如汤成难,凭借《奔跑的稻田》获得了本届紫金山文学奖短篇小说奖。那是一个讲述了父亲在50岁时决定出门远行拓荒种稻,自此一生未归的故事。作品以童话式的笔调,写出了一个老农民对土地的渴望和执着于种出理想水稻的信念。


“以前我希望我写的故事能让人相信——它是真的,但这次我想撒开写,肆意写。”汤成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奔跑的稻田》和她的另一部作品《月光宝盒》一样,都有关“成长”,“成长是一层一层的。这种感觉很奇特,激动,平静,沮丧,忧伤,也茫然,仿佛你走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一扇扇的门将走廊分割成无数空间,你从一扇门走向另一扇门,清晰地听到身后的门锁咔嗒一声关上了。”

在她看来,写作是她与这个世界最放松最乐意的交流方式。从她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开始,至今已有十多年了,“这个时间长度让我感到羞愧又欣慰,羞愧的是我已不再年轻,仍没有写出十分满意的作品。欣慰的是,自己对一件事的热情和专注已有十多年,并且,还会更久。我是一个缺乏自信的人,甚至十分自卑,感谢一路走来给我鼓励和关心的人,为我孱弱的自信里注入了力量。”



就文学批评方面,这次获奖的五位批评家中也有四位是青年批评家。“这是特别可喜的现象。”苏州大学教授王尧凭借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获得本届紫金山文学奖荣誉奖。他本人连续两届都是紫金山文学奖文学评论奖的评审召集人,有机会更全面、深入地了解江苏当代文学评论的状况。


“在面对青年批评家的成果时,我感觉到后生可畏,后生可期。江苏是文学评论的重镇,几代批评家都很活跃。近几年许多青年批评家脱颖而出,他们以新的视野、方法开始了他们的批评时代。”王尧说。


【致敬:令人感伤的是,在获奖名单中,黄孝阳的名字已加了方框。他的《人间值得》获得了第七届紫金山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评委会的授奖词是:“《人间值得》兼具先锋实验与社会批判,穿插着包含现代自然科学理念的话语,展现了具有现代理念的全新历史观,为我们理解既往历史与现实世界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