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诗人行顺:我们常忽视诗歌对内的功用
详细内容

诗人行顺:我们常忽视诗歌对内的功用

时间:2021-01-15     作者:行顺   阅读


在一个诗人朋友圈里,看到这样一句话:诗是给予这不公道世界的咒语。

 

这句话来源于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想想,大师说得真贴切,很多时候诗歌是抗争、批判、挣扎的武器,是射向暗夜天空的一支利箭。在特殊年代里,先贤们用诗歌作武器进行战斗,一首好诗,犹如一道擂起的战鼓。

 

任何时候,世界上都有强权、不公,鞭挞黑暗是诗歌存在的意义之一。正因为意识到诗歌的批判功能,很多写作者把文字作为一种发泄情绪的通道,却忽视了诗歌对内的功用。

 

除了向外呐喊,诗歌很大程度上是用来自我慰藉、砥砺、修正的,我觉得诗歌对内的作用远大于对外的作用。一方面,我们把内心中的委屈、不安、愤懑、焦虑、郁结之情通过文字表达出来,文字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你的性情进行反哺。当诗歌越来越小众,社会性功用降低,诗歌对阅读者与写作者性情修正的功用将越来越明显。

 

如果一味注重诗歌的社会性功能,却忽视了诗歌对阅读者与写作者心灵的慰藉,那文字就仅止于呐喊。写作者不能内外兼修,就可能造成偏激。久而久之,这偏激之情就可能演变成一味的愤世嫉俗,和对怀才不遇的哀怨。

 

而目前为止,这世上尚没有一种绝对正确的写作理论与写作主张,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经验和观念灌输到别人头上。更没有谁必须做谁的伯乐,谁必须为谁服务。

 

年轻时血气方刚,处处对抗与不合作,可以有点抱怨和偏激,某种程度上这不失正义感十足的标志。因为你年轻,经历和认识有限,别人能理解,也能原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中的戾气需要慢慢化解。你可以有冲天正气,用诗歌和强权与体制对抗,但对待个体,要学会宽容与豁达。作为社会人,不妨恩怨分明,睚眦必报,但写作者却可以割肉饲虎,宽宥一切,哪怕对方是萨达姆、卡扎菲、汪精卫、希特勒、撒旦……写作者身怀慈悲,起码应该是自己的佛陀,要从写作的过程中获得温暖。否则无法通过写作回馈自身,活着便常感痛苦,诗歌只有歇斯底里,少了一丝温情与慈善,这最终影响写作者的境界和作品的宽广度。

 

写作者如果不能自省和自我安慰,越写就越“怀才不遇”,越不安、越焦躁,越愤激,因为他的精神缺了那么一小块,没法自我圆满。

 

用文字“干预”这个世界的同时,写作者也应该向内看,经常审视自己的内心。只有这两者相辅相成,才能进入更宽广、深邃、通透、纯粹的境地。

 

诗是光,首先是暖的。温暖他人,也能温暖自己。。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爱好诗歌,我们追求的正是这样一种返璞归真。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