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男诗人 >> 诗人向以鲜:梦想弹棉花的孩子后来成了一位诗人
详细内容

诗人向以鲜:梦想弹棉花的孩子后来成了一位诗人

时间:2021-02-22     作者:向以鲜   阅读


向以鲜,诗人、四川大学教授。有诗集及著述多种,获诗歌和学术嘉奖多次。上世纪八十年代与同仁先后创立《红旗》《王朝》《天籁》和《象罔》等民间诗刊。


1、棉花匠

 

迄今为止,我仍然以为

这是世上最接近虚空

最接近抒情本质的劳动

并非由于雪白,亦非源于

漫无边际的絮语

 

在云外,用巨大的弓弦弹奏

孤单又温柔的床第,弹落

聂家岩的归鸟、晚霞和聊斋

余音尚绕梁,异乡的

棉花匠,早已弹到了异乡

 

我一直渴望拥有这份工作

缭乱、动荡而赋有韵律

干净的花朵照亮寒夜

世事难料,梦想弹棉花的孩子

后来成了一位诗人

 

 

2、钢筋匠

 

断线的身体一直向下落

自由地落,无常地落

牛顿的苹果也在落

山中的芙蓉花也在落

 

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

他看见一大片明亮的森林

那是他亲手用电焊火花

心血和几个月薪水浇灌的

 

没有不落的太阳

自由地落,无望地落

钢筋工人落在钢筋上

密集的螺纹穿透五脏六腑

 

这样的安排,也好

把生命之轻插在自己的杰作上

像一个高僧,把自己插在

从深谷拾回的柴火堆上


3、手影者

 

把自己想像成黑暗幸存者

想像成光明的扼杀者

其实都是一回事儿

心思叵测棉藏在掌握里

 

多少灿烂的青春或野心

被暗地修枝删叶,被活生生

剪除怒放的羽翼和戈戟

现在,就只剩下这些

 

胡狼、山羊、灰兔、狂蠎以及雄鹰的

躯壳!它们在强光中变薄

比剪纸和秋霜还要薄

再粘贴到暮色与西窗上去

 

秋风一吹就会立即烂掉

所有幻化的黑,霎那的黑暗轮廓

均来自于同一个源头

维妙维肖的影子催生婆

 

掌上升明月,倒映着爱恨

反转着万种风尘

恍惚之际傀儡露了真容

影子派对还真是别开生面

 

夜幕呼啦啦炸开一角

华灯未亮,指间峰峦如点墨

出神的影子来来又去去

那些,掌控万物的谜底何时破晓

 

 

4、柳树下的铁匠


除此之外再无景色可以玄览

四月的柳烟,七月流火

再加上两个伟大的灵魂

一堆黑煤半部诗卷

 

擦响广陵散的迷茫手指

攥住巨锤,恶狠狠砸下去

像惊雷砸碎晴空

沉闷的钢铁龙蛇狂舞

 

还有,亲爱的子期

我鼓风而歌的同门祖先

请用庄子秋水那样干净的

喉咙,那样辽阔的肺叶

鼓亮炉膛

 

来!一起来柳树下打铁

吃饱了没事撑着打

饿死之前拼命打

这痛苦又浮华的时代

 

唯有无情的锻炼才能解恨

你打铁来我打铁

往深山翻卷如柳绦散发

打了干将打莫邪

向无尽江河淬取繁星

 

世上还有什么更犀利的

火舌在暗中跳跃

在血液里沸腾尖叫,好兄弟

火候恰到好处,请拭锋以待

 

 

5、割玻璃的人

 

手中的钻石刀

就那么轻轻一划

看不见的伤口

纤细又深入

如一粒金屑

突然嵌入指尖

你感到如此清晰

疼痛是一种词汇

而血则是虚无的意义

 

清脆的悦耳的断裂

在空旷的黄昏撒落

却没有回声

声音的影子似乎

遁入雕花的石头

这是你最喜爱的声音

纯粹、尖锐而节制

午夜的钟或雪花

可能发出这种声音

那时你会醒来

并且精心数罗

 

你是极端忠诚的人

几何的尖端常常针对你

准确的边缘很蓝

你感到一阵阵柔情四起

那是对天空的回忆

设想一只鸟

如何飞进水晶或琥珀

鸟的羽毛会不会扇起隐秘的

风浪让夜晚闪闪发亮?

 

当浩大无边的玻璃

变成碎片

你想起汹涌的海洋

想起所有的目光、植物

都在你手中纷纷落下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