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男诗人 >> 诗人张明辉:如何修复这晃动的一生
详细内容

诗人张明辉:如何修复这晃动的一生

时间:2023-08-15     作者:张明辉   阅读


1692069095948781.jpg


张明辉,笔名江南冰雨,70后,浙江温岭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江南诗》《星星》《海燕》《草堂》《椰城》《四川文学》《浙江作家》《上海诗人》等刊物,著有散文集《寻觅江南》等。


朝圣路上(组诗)

张明辉


白鹭还乡


这是从前见到的那只白鹭吗

振翅的模样,像极了

曾经相见的那一只

那时候的天可真蓝哪

晴空里的白鹭,圣洁天使

高昂的头颅掠过村庄,河流

水塘,稻田,农舍,甘蔗林

栖息在高大的苦楝树梢

它那俯瞰众生的曲线

优雅,高贵

荷塘里长出鲜美的菱角

低矮的桔树结出金黄的果子

葡萄藤沿着墙角的木架蔓延

鸡鸭在晒谷场上觅食

麻雀扑腾着翅膀跌落在屋檐下

河岸边的桑树发出沙沙的声响

竹林间传来幼雀的稚啼

我在河岸边奔跑

此刻,回到了记忆的原点



故人雪夜归


雪夜苦短,寒枝须眉皆白

枯坐冷寂空山

石不能言,万物慈悲

斜阳褪去旧衣衫


霜冷尘世,截取一段流水

横舟浅酌独钓

唇冷齿寒,残山剩水

内心日渐消瘦


急需一场好雪

洗尽草木,洗尽铅灰色

万物皆沉默,旷野自从容

鸟雀自在天地间


到处鸣啼,无论悲喜

炉膛温热,炭火抱团

故人雪夜归,苍生两不误

空留一段闲话


1692069121296795.jpg


在楠溪江


江渚之上,草木丰盈

流水只是过客

它有激荡之心

却从未为谁停留


那些摇曳的水草

无法左右命运

只能使劲摇摆

被流水蹂躏


夕光真好呀

沉浮在水面

明镜碎了

又将如何修复

这晃动的一生



山水课


春山寂静

初阳照进山谷

胸中的潮汐,早已

涌动成一弯淡月

鹧鸪声里,溪流太急

不息的白沫奔涌

藏不住一点心事

它要将列车开往哪儿


草木清樾,啼声高远

眉眼铺满霜雪

樵夫放下柴刀

斫下的柴禾

足以将炉膛塞满

山行的人早已远足

此刻,唯有空山与我相对

再无一壶热酒可以消磨



在水边


流水是一面铜镜

照见了白鹭的孤单

将发黄的宣纸铺开

提笔,凝神屏气

墨汁氤氲

用时间的流水,作一幅

天然的水墨


要用一生去亲近泥土

亲近每一棵树,每一朵花

时间的藤在不断抽打

苦涩从记忆中剥离了

存在即虚无

光阴也是虚无

人戴着面具行走



冬日入山林


山林肃静,落日

将天边染成粉黛

夜色闭合,即将启幕

另一场晚宴


明镜悬于虚空

山风清冷,灌入衣襟

顺便将所有的草木

清洗一遍


半山染霜,跃过眼尖

山径通往高处

有谁听见,这归鸟的诘问

与落叶的回答



▍雨一直下


一整天了,窗外的雨

落满我的眼眶

雨从天上来,垂直坠落

掩盖了呼啸的风声

那些树们,一直摇摆

落英是春的种子

铺在嫩绿的草尖上

整个世界被雨吞没了

那些遗骸和落叶都将化为腐土

该出门了,去走一走

找一找翻土的蚯蚓

听一听隐藏在枝头的雀鸟

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


来源:浙江诗人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