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语伞:永远不要给他们另外的味道和体验
详细内容

诗人语伞:永远不要给他们另外的味道和体验

时间:2024-05-11     作者:语伞   阅读


语伞 拷贝.jpg


语伞,本名巫春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世界文学》《青年文学》《诗刊》《十月》《文艺报》《中华文学选刊》等刊发表作品,著有《假如庄子重返人间》《外滩手记》等。曾获《诗潮》《星星》等杂志年度奖、第五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第七届中国·散文诗大奖等多种奖项。


▍在邮政大楼写一封信


苏州河上空有云雾蒸煮,

阳光摊晒,使白昼为宣纸。


四川路桥头有飞鸟衔石,

不同的鸟,

像不同繁体的、简体的字。


我有深邃节气定制的黄昏,

人工智能测试过的精确清晨。


今日中秋,

在上海邮政大楼写一封信……

不借烽火狼烟,只借从前车马慢。


不留独白,

惟愿言语如飞鸟簇簇散落,

圆月是可以反复使用的一枚邮票。



▍在崇武鱼卷体验馆


渔船的模型做得很好——

渔网休憩,它已把自由还给大海

大木帆看似鼓胀,实际上和风

已失联多年。


鱼卷也做得很好——

头圆尾圆,古老的愿望也已模型化

我们咀嚼着,人间

至味,无非平安。


想起一则旧闻:

“渔船触礁!尚有数人下落不明……”

糟糕的消息,让它一直呆在旧报纸里吧

档案馆也要建得远些,再远些,

品尝鱼卷的人,

永远不要给他们另外的味道和体验。



▍震泽古镇


脚步声,是古镇故事的一部分,

它从任意一块石板开始,

喊醒更多石板的睡梦。

倒叙是一条老街——

晨辉像耳廓提前抵达的回声。

飞檐把绕梁之音幻化为

永不枯竭的好奇心。

门楼里的雕花、几何图形,带着

度过长夜的心境。

厅堂,花园,内宅,下房,商铺,河埠……

喧闹止于一张老照片,

寂静是一把空椅子上的浮尘。

过园门,穿长廊幽深,

瓶型的镂空院墙成为最美的插叙。

一个家族的轶闻更抒情了,

高潮,是香樟树在空中的手势,

那么高的召唤,如家族的昔日盛誉。

鸟儿栖入画中,纸质的、泛黄的时间,

比穿过雕花小窗的风更安适。

远处,乌篷船泊在河畔,而阁楼上的

弹奏无声,化作沉默的楹联,

和廊柱间残缺了笔锋的诗词。

拱桥使用的,是一只圆的小半弧形,

剩下的大半个圆,已隐入沉埋的秘闻,

和一座小镇圆满的结局。



惠安的清晨


比早晨稍早,光有墨意,仿佛

带着南宋的简逸疏淡。

六只渔船在水面上,

像六个柿子在古宣上。


微微曙色,想替人卸下万古愁,

而一只蟹,已在螺壳里隐居很久了。

隐居之重,拖着壳行走,

唯得道者可举重若轻。

寂寥之美,如净峰山在修行,

一如一枚安稳的螺壳。


静极——这是惠安的清晨。

沙滩上,有些贝壳空空,每一枚

都像大海运来的寺庙。

我和友人谈到牧溪*和他的画笔,海风轻轻,

棕榈树长出了更长的胡须。


*牧溪,中国南宋画家,僧人,有《六柿图》等名作。


▍漫步多伦路


雨在下。风将一堆落叶吹成

穿粗布长衫赶路的人群。

此刻,我如同一个背影,亦虚,亦实,

在五百米的多伦路名人街,

把一阵思考送入一百年前的上海。


弹石路面早无车马,

迎面相握的人,不再需要暗号,

危险的气息,只在凝视报童的雕像时

匆匆闪过。因为,更多的感受

在把我的脚步放慢,一些响亮的名字,

已嵌入石块,带着光阴

曾经的彷徨和呐喊,

和一个时代凸凹不平的喉咙

饮下的狂暴。


雨停了,空气安静,

路的弯折处,坐在行李箱上的丁玲

还是个少女,她刚下绿皮火车,

尚且不知——

她的一生,也是一条非比寻常的路。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