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评论 >> 一部“非典型”的悬疑小说《请记得乐园》
详细内容

一部“非典型”的悬疑小说《请记得乐园》

时间:2024-05-18     作者:徐敏   阅读


作家那多.jpeg


那多(1977-),原名赵延 ,上海市人,《萌芽》主编赵长天之子。那多海关专业学校毕业,曾经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后来因为对睡懒觉的迫切生理需要,跳槽到了媒体,成为一名记者,终于等到懒觉睡厌的时候,开始对记者这项最自由的工作感到不自由,所以只好辞职在家一心写作。


一部“非典型”的悬疑小说

——那多新作《请记得乐园》

徐敏


主角是一个活得热烈的女骗子


多数悬疑推理小说的主角均设定为警察,这种特殊身份比较有利于悬疑故事情节的开展。那多的作品则不同,他着重书写犯罪过程,其作品可以细化为“犯罪小说”,因此小说主角多是普通人——一个无路可走的人。“人处于绝境下该怎么办?”这是那多一直融入小说中思考的问题。


《请记得乐园》是那多构思多年后写就的新作。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一名罪责难逃的投资天才、青年女子笑笑。故事中,笑笑只身来到河北一处名为桃源居的民宿,意外发现这里被藏匿多年的尸骨。她判断经营民宿的老者是杀人者,于是决定带走杀人者身边的孩子,避世之旅竟成逃亡之路。与此同时,多起凶杀案也在她的奔逃过程中一一浮现……


谈起为何会塑造一名女骗子形象作为小说主角,那多表示,这源于多年间他对“骗子”这个群体的关注。浏览社会新闻时,他注意过形形色色的骗子,比如有女子和两名闺蜜接连骗取同一名男性的钱财,也有中老年夫妇骗走房东家的孩子等社会事件。最令那多印象深刻的是,他曾经看过一本国外的纪实文学作品,写的是一名年轻女子每天按时离家上班、下班回家,看起来一切如常。而实际上她并非去上班,而是晃荡至一处树林打发时日。再往前追溯,女子上学时期的成绩、学业经历也全是她自己编造而成,她始终生活在巨大的谎言编织的生活中。终于有一天,这个谎言弥漫到无法收拾。


“就这样,想写一个骗子的故事的种子在心里埋藏了很久。后来又经过各种酝酿和布局,最终呈现出《请记得乐园》这部小说。”那多说。


在小说的开始,笑笑就已经因为各种人生谎言和投资诈骗无路可走。书中的另一个角色对她说:“你如果已经在悬崖边上,就再往前一步。”这随后成为笑笑的真实处境——被杀人犯追杀。她也体味到,站在悬崖边上要掉下去和真的掉下去之后的境遇还是有很大不同。真的跌落以后会发现,从前的烦恼已经不足以带来任何焦灼。


“当一个人的苦难突然被扔到时代漩涡当中,个人的绝境就变得微不足道了。这本小说当中有几重的‘压迫’,我试图在这种无路可走的个人艰难当中看看人还剩下什么,人的抉择又是什么样的。”那多说。


小说中笑笑这个角色也并非一个单纯让人厌恶的骗子,她也活得真实而热烈,面对故事中的小豆角这个孩童,也展现出极大的善意。小说的主要线索就是笑笑为了满足小豆角去乐园的愿望而带她一路奔逃,故事的结尾也是发生在乐园。乐园,也被作者隐喻为每个人心中总会有一处被光芒朦胧照射着的柔软的地方。


一部有梦幻色彩的推理小说


在故事人物抵达乐园的路途中,那多新作也抵达了类型小说叙事的新高度。作为国产悬疑的中坚力量,那多向来以营造丝丝入扣、身临其境的恐怖氛围著称,在张弛有度的节奏中揭开残酷真相直击人心。《请记得乐园》里,那多的文字愈发纯熟,华丽、暗黑的叙述底色里,隐隐透露着纯美和诗意,让彻底的暴力蒙在一层梦幻泡影中。


不过,熟悉那多的读者还是可以从这本小说中看出作家的一个很大转变。比起他之前的诸多作品,如《19年间谋杀小叙》《骑士的献祭》等这些有明显的悬疑推理板块的小说,这本《请记得乐园》中悬疑推理的部分已经明显弱化,作家意不在严丝合缝地呈现推理整个案件的过程。在行文过程中,那多更多的是展现了复杂而广袤的社会情态,如作家马伯庸评价这本小说,“《请记得乐园》已经无限接近于社会派作品,或者世情小说。”


“写这个故事是因为很有表达和书写的欲望,而不会过多考虑作品会被归结为哪一类。”那多说,这些年读者可以感受到他的作品在不同阶段呈现出的新气象,这与他个人的阅读和写作经历都有密切关系。


那多说,二十多年前刚刚开始写作时,他非常喜欢美国作家丹·布朗的作品,如《达·芬奇密码》《天使与魔鬼》等。这些作品节奏快、悬念强、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挖掘人性的恶以及社会的恶意是如何形成的,读完令人畅快淋漓。受此影响,写作初期那多的作品也是类似的风格,如《秘密实验·百年剧本迷咒》《秘密实验·甲骨碎》等。


到了写作的第二阶段,那多受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影响很大,非常喜欢《白夜行》《幻夜》这类作品,写作节奏上适当放缓下来,在人物的复杂性上有更多的打磨。“所谓犯罪手法不是最重要的,人心和情感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时期,那多写出了被誉为“中国版《白夜行》”的《19年间谋杀小叙》。


谈到新作《请记得乐园》时,那多提及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和美国导演昆汀给自己带来的影响。他说,伊坂幸太郎的小说《金色梦乡》讲述了一个普通人奇迹般的逃亡,“这部小说充满梦幻感。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一本推理小说竟然也可以写出梦幻感。”而昆汀的电影《好莱坞往事》结尾也给了他很大触动,原本准备看到一个充满暴力血腥的画面,而实际上,现实中发生的悲剧没有移植到电影中,那些人们都还活着。“这也给我一种梦幻的感觉。”


如此,《请记得乐园》结尾的处理参考了那多提及的这些艺术作品,“有一些魔幻,也充满希望和幻想。”


双线并行的写作结构


如作家马伯庸所言,在这么多年的写作中,那多一直在“进化”,脱离自己的舒适区。“这代表了一个作家的责任感,我们对这个社会的参与并不是仅仅玩弄文字就够了,还是要表达、让人记住一些东西。”这也如那多所言,每次写作都会注入一些新的东西,不过他并不会完全进入自己陌生的写作领域,“还是会有一只脚站在自己熟悉的领域。”


在这部《请记得乐园》中,那多采用了双线并行的小说结构。小说一条线索是女主角笑笑带领小豆角逃亡;另一条则是少女马儿和小豆角的寻亲之路,两条线索交替进行。小说前半部分,两者看起来毫无关联,直到中后段才揭开真相,将两条线索并行在一起。这种手法给读者在阅读时带来了一定的思维挑战,但同时也为故事增加了更多的层次感和深度。


谈到小说采用双线布局这种结构时那多说,完成《请记得乐园》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情,写作一直在缓慢进行,虽然没有长时间卡住,但进行得也不是特别顺畅。安排笑笑和马儿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循着两条线索同时进行,笑笑这一条压抑紧张,马儿这一条则轻盈松弛,两条线用小豆角这个人物串联起来,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感受到文字的张力。


小豆角这个人物形象在书中比较特殊,因为他是个天真的孩童,自然给文字增添一些童真色彩。小说行文中出现过几个经典童话故事,如笑笑给小豆角讲的《卖火柴的小姑娘》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小姑娘的火柴能变出真正的东西,小姑娘也获得了幸福的生活。《海的女儿》这个童话故事也出现过多次,这个童话在马儿、笑笑、马儿妈妈等几个人的口中不断接续着,最后的故事和原作已经完全不同,每个人所讲述的部分可以看成是对于她自己经历和生命的比拟。


这也如有读者所言,这本书“不悬疑”,最“文学”就是写作方式,有大量看似与主线情节无关、会拖慢悬疑节奏的描写,有许多具有强烈意向但没有明示的元素,有看起来有些“出戏”的童话故事。正是这些元素交融汇合在一起,才呈现出有些梦幻感的悬疑小说作品。


谈到悬疑推理作品的不同发展阶段时,那多表示,这种类型化小说,后代的写作者永远是站在前人肩膀上的,从本格到变格,需要一直推陈出新才能不断吸引读者。如果作家完全重复前人的写作经验,必然会失去读者,所以要求一代代作家必须有新的东西注入到作品中。而在这个过程中,作家还不能仅仅停留在书写游戏性的部分,而是要真正触碰到社会和人,作品才能具有更普世的社会意义和价值。


来源:济南时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