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网络文学 >>网文评论 >> 评网络作家晨飒:用长叙事书写大情怀
详细内容

评网络作家晨飒:用长叙事书写大情怀

时间:2024-05-28     作者:谭露   阅读


谭露,2001年生,湖南浏阳人,首都师范大学文艺学专业2023级在读硕士研究生。


用长叙事书写大情怀

——晨飒作品论

谭露


晨飒是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代表作家,作品有《重卡雄风》《大国重桥》《金牌学徒》等,其中不乏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优秀现实题材和历史题材网络文学出版工程”、中宣部“优秀网络文艺年展”的佳作。晨飒将写作重点放在我国的重工业,写工业的发展壮大、企业的转型升级以及现代企业改革制度影响下人才与技术的传承和迭代。他立足行业特点,以严谨的写实态度书写硬核的行业故事,从传统文学中汲取创作经验,打造现实题材的别样热血感。时代不仅需要田园牧歌,也少不了钢铁雄曲,晨飒以社会转型期间的工业、工人、企业家为切入点,为大时代的飞速发展绘出一幅幅生动的画卷。


一、聚焦行业故事,写“硬核”的工业小说


现实题材以书写时代、深入生活,展现各行各业真实面貌为特点,晨飒的“重”字汽车工业三部曲正是其中的代表作。《重卡雄风》是第一部专注重型卡车行业的网络工业题材小说,身处小县城的西北重型汽车厂从面临倒闭困境到跻身国际前列,作者用三十年的时间跨度,描绘了一幅中国重型卡车的发展技术路线图。《大国重桥》讲述生产重卡车桥的秦威车桥厂如何靠攻坚克难、突破技术难题而转危为安,最终成长为大企业的故事。《金牌学徒》则把目光转向职业教育,以身为技工的孟荣和身为职业学院教师的闫果为中心,让职业技术工人这一群体的生活为更多人所知。行业文因其特定的聚焦领域而在专业性上比其他题材有着更高的要求,晨飒选择以我国的重工业为写作对象,不论是重型卡车、重卡车桥还是数控机床,都涉及专业知识与核心技术的书写。小说大量使用描述类的文字对专业内容进行详细介绍,每每涉及关键技术节点的攻关升级,晨飒总会不厌其烦地进行说明,这种近似说明书一般的科普类描述在小说中比比皆是,既体现出属于“内行”的专业度,又增强了小说的写实色彩。


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把目光投向现实生活,表达了对现实的高度关注。随着网络文学的精品化,作家群体展现出了明显的专业化趋势,他们不仅开拓现实生活中的各个领域,传递硬核的行业知识,还以自身经历为基础,力求写出真实的、接地气的职业故事。晨飒作为一个“军事迷”,有着浸泡军事论坛和参加军事节目的经验,此外,作者直言,自己在创作前后除了会大量地查阅相关资料、阅读专业书,还会通过实地采风、调研、与相关行业人员对话取经等方式搜集信息,打磨写作大纲,这些深入现场的做法不仅为小说的“硬核”性提供了可靠的来源,更成为把小说中的行业故事、从业人员写得鲜活而又真实的重要保障。


二、采古典之优,扬武侠之长


作为更接近“纯文学”的现实题材,晨飒的小说明显地汲取了中国传统小说的营养,并做到了融会贯通。由宋元话本发展起来的章回小说是中国古代小说的主流,其特点便是以说书人的口吻讲述连贯的、以情节为中心的故事,相较于现代小说所追求的在叙事时间、视角、结构上的不断翻新,古典小说的特点在于基本采用连贯叙事、全知视角和以情节为中心的结构。因此,相较于其他题材,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少了无厘头的脑洞和无边际的畅想,多了一份严谨和稳重。晨飒的小说很好地体现了这个特色,从小说的整体结构来看,他基本采用以情节为中心的叙事模式,以行业、企业的发展壮大为线索,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情节推演为中心,辅以人物的心灵和情感上的变化,为小说填充更加丰富的血肉。


网络文学的生产结构决定着它的市场化倾向比传统文学更明显,现实题材同样面临着满足受众对娱乐化和感官刺激的需要,面对这一要求,网络小说既可以选择从各类优秀文学创作中汲取养料,也可以把目光转向传统,继承传统文学的优势。在这一点上,晨飒选择向武侠小说学习,让这一早期典型通俗门类为其创作增光添彩。于危难之际拯救女性是武侠小说必备节目,其后续往往还伴随着佳人的倾心相许,林超涵在小混混手下救出沈玉兰的故事就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叙事,其“英雄+美人”“一男多女”的情感风波经过现代化的加工,在题材偏严肃的专业内容之外增添了几分趣味性与抒情性。得中关村奇人王士妹相助,更是和武侠小说中陷入困境的主人公得到高人相助的情节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世外高人不在悬崖下也不在桃花岛,而在中关村的计算机摊子旁,得到一本《计算机技术基础》的林超涵如同怀抱一本“传说中的武功秘籍”,小说从不避讳向经典武侠小说的致敬之意。同样的,“高人”不仅都有其貌不扬、不拘小节的特征,更有非凡的本领和目空一切的倨傲,不管是《重卡雄风》里大大咧咧的王士妹,还是《金牌学徒》里不达标准就不传技术的刘师傅,他们都是主人公在渡过难关、突破困境的“修炼”途中的一大助力。晨飒曾有长时间且广泛的武侠小说阅读经验,《金牌学徒》里的孟荣苦练本领掌握数控核心技术,终成金牌技工,如同武林中神功独步的一代大侠;《重卡雄风》当中林超涵多次见义勇为、为被抢走宿舍的徐星梅母女打抱不平,其内核是锄强扶弱、匡扶正义的侠客精神,传统的英雄梦想与侠义情节得到了创造性的转化,为小说赋予了与当下同频的新鲜与活力。


晨飒笔下的现实题材有着对“爽感”的精心布置和思考。不能开“金手指”?那就让主人公勤学苦练,在图书馆查阅文献资料,在车厂的锯、锉、钻、刮中打磨手艺;不能比武斗气?那就让主人公参加竞赛,凭借脑力和实力杀出重围。看一个个小人物力图在绝境中生存,开辟出新的希望,见证破败凋敝的工厂重焕生机,大国重工一步步壮大崛起,这是属于现实题材的别样热血。


三、大时代的生动注脚


晨飒的小说充分发挥了网络连载在体量上的优势,不仅让作者有了更开阔的挥洒空间,也体现了作者为时代作注的雄心,通过以小见大的方式,小说呈现出复杂的社会面向以及矛盾的转变。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区分了两种类型的社会:“一种是因为在一起生长而发生的社会,一种是为了完成一件任务而结合的社会,前者是礼俗社会,后者是法理社会。”在中国传统乡土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缔结多从日常接触中熟悉彼此,因知根知底而产生信任,是典型的礼俗社会而不是法理社会。中国即便摆脱了传统农村社会中依靠亲缘关系缔结的聚居式关系,“熟人社会”的心理依旧发挥着重要作用,而在急速变迁的现代社会背景下,随之而来的便是种种流弊。无论是《重卡雄风》里揭露依靠裙带关系进厂的潘家兄弟,还是《大国重桥》中整顿尸位素餐、任由外行领导专业的管理层,都揭示出这样一个核心:在以竞争为核心的现代社会环境中,依仗人情的熟人模式必须让位给凭借硬实力的合作模式。在由传统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的过程中,存在一个吉登斯所说的社会关系从彼此互动的情境中脱离出来并在不确定的时空范围内得到重构的“脱嵌”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明晰、高效、科学的原则取代混乱、停滞与落后。“重”字汽车工业三部曲不约而同地都涉及管理者面临的三大难题:技术、生产和营销。在我国1993年推行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中,现代企业制度被界定为: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小说以典型个体反映出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变化,让这些人物群像和事例成为国企改革时期的一个生动缩影。


晨飒将小说背景聚焦于20世纪90年代向21世纪过渡的时期,彼时正值改革开放不久,市场经济的春风既带来了挑战,也意味着机遇,整个社会欣欣向荣,洋溢着奔腾向上的氛围。在这段历史中,既有临危受命、任劳任怨的老一辈,也有敢于拼搏、各有所长的新一代,动荡年代为和平而战,和平年代为创新发展而战,不同年代有着不同难题、责任和使命。晨飒的小说以温暖乐观的基调铺就小至个人大至行业的成长故事,读他的三部曲,既能体味到成长背后“一步一个脚印”的艰辛,更会感动于那时对于“我的未来不是梦”的坚信,通过展现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和人物,小说弹奏出了专属于20世纪90年代的高歌。


法国理论家罗杰 · 加洛蒂在《无边的现实主义》中探讨了现实主义的当代处境,他以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绘画为例,认为画家“用一个臆造的世界来取代视觉的真实,这是画家用他的回忆、想象、知识重新创造的、具有本质意义的世界”。同样,对于网络作家而言,他们也是用笔在“臆造的世界”书写自己心中的现实,这现实不可避免地带有客观经历的影子和主观情怀的色彩。晨飒书写的大国叙事,一方面基于作者自身的社会经历,另一方面则来自他有着关注时代发展动向和为大时代作注的热情和决心。正如晨飒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文学的殿堂不仅要有田园牧歌,也要有钢铁雄曲,我想通过作品诠释我对现实世界变化根本逻辑的理解,以硬核的方式,让读者增强对国家的信心,告诉大家中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晨飒以一位在场者的姿态记录,用写作完成与时代的同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