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文学资讯 >>综合 >> 欧阳江河前脚刚当完评委,后脚就获得了大奖
详细内容

欧阳江河前脚刚当完评委,后脚就获得了大奖

时间:2024-05-29     作者:三人随笔   阅读


我们的诗坛,奖项确实是多。各大刊物有各大刊物的奖项,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奖项。当然,仅仅靠某个地方来颁奖,估计份量不是很足,咋办?那就拉一个名人来啊!于是,各个地方就将与该地有点联系的名人搬出来了,什么李白哦,杜甫哦,陈子昂哦,陶渊明哦,屈原哦,刘伯温哦等等,就都忙起来了。


这显然还不够啊?于是,近现代的名人也都忙起来了,什么海子哦,昌耀哦,袁可嘉哦等等诗歌奖应运而生。诗歌奖怎么能没有评委呢?所以,各大“著名诗人”也忙起来了。诗歌奖怎么能没有获奖者呢?所以,各大“著名诗人”更忙起来了。


毕竟,我们的诗坛虽然很“繁荣”,但能拿得出手的“著名诗人”其实并不多。于是,一些“著名诗人”就有了两个角色。在一个诗歌奖上他是评委,在另一个诗歌奖上他却成了获奖者。这样,他们忙是忙了点,但忙得倒也挺充实。


比如,最近的两大诗歌奖,就是很好的例证。2024年5月26日,《十月》发布“第六届袁可嘉诗歌奖”揭晓消息,“评委会由著名诗人、翻译家、批评家邱华栋、欧阳江河、高兴、树才、张光昕组成”。注意,这里有欧阳江河,应该属于“著名诗人”一类了。


仅仅过了一天,也就是2024连5月27日,“第五届昌耀诗歌奖评委会”公布获奖结果,“第五届昌耀诗歌奖•创作奖”获得者为欧阳江河、周所同和宋长玥。当然,大家应该看到了,获奖者里就有欧阳江河。


这确实印证了“著名诗人”很忙,至少“著名诗人”欧阳江河很忙。前脚刚当完“第六届袁可嘉诗歌奖”的评委,后脚就获得了“第五届昌耀诗歌奖”。这样的忙碌,应该是能进一步证明了欧阳江河的“著名”的。在某个诗歌奖里,欧阳江河可能是评委,或者是获奖者。


注意,这里只是碰巧啊,欧阳江河刚好就赶上了。并不是意味着欧阳江河是唯一的一位这么忙碌的诗人,也并不意味着欧阳江河在所有的诗歌奖里,要么是评委,要么就是获奖者。其实,有不少“著名诗人”跟欧阳江河一样忙碌,甚至比他还忙。


比如,在这两项诗歌大奖里,还有一个名字,也同时出现了,那就是树才。“第六届袁可嘉诗歌奖”和“第五届昌耀诗歌奖”的评委里,都有树才。也就是说,树才刚当完“第六届袁可嘉诗歌奖”的评委,紧接着又是“第五届昌耀诗歌奖”的评委。


但仔细一想,这样的“忙碌”恐怕也会有撞车的时候。比如,某个诗歌奖本来要颁奖给欧阳江河(这里仅仅是顺便来举个例子啊),但却不小心把他请来当评委了。再怎么着,评委获奖,那确实有些说不过去的。这不就冲突撞车了吗?


怎么避免这样的冲突撞车发生呢?还真有办法,那就是先定一方。啥意思?要么先选定评委,要么先选定获奖者,这样就不会有冲突了。比如,欧阳江河不会获奖(还是仅仅是举例啊),那就请他来当评委,否则就不请他来当评委。


那这样一来,虽然能避免冲突撞车,但另一个问题也就来了:难道每个诗歌奖要提前知道获奖者是谁?这个……不便明说。但还有一个办法能解决,那就是先定评委。但要先定评委,也必须先要知道他不会获得这个奖项。因此,转来转去,都必须要先知道他不会获得这个奖项。


其实,“不会获奖”比“一定获奖”总是好定得多。“不会获奖”和“一定获奖”差距其实大得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如此。就拿三人随笔来说吧,三人随笔不会获得“第六届袁可嘉诗歌奖”,这是肯定的,但三人随笔一定获得“第六届袁可嘉诗歌奖”,这是不可能的。


但对于“著名诗人”来说,这个差距却很小,甚至没有差距。为啥?只要著名诗人愿意,他获奖基本就稳了,除非他不愿意获奖。于是,问题就好解决了。组委会可以先征询一下意见:著名诗人,你愿意获奖呢,还是愿意当评委?完全由他自己选择。


他如果不愿意获奖,那就请他当评委,如果他愿意获奖,那就不请他当评委,而是给他颁一个奖。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所以,著名诗人很忙,那一定是跑不脱的。毕竟,人家要么当评委,要么获奖,总是跑不掉的。


哎呀,这冲突撞车总算是解决了,其他的一切便都不是问题了。现在总有“别有用心”的人在说,这个诗歌奖不公平,那个诗歌奖不公平,这完全是在胡说。你们说诗歌奖不公平,看到过哪个诗歌奖给评委颁奖过吗?没有嘛!难道这还不够公平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