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诗观纵横 >> 杨光祖:诗人总是在孤独幽寂中倾吐诗句
详细内容

杨光祖:诗人总是在孤独幽寂中倾吐诗句

时间:2016-12-13     作者:杨光祖【原创】   阅读


杨光祖.jpg

文学评论家杨光祖

 

中国社会已进入了一个多元化时代,文学艺术也是众声喧哗,边缘,且浮躁,消费文化一枝独秀,严重影响了文学艺术的发展。大家争着做市场的宠儿,成为资本的奴隶,那种十年磨一剑的现象,几乎看不到了。

作家迷惑于纷乱的文化和社会表象,而无法直指核心。也就是在多与一中,看到了“多”,而没有得“一”。于是在创作时就只能跟着时尚之流,而丧失了真我。换一个说法,也就是缺乏思想的穿透力。司马迁说“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庄子《逍遥游》里说“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变,以游于无穷。”都是文坛难见之正大气象。

“水静以鉴,火静以朗”,“静”“虚静”是一个作家最好的创作心态。程朱理学也一直讲“静”的功夫。人一忙,心就乱,对某事的专注就受影响,因此也就很难深入。所以说,一个作家必须具有孤独体验,如此才能通天地人。如果只满足于社会学意义上的交往,那再大的天才都会江郎才尽。古人说“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收视反听,”“精骛八极”。美国诗人爱默生说“诗人总是在孤独幽寂中倾吐诗句。”

拜伦则更说:“交往与天才是不能相容的。在任何时候,交往如不退化就很少与天才有关,它只与机智和才能有关,它们被抵触交往激发起来并进入游戏状态,而抵触交往则既磨钝了机智与才能,又使人敏感。我是根据个人经验来判断的……如果我有任何天才的话……当我生活在纷扰的尘世时,我总会发现天才消逝了,如同阳光下的融雪。每当我失去集中思考或变成另一个人时,我的思想便会显得零散和含混。”心理学家也发现孤独体验所产生的特殊氛围和心境,往往使得艺术家特别容易进入一种创造的幻境,保持一种意象纷至沓来的活跃状态。作家更合适过一种安静、孤独、黑暗、冥想的生活。

我认为,作家艺术家应该沉潜下去,尽量远离外界的巨大诱惑,否则,就如蒸馒头,不能老是走气,如此,才能写出大作品来。汤用彤说:“笛卡儿明主——客,乃科学之道,但做人做学问还需要进而达到物我两忘之境,才有大家气象。”可惜的是我们的作家总是耐不住寂寞,他们在社会学意义上的交往,占据了他们人生的几乎全部。那么,我们还希望他们能创作出什么呢?曹雪芹如不是家败隐居西山,他能创作出伟大的《红楼梦》吗?鲁迅不是沉默北京十年,能有《呐喊》《彷徨》吗?陈忠实如不是避居白鹿原六年,他还能创作出优秀的《白鹿原》吗?

作家的创作必须一直要挑战自我和艺术的极限,艺术就是挑战一切可能性。艺术创作就是一条不归路,尼采说:一切文艺,余爱以血书者。其实,文学创作最后拼的就是作家这个“人”!你的学识、修养、视野、心胸,还有你的性格、沉静。

想起《中庸》的一段话:“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陈忠实就是“自诚明”,这是他的天性,别人想学都没有办法。陈忠实老师是一个忠厚长者,是当今文坛难得一见的好人了。我几次见他,都有一种感觉:他就是白鹿原上的一株苍然古树。他之所以能最后拼出《白鹿原》,就是因为他的“诚”,让他得天地之灵气。《中庸》还有一段话:“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这都是非常好的道理,读来真如醍醐贯顶。老子讲“赤子”,李贽讲“童心”,其实都是一个道理。

文学创作就如马拉松一样,开始跑很轻松,跑到中途,人几乎崩溃,一点力气都没有,这时候很容易放弃。可是如果继续坚持跑,跑一会儿,力量就又会回来,人感到很轻松,海阔天空似的。可惜的绝大多数作家坚持不下去,刚有点成绩,就开始沾沾自喜,做名士去了;或者在创作正遇到坎儿的时候,无法战胜自己,放弃了,于是前功尽弃;或者为路边的诱惑所惑,而忘记了自己的原来目标。

真正的作家艺术家必须能直面挑战。因为,创作就是血淋淋的自我战斗,一个不敢把自己撕开的作家,也就成不了伟大的作家。一个无法做到沉静,总是被外界的烟花所诱惑的作家,永远创作不出真正的好作品。



作者简介:

杨光祖,男,甘肃通渭人,文学评论家、散文家、学者。2004年破格晋升副教授,2008年破格晋升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甘肃省领军人才,甘肃省文化宣传系统“四个一批”人才,甘肃省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组部“西部之光”访问学者,甘肃省影视剧审查委员会委员,鲁迅文学院第五届高级研讨班(全国中青年文学理论评论家班)学员。现任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当代文艺评论中心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

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已在《书屋》《西湖》《文学界》《黄河文学》等文学杂志发表散文等各类文学作品百余篇;有多篇散文被收入散文年选等各种权威选本。2003年起主要从事当代文学的研究与批评,已经在《人民日报》《新华文摘》《文艺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当代作家评论》《文艺争鸣》《文学报》《名作欣赏》《小说评论》等报刊发表学术论文、文学评论200多篇。有多篇论文被收入《2006中国文学评论》《中国新时期作家作品研究·贾平凹研究》等多种权威年选、选本。

有专著《西部文学论稿》、《守候文学之门——当代文学批判》、《杨光祖集》等。曾荣获甘肃敦煌文艺奖一、二等奖,甘肃第十届、十一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三等奖,甘肃首届黄河文学奖文学评论一等奖,甘肃省高校社科成果奖三等奖等。个人小传入选《中国作家大辞典》。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