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诗途 >>原创诗作 >> 青年诗人柆柆:梅花与夜曲
详细内容

青年诗人柆柆:梅花与夜曲

时间:2016-12-27     作者:柆柆【原创】   阅读

4.jpg

梅花与夜曲


作者:柆柆


禄口玩笑


告诉我这双红色的鞋子不是送我离开的道具

神啊,这道深沉的裂口并非你有意而为

我知道这是你一个极小的玩笑

只是想找个借口

将冷飕飕的激烈的吻呈给这片留恋的热土


电梯以你原有的方式上升又下降

搬运限量的客人中我只是你乘客中的陌生人

不会对我一见倾心

更不会对我的离开感到不舍

自知之明告诉我

下次与你相见时不再拥有晚餐或早餐

并且独自享用午餐


红色的鞋子还在禄口搭乘电梯

航班延误为我凑足时间与你小叙

在匀速的言谈里

没有保留的语意  我仍然满怀激情

在你投入黑暗的夜里拖着红色的鞋子离去


梅花诉求


带着午时备好的音乐和台词

拘促在一个七层楼的小区里

表演一场冬雨后的梅花凋零


卸掉芳香的枝杆没有吐露遗憾

挂在卡子上的书画在瑟瑟发抖

不要向我诉苦、没有多余的外套

挤满的人群或许能为你增加一些温度

最好不要觅求太多

毕竟都戴着有色眼镜


小区里的是张弛有度的冷板凳

你们没有眼缘  做个可观的观众就好

小声点,你的嗓子发炎了  

或者换个人替你演唱冬雨后的倾诉


即将面对现实  给自己留点余地

将凋零的梅花和侍奉茶味的冬雨

一同扎进挤满人群的小区里


码头的夜曲


在渐起的水花轻抚吉普赛人的夜里

蓝色的港湾是水吐出的废墟

雇截去尾巴的方言畅谈疲惫和随意


码头旁的汽笛浸润着冬日的黎明

过去的誓言漂浮在惨白的水里

狭隘的空间主义还站在你的鞋底


仿佛被挂在老去的松林里

整理前些日子刚出生的情绪

此刻  你唱出码头的夜曲沉入水底


冬日的黎明还停留在夜里

流浪的声音吓得野猫离你远去

渴望的救世主估计明日才会来临


美丽是码头演奏的夜曲

邀我来演绎付之苍生的作品

可我只是码头旁一朵无名花

开放在废墟、逃窜在老去的松林里


中心湖


半山处眯着眼的夕阳

已经羞红了双眼

这是在偷窥沉醉在余晖里的木廊

和时不时飞过的鸟雀


它们迅速离去

在少有人的地方玩水、嬉戏

在那里试探水的深度、枯树的高度


和这只倒影里呈现出的迷途  

诱惑夕阳下水  在中心湖畔

定格更澄澈的夕阳和装饰小船屋顶



翠竹旁的情侣


石缝里长出几株世未蒙面的翠竹

在两行字旁长出枝干和绿荫

庇护一对穿着白衬衫的情侣

来到进入休眠期的石凳上


夕阳早已允许余晖笼罩女孩手中的书页

熟冬轻轻揉搓着两人冻红的手和泛白的雾

夜幕低垂  翠竹只好将白衬衫送到书中的情节里



守望者


塑料口袋里装着泥土一样的从容

简单的平铺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上

几乎所有的浮躁都被你揣在兜里

操持深邃的眼神留意路人的表情

除了时间  或许你别无所求


有无数个这样的日子  你目睹了

刺骨寒风吹散孩童的幼稚与慌张

等待在午后暖阳借来一顶黑色的皮革帽

等待上帝认同一位拖着粉条上路的老人

在锈迹斑斑的三轮车上演绎自己的生活


本打算在这里等候晚餐聚会的客人

以此 相遇你尘埃落定的叹息


塑料口袋将你所有的疲劳盛满

打量后的收获仅仅让你站在那

如破旧三轮车上绘制的

在冬日暮色里一动不动的轮廓

  


接纳


似乎只有那扇破旧的纱窗懂我的眼神

在揣测,在用滴着油的网膜过滤风的尘埃

屋里居住的人每天拎出一袋垃圾

转载踏花瓷砖上的一缕无奈

操着聆听者的姿态模仿忙碌

不在意你躺在那是否会成为一堆变质的垃圾

我只以旁观者的身份坐在这里

在一道刷有黄漆的木门旁边


尽管下水道被旧报纸木讷的缠绕着

也堵不住变质的酸味和露骨的管道接口

这里接纳的人都已返回归途

摔碎的暖水瓶并非有意取笑

只是不愿像一只枯死的蚕被卡在束缚里

等待肢体占据的空间消磨殆尽

等待支离破碎的记忆被吹嘘的嗓音烘干


初一回乡


自从那条通往天堂的路通车后

泥泞的小路少了几道蜿蜒的田坎

我是去年带走的归人

在今年的回乡路上被惊醒


满载的风和新意浸入乡人的白发

打了霜的皮肤苍老得如同

门扣中刚抽出的锁柄锈迹斑斑

裂痕的墙壁躲在新帖的对联背后

也躲在麻将桌上中年妇女厚厚的眼袋中


走过后门的小桥

楼梯边蹦出几枝新鲜的竹叶

我怀疑是住进森林里多年后的产物

趁着回乡的时候与我会面


乘着晨雾里寒霜的客船初一回乡 

回乡只为匆匆的一瞥?

草纸点燃的灰色残片腾空而起

听说可以飘到空中那块亲人居住的小区

悄悄溜进窗户去填补主人裂缝的墙壁


净边


幽静的峡谷旖旎在梦魇对面

一层又一层界限是空灵在蜕变

凌乱的石头堆砌在路口中间

净边淹没在黄昏后的渠江西岸


荒凉是你下一个停靠的小站

码头上的净边披着一张碾碎的镜片

露出锋利的爪子抓破镜片上的壁画

放行的船只往返在梦魇般的境界里


石头露出肚皮

躺在尘封的信箱里哼着小曲

幽静的峡谷在长眠中老去

在净边的西岸城市沉思


幽静横生的夜里  梦魇唱着黎明

搭乘净边浮生的荒木回到梦里

在净边俯首黎明

从往返的船只里偷走寂静

在结冰的河滩上逼走荒凉




QQ截图20161227092311.jpg

青年诗人柆柆


诗人简介:

柆柆,本名杨娜,(曾用笔名拉拉),四川渠县人。大学时开始写诗,其诗作在《西部》《诗林》《诗歌月刊》《上海诗人》《延河》《诗选刊》《诗江南》《扬子江》《中西诗歌》《现代艺术》《剑南文学》等纯文学刊物发表作品,曾获高校原创文学作品征文一等奖,部分作品入选国内近10种权威选本。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