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中国诗坛 >> 怀着虔诚的心在文学路上“取经”
详细内容

怀着虔诚的心在文学路上“取经”


荆卓然.生活照.jpg

90后诗人荆卓然




90后诗人荆卓然简介:

1997年生于山西阳泉,现就读于阳泉师专中文系。文学作品散见于《星星》《诗选刊》《作品》《延河》《江南诗》《山东文学》《时代文学》《边疆文学》《黄河》《山西文学》《上海诗人》《中国校园文学》《江河文学》《北方作家》《散文诗》《都市》《牡丹》《鹿鸣》《岁月》等刊物,曾参加《星星》诗刊“第八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山东文学》首届全国90后小说作家笔会。部分作品入选《2015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青年诗歌年鉴·2015年卷》《2013中国诗歌选》《中国诗歌精选300首》《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2013-2014卷》《山西文学年度作品选》《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黄河>30年精品文库·诗歌卷》《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2015卷》《2016高考满分作文大全》等选本。曾获《人民文学》杂志社主办的第六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三等奖、中国作协主办的“筑中国梦·抒襄阳情”文学大奖赛优秀奖、《诗刊》社主办的“敬亭山杯”全国青少年诗歌征文优秀奖、《华西都市报》主办的“红旗连锁杯·祖国我为你歌唱”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诗潮》杂志社主办的2014年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三等奖、《诗探索》编辑部主办的“临川之笔”全国诗歌征文优秀奖、《奔流》杂志社和《牡丹》杂志社主办的首届全国大学生牡丹文学奖等奖项。著有诗集《小鸟是春天的花朵》(北岳文艺出版社)、散文集《桃花打开了春天的门窗》(北岳文艺出版社)。系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阳泉市作协理事、阳泉市郊区作协副主席、阳泉师专星星草文学社社长、《星星草》文学杂志主编、《新声报》社主编。 




2016年11月28日,首届全国大学生牡丹文学奖在河南洛阳颁奖。这次比赛,共收到全国高校来稿2.3万余份,评委对隐名编号的诗歌、小说、散文三类作品进行投票,分别决出主奖1名、提名奖3名。在激烈的竞争中,阳泉师专中文系学生、19岁的荆卓然犹如一匹黑马脱颖而出,获得该奖项的诗歌奖。就在去年4月,18岁的荆卓然被省作协吸纳为会员,成为该会最年轻的会员。


  “文学就是让我心动的 女孩 ”


2016年12月29日,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荆卓然在紧张的学习之余,仍坚持文学创作。在此之前,荆卓然刚刚在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自己的诗歌集《小鸟是春天的花朵》和散文集《桃花打开了春天的门窗》。

  1997年6月出生的荆卓然,还是阳泉市作协理事、阳泉郊区作协副主席、阳泉师专星星草文学社社长、《星星草》文学杂志和《新声报》主编。已经在500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首)。
  荆卓然的父亲是阳泉诗人荆升文,笔名陋岩。从小处在文学的磁场中,父亲那些高低不一、胖瘦不同的书籍,成了他儿时最好的“玩伴”。除了厨房,这些“玩伴”几乎遍布家里的角角落落,是建立他文学梦想的砖瓦,让荆卓然的文学梦有了“地基”。
  “爱文学,大概就是一种感觉吧,就像青春期的男孩和女孩,心里总会有一个每次见到心脏就会怦怦直跳的异性,而 文学 就是那个让我心动的 女孩 。”荆卓然说。
  正式开始写文学作品是在2012年的暑假。那一年,荆卓然和几位同学按照广告提示到一家饭店应聘,准备打工挣钱,结果他落选了。那次失败对荆卓然打击很大,回去后一个人闷闷不乐。父亲问他真想挣钱吗?荆卓然含泪点头。父亲说:“那你就写文章吧!”荆卓然不相信,写文章也能挣钱。父亲说:“你尽管好好写!”
  写什么好呢?在父亲的提醒下,荆卓然放开胆子开始写校园诗。一首、两首、三首……一个暑假下来,荆卓然居然写了上百首校园诗。按照家里放着的报刊邮箱发出去后,居然陆续发表了出来。《阳泉日报》发表他的组诗十首后,立刻引起了阳泉文坛对这个十几岁孩子的关注。


  “文学路相当于我的取经路”


从此以后,创作成了荆卓然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刚开始,荆卓然只写诗,甚至有一段时间一天不写诗就觉得好像没有吃饭、穿衣一样,有一种饥寒交迫的感觉。后来,他发现许多题材无法用诗歌形式来表达,比如说爷爷讲的煤矿故事和抗战故事。此后,一遇到历史题材的故事,荆卓然就尝试着给自己的餐谱里加些其他“菜肴”——散文和小说。一来二去,荆卓然忽然觉得这新增的“菜肴”“写起来顺手,吃起来可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每个人会有自己的信仰,也会为自己的信仰付出或多或少的汗水。我也不例外。文学路就相当于我的取经之路,要虔诚地去翻山越岭。”荆卓然说。
  这些年,荆卓然在《羊城晚报》上发表过3次作品,他的作品在他乡遇到了老乡知己——一位广州工作的阳泉人史艳萍。
  当史艳萍看到荆卓然的作品后,两次给荆卓然寄来了样报,并写信鼓励他。当看到史艳萍在手写信中提到“在广州看到家乡人的作品非常亲切,一定要好好写”时,让荆卓然感动不已。
  荆卓然的诗集和散文集正式出版以后,他便在网上发出了销售信息。销售信息发出去还没有几分钟,荆卓然就收到了第一个以微信红包购书者的钱。当时,他欣喜若狂,一种被读者认可的幸福淹没了他。
  然而,当他打开红包的时候,流淌在体内的“黄河”与“长江”立刻在眼里决堤了。“是父亲,第一个发来了购书的红包。”荆卓然说,虽然这购书款来自家人,但还是感受到了这几十元钱的重量,感觉到父亲的这种奖赏饱含着的期望。


  “获奖出书是新起点”


笔耕不辍,荆卓然的文学创作获得了丰收。他的诗歌、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在《诗选刊》《上海诗人》《山西文学》《时代文学》《中国校园文学》《北方作家》等国家和省级文学期刊发表。还曾在中国作协、《人民文学》杂志社、《诗刊》社等单位主办的文学大赛中获奖。
  去年4月,荆卓然被省作协吸纳为会员,成为该会最年轻的会员;同年10月,他当选为阳泉郊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由于成绩突出,在山西文学最高奖——“赵树理文学奖”(2013-2015年)初评中,荆卓然获得“文学新人奖”提名。山西作协在向中国作家协会、中华文学基金会设立的“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推荐荆卓然时,认为荆卓然的诗歌“没有落入那种矫揉造作、不知所云的诗歌创作窠臼之中,而是以近乎朴素的语言行走方式与风格,写出了青春期的叛逆与张扬和对大千世界,尤其是家园与校园的情结和感悟,从而增强了诗歌内核的容量与爆发力。荆卓然是山西作协年龄最小的会员。这样的苗子,我们愿意扶上马背送一程。”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获奖,荆卓然泰然处之。在他看来,自己没有理由自高自大、沾沾自喜:“获奖出书,并不会影响我的创作,我会把这些当成鞭策或者是一个新起点”。


(——原文发表于山西晚报 记者 霍雪飞 通讯员 郁静)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