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乾坤 >>诗途 >>原创诗作 >> 诗人庄凌:这一年我活在鬼魅中间
详细内容

诗人庄凌:这一年我活在鬼魅中间

时间:2017-01-25     作者:庄凌【原创】   阅读

诗人庄凌:这一年我活在鬼魅中间 



庄凌.jpg

诗人庄凌


自私

 

我对母亲说,你要自私一点 

一生不能只为别人活着 

26岁之前跟着村里的男人开山挖水库 

甘愿放弃恋爱照顾病重的哥哥 

26岁之后嫁给了一个酒徒 

这个不争气的男人一病就是一辈子 

抚养两个叛逆的孩子 

一个二十多岁了还在社会上游荡 

一个该嫁人了还坐在象牙塔里发呆


如果母亲能变成蝴蝶 

我想放她远走高飞



这一年

  

这一年每一天都有花开 

每一天都像末日 

股市大跌难民成灾 

ISIS恐怖气息笼罩人类 

雾霾笼罩人间 

这一年我活在鬼魅中间 

一个不到100户人家的小村子 

陆陆续续死了11个人 

我的祖父与外祖母离奇去世 

一次普通的感冒我差点和上帝约会 

这一年我的邻居做买卖成了爆发户 

老婆怀了二胎小三领进家门 

女人是天使还是魔鬼 

还是男人说了算 

这一年我渴望爱情 

男人都爱狐狸精 

我没有藏起尾巴道行太浅 

这一年父母迅速老去 

贫穷 劳累 自卑 哀怨 

一生也不过竹篮打水 

这一年我用心写诗 

有的被人直接扔进垃圾桶 

有的还在故乡沉睡 

这一年我读过不少书 

也不过纸上谈兵,自欺欺人 

我梦里做女皇醒来是婴儿 


 

春天,有多少少女破土而出


青春少女不惧怕坟墓

坟墓里没有死亡和衰老

只有宝藏和盗墓贼

春天,她比桃花开的早

穿着短裙吃雪糕

书包丢在梦里,月亮上认真写情书

我看着她的样子,就像看一只竹笋

尖尖的小脑袋,有无穷的力气

天空是蓝色的吗?

一定要划破瞧一瞧



雪悄悄下了一夜 


没有人注意到是什么时候落下第一片雪花的 

院子里 屋顶上 松树上慢慢白了 

雪悄悄下了一夜 

外婆的呼吸轻如落雪 

她的一生被马车驱赶 

却不敢慢下来 

她是养家的大姐 

她是逃难的妻子 

她是为儿女鞠躬尽瘁的母亲 

今夜她只是一片轻轻的雪花 

悠悠飘落又慢慢融化


  

湖边

 

午后走在刚下过一场小雨的湖边 

我突然想给桥对面的陌生人一个拥抱 

我们什么也不用说 

这个天气这种距离刚刚好 

陌生如此清新 

我们活着,还有点小小的兴奋



庄凌7.jpg

沉默是金

 

网络的另一端你夸我照片漂亮

我笑笑只是沉默

那是你没看见我的尴尬与自卑

你说写诗不是饭碗,该去干点别的

可我是个落伍者,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你说女孩要讲究穿着,多参加聚会

我无言以对,穷人永远都没空停下来喝咖啡

谁又知道我活得像个快进棺材的人

你看了我的《梦澜宾馆》,调侃我冬天发情

即使爱情枯萎,女人两腿之间也需要发动机

男人总是居高临下云里雾里

女人是用鼻子去闻对方的气息



快递


我称你为暖男 

你有春天一样可以融化我的眼睛 

和白蝴蝶似的衬衣 

每天下楼我都要从你门前多经过几次 

你说“嗨,又取快递了?” 

是的,我就喜欢这种荡秋千的感觉 

春天是我的邻居 

爱情正在派送 



龙门客栈


旅行团带我们来到一家龙门客栈 

当年那位做人肉叉烧包的老板娘 

风情万种,一身江湖气 

开的是黑店,卖的是情义 

过路的英雄好汉,没有碎银也能一醉方休 

妖魔鬼怪休想从老娘这溜走 


我也曾梦想身怀绝技,仗剑走天涯 

遇上一位有情有义的过客,四海为家 

而这里不是大漠,老板娘也另有他人 

好男人更不多见 

只有一群进进出出的游客 

掩耳盗铃





那些花儿 

  

医院旁边有两家很火的店 

一家卖水果鲜花 

一家卖寿衣花圈 

鲜花和纸花每天都欣欣向荣 

花香弥漫在空气中 

难辨真假 

卖不完的鲜花经常会打折出售 

而假花从来不会凋谢 

也没有人讨价还价




 

爸爸去哪儿了

 

 

在大凉山我见到过一群上山捡柴火的小孩

他们一边干活一边哼着

“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

脸上还沾着脏兮兮的泥巴

一个大眼睛的女孩长得很像电视里的小童星

她告诉我这首歌是来支教的女老师教的

这里的留守儿童都会唱

 

爸爸去哪儿了

 


又一片叶子落了 


今天听闻一个小师弟因病离世的消息 

半夜起身我又替他抽了一支烟 

烟灰落到手指上 

我轻轻痛了一下又熄灭了 

我记不清他是不是平安夜给我送苹果的男孩 

我只记得楼下有个人喊过我的名字又被风吹走 

就像我曾经的闺蜜杨柳 

每天她都叫着我的名字 

直到她变成树叶落了下来 


 

改头换面

 

涨到天上的房价不想了

小菜多少钱一斤不想了

找工作毫无头绪不想了

贪官藏在地下室发霉的钞票不想了

官二代富二代不想了

相夫教子不想了

高贵与卑贱不想了

 

 

想想晴空万里没有雾霾

想想在火星上留下脚印

想想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

想想陶渊明在南山采菊

想想在地下过道里弹吉他乞讨

想想我乳房上的那颗红痣

想想我现在是要爱一个男人

还是要爱一个女人



潜溪文学网.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