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界 >>校园小说 >>校园短篇 >> 我原谅我,就像荷尔蒙鼓舞你
详细内容

我原谅我,就像荷尔蒙鼓舞你

时间:2017-02-17     作者:佚名   阅读

我原谅我,就像荷尔蒙鼓舞你.jpg


大学毕业找了工作的念久,按时上下班,以及在下班后去附近的超市买一份鱼。然后,她让卖鱼的师傅帮她杀好鱼,鱼块沉甸甸包装好,从水箱水柜那边递过来。

  作为一只一天只在晚上吃一顿的猫,津津有味地与念久分享鱼的全部。就在感冒休假的一个下午,念久才搞清楚,为什么像她这样养猫,猫居然也不瘦。她看着它灵巧地跳跃过窗户,顺着晾衣竿飞纵而去,猫熟练地凑向那只花红柳绿的搪瓷盆子。

  偷偷喂猫的男人瞥一眼念久,转身回房。

  念久意识到她被轻慢地鄙视了。逆光的角度,她没法看清楚那个男人的完整模样。但模糊中,她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于是念久隔空喊话,我的猫你凭什么喂?养那么胖,你知不知道对它的健康不好?

  隔空回话的嗓音很没脾气,有些人没条件养猫又硬要养,那么怕寂寞就找个男朋友啊!

  回话的时候男人端着一只大汤碗,拿着不锈钢汤匙,哧溜哧溜又吃又喝。这男人还冲着猫展开引诱,喂,煮得又香又烂又甜的山东大花生,想吃吗?

  猫可不是狗,忠诚可以当饭吃。那货飞奔而去,张嘴就吃,跟男人混得一片融洽。

  一瞬间念久又想起了她那把裁纸刀。

  一个女生的名声

  友历、念久、折折跟宝宇两男两女睡在小镇的那个晚上,一切复杂又简单。四个青春无畏的大学生,在豆瓣网上发起外省游。出行非常顺利,他们顺利地碰头,一起乘车抵达目的地。游在溪涧和木楼之间,每个人都吃了很辣的食物,还喝了当地的米酒。房费被分摊到最低,安全也要第一。念久买了两把裁纸刀,一把塞自己的枕头下,一把给折折。

  不过到了半夜,念久被身旁的动静吵醒,她装睡,看见折折扬手一下,裁纸刀就飞出窗,折折跟宝宇抱在了一起。折折还冲着坐起身的友历说,你别乱来,念久有刀的,不像我。友历就笑骂一句,就你刚才丢的那种刀?那可不管用。念久翻个身,抓紧裁纸刀。她是偷偷给了折折刀,但折折出卖了她。

  事实上,见面、同游,同游前聊天,交换照片,本来就各自有好感,事实上,慢慢来,迟早玩到一起。可是偏偏有人操之过急。念久在友历靠近她的时候,挥了一下手臂,下半夜就乱七八糟了。友历用光了一盒创可贴,天微微亮,念久第一个出了房间,闪人。

  这事情,念久当成人生里一条对男生的认知经验。

  他们很急,真急,像是饿坏了的猫,一旦遇到食物就迫不及待,闹心闹肺地想要。虽然这经验闪烁着破坏之光,让那些少女时代的憧憬和想象碎了,但还是很重要。

  后来念久正式交往了一个男生,就像看一幕话剧,出尽百宝住到了一起后,清理东西时男生很奇怪念久干吗带着一把生锈的裁纸刀。念久笑着解释,我喜欢你啊,愿意跟你亲亲热热。但是我不想的时候,你就不能任性。

  过后,这个男生胳膊上像打着补丁一样包扎了,满腹闷气跟念久分手。被惊吓到的男生,嘴巴不是很紧闭,总之,念久的名声就变得好笑又恐怖了。

  该怎么说呢?念久第一次挥刀真的是惊慌中自保而已。当时也没有过滤什么想法,纯粹是出于生物本能的戒备。第三次是念久晚上出去买碗面,遇到拦路的劫匪,她挥刀吓跑了那个装腔作势的胆小鬼。是的,她可以保护自己,但她越来越寂寞。

  这几年她没敢再找男生,男生也不敢找她。

  命运真邪恶。

  舍弃

  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建立起亲密的关系,有时候就像背靠在墙上,脚踩在地上。念久的猫开始由那个男人专属照料。就这么回事,搭讪有千百种花样,结果都只有两种。念久像个心思凝重的小孩,紧盯着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与她一起完成同居生活。他们喂猫、吃饭、上班、接吻、拥抱。有时候男人回头望向念久,像在研究一棵树到底怎么成长怎么开花怎么结出这样的果实。

  念久携带的裁纸刀,略微陈旧,刻度分明,尚有七成新,廉价但实用。念久还是没能用上它,因为念久没遇到那种觉得勉强不开心的时刻。这个男人对她很好,嘴巴挺贫,但君子动口不动手。如果要动手动脚,那就是念久心甘情愿两情相悦。

  至于猫,作息饮食日渐规律,愈发一脸福相。

  裁纸刀本来的功能也没有荒废。收信收快递包裹,念久手起刀落,干脆利索划过,割开,包裹得再扎实严密也能轻易分解开。

  她跟这个男人住在一起满一周年的时候,念久收拾垃圾,裁纸刀日常用久用多了,终于钝磨殆尽,被她与垃圾一起扔掉。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点点难合。扔掉之后的一个周末,念久再见到故人。

  周末他们一起散步,念久认出了卖化妆品的折折。折折在人群里分辨出他们,然后露出大惊小怪的神情,她嚷出困惑地质问,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友历,你不怕吗?

  怕。当然怕,是个男人都怕。友历怪笑了一下,幽默感直奔下三路。

  荷尔蒙鼓舞你

  一个男孩被锋利地留下疤痕后,怎么会不怕?怕得要死。低头看看胸口,惊心动魄。

  年轻的友历真的挺喜欢当年相约同行的念久。他准备了告白,准备了循序渐进。但是,男孩容易被其他男孩影响。尤其是,当他看见另外那对轻而易举就搂抱在一起。

  当折折象征性出示了裁纸刀,再对着宝宇投怀送抱,友历心里就像是塞了一只着火的兔子。

  那种心跳急促的记忆,证明了荷尔蒙在全力鼓舞他。在荷尔蒙的鼓舞下,他猪油蒙了心,带着粗野的蛮横凑近了念久。

  世界上的事常常像钻石,不同角度看完全不一样。

  站在女孩子的角度,念久的表现和反应非常合情合理。她只是给了友历一个教训。你真的喜欢一个女孩子,你再想得到她,也还是得尊重她。

  也许有的女孩比较随便,但有的女孩相反。不能够因为别人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不管是先天基因,还是后天家教,总之念久是一个认真的人。她更加没想到的是,为此她得承担一系列麻烦的后遗症。

  时间让男生变成了熟男,重新出现在她面前。

  时间也让念久开始反省。挥刀的确是一件很有快意的事,看见男生露出战栗恐怖的表情,有一种自身足够强大的判断。让人迷恋的快意是有魔力的。

  可也别忘记了,最初是为了保护自己呀!

  她难道要做一个独孤求败的女刀客,破人皮肤于裁纸刀下?

  念久被自己这个滑稽的自嘲逗笑了。她不愿意。

  交锋与裁决

  友历也没办法告诉任何人,念久那一刀,划开他胸前夏天所穿的薄薄的棉T恤,以及胸口的皮肤。

 他不敢碰女孩子了。当他半年后试图接近主动又顺从的女生时,他发生了一些羞愧的事。

  很快,他把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搭积木一样构成了详细的前因后果。这真让年轻的男生焦虑和畏惧。

  他在念久那得到了阴影。他的良好外表像个纸上谈兵的笑话。为此,他去咨询了心理咨询师。大概他找的是一个水平不大优秀的咨询师,来来回回一段长时间的疗程面谈之后,仍然效果不明显,友历放弃再继续下去。

  不过他在咨询师那里翻看了一些书,很专业的书里,也有一些很通俗的说法。比如面对、解决、放下。

  随着念久毕业、求职,成了单身女白领,友历同样成为一个孤独的男白领。

  严肃又痛苦地考虑再三,他决定去面对,不惜辞职。所以,友历带着触目惊心的回忆,又来找念久了。

  出于小心至上安全第一的意识,他观察了念久一段时间,在喂猫事件之前。

  看着她买猫,喂猫,下雨回家,自己做饭,身边空荡荡的。友历酝酿了足够久的勇气,发动正面交锋。

  在他们终于因为喂猫事件打了个久违的照面时,念久认出了友历。很多个为什么盘旋在念久的脑海里,就像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湖,湖面飞翔着无数只白鸥。但是她很快想清楚了,她得原谅,原谅男孩们的荷尔蒙,也原谅自己当初的坚定、凌厉。

  扔掉那把实体裁纸刀,像个真正的高手,无形之刀,裁决心结。绳结迎风而散,化为尘埃。


潜溪文学网.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